老幺三下五除二就把硬盘里的数据恢复了,一大堆视频,他随手点开一个,看见一个男人用刀捅死另一个男人,吓得尖叫一声:“哎哟妈呀,这些视频太刺激了!”

黄小桃板着脸道:“麻烦你出去一会儿,我和宋阳研究一下,这些是内部资料,不便泄露。”

“行行,我出去吃饭,套套抽屉里就有。”老幺穿上拖鞋就走了。

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抓起一个抽纸就扔了过去:“滚你妹的。”

老幺贱笑着消失在门口,黄小桃赶紧把门关上。

视频虽多,找起来倒也容易,看日期就行了,我们很快找到了当时的监控视频。因为是夜间拍摄,加上摄相头本身质量不好,颗粒特别粗糙,黄小桃叫我快进,然后说停,指着一个车窗道:“就是这辆车!”

“太模糊了,待会叫老幺弄清晰一点!”我说道。

黄小桃噗嗤一声乐了:“你美国电影看多了,现实中可没那种技术的,顶多调个色调,锐化一下,还是我来吧!”

我坐在电脑前面,黄小桃站在我左边,凑过来使用鼠标,身体便大面积地贴在我身上,尤其是隔着布料感觉到她那酥酥软软的胸部,我的脸噌一下红了。

黄小桃操作几下,画面舒服不少,她回头一看:“哟,脸怎么又红了。”

“没什么,看片吧!”我支支吾吾的道。

黄小桃笑笑,拉过一张椅子,几乎是贴着我坐下,身上那股幽幽的女性体香阵阵地钻进我的鼻子里,搞得我又紧张不安起来。

好在开始看监控视频之后,注意力就渐渐转移开了,我们盯着车里那对男女车震了十二分钟,又看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异样,我皱眉道:“好像一直都没换动作哎!”

黄小桃笑着捶了我一下:“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不是,你不觉得车震中的女人自始至终都像是死人一样吗?”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把视频倒回去,放大,虽然很模糊,但能看见女人的眼睛一直是睁着的。

我问道:“就一般来说,办事的时候女人的眼睛会是一直睁着的吗?”

黄小桃道:“不,应该会享受,闭上才对!”

我们已经是入讨论案情模式,所以也不避讳了。

“还有,这是公司附近的停车场,他在这里停过不少次车,难道不知道摄相头的位置吗?就算不知道,做这种事的时候也应该把车内的灯关掉,我觉得他好像故意做给外人看的,就为了证明当时妻子是活着的。”我慢慢的分析道。

黄小桃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他们玩车震的时候,妻子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对,所以他才需要伟哥的帮助。”我答道。

黄小桃望着屏幕,咬着嘴唇说道:“太恶心了,为了骗保险金,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视频我用u盘拷走,恢复的数据全部删除,然后把硬盘取了下来,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老幺,老幺贱兮兮的问道:“完事了?”

黄小桃道:“对了,你想加入公安局,跟宋阳一样当我们的顾问吗?”

“什么顾问?”老幺一阵懵逼。

“技术顾问!”黄小桃道。

老幺的第一反应是:“钱多吗?”

“有津贴,有交通费补助,但是不多。”黄小桃答道。

老幺说道:“靠,那我还不如去盗号呢!”

黄小桃循循善诱的道:“确实没什么回报,其实吧,像你这种黑客一抓一大把,但是协助过警方破案的有几个?这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经验,在你的履历上将是辉煌的一笔,对你以后的发展大有帮助,更重要的是,你在用自己的所学造福社会。”

老幺不为所动:“没钱拿,白出力,当我属傻骡子的吗?”

我问道:“老幺,你能毕业吗?”

老幺搔搔头道:“有点难度!辅导员建议我留一级。”

黄小桃笑道:“那正好,只要你协助我们侦破几个案子,到时候我给你开一份特殊证明,证明你对南江市做出过特殊贡献,保证你拿到足够的学分毕业,想来的话就打我电话。”

黄小桃留下自己的号码,老幺默默记下,我们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叫道:“黄小姐,容我再考虑考虑,考虑清楚了我会联系你的。”

下楼的时候,黄小桃揽住我的胳膊:“还是你会说服人,我说一堆都不顶你一句。”

我笑道:“你得抓住他的要害嘛!”

老幺会不会被收编,我心里还是没底的,毕竟这小子唯利是图。

我们火速把硬盘送了回去,万幸没被人发现。这时已经七点多,以黄小桃的脾气自然是立即去找嫌疑人,路上给王援朝发了条短信,叫他帮忙调查一些东西。

嫌疑人名叫邹伟,事隔一年,他用妻子死亡的巨额保险金经营一家证券公司,已经当上老板,我们来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前台小姐说道:“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她打了个内线电话,说经理不在,我笑了:“经理明明就在的吧,你站在前台,经理下没下班还不知道?”

黄小桃一声喝斥:“妨碍警方办案,想跟我们回去喝茶吗?”

前台小姐吓得快哭了:“是经理让我这么说的,我再打个电话通知他一声。”

随后我们来到经理办公室,一个衣冠不整的女秘书迎面出来,一边走一边慌忙地整理头发,黄小桃说道:“这家伙过得蛮滋润的嘛!”

“他的好日子没几天了。”我冷笑连连。

我们走去之后,看见一个微微发福的男子坐在大办公桌后面,我们还没开口,他就说道:“警官同志,我的公司是合法经营,从来没有偷税漏税,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我们不是经警,是刑警,这是我的证件!”黄小桃亮出警官证。

“刑警?刑警找我有什么事,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公民。”邹伟得意洋洋的道。

我解释道:“一年前你妻子出车祸惨死,你领到巨额保险金,我们正是来调查此事的。”

邹伟大笑:“你们是在开玩笑吗?那案子都已经结了,你们又翻出来干嘛?”

“因为我们发现了重大疑点!”我叫道。

邹伟一挑眉毛:“人民警察也不能随意诬陷好人吧?当时你们调查了我整整一个月,保险公司也调查了我一个月,搞得我焦头烂额。小丽的死对我来说本来就是重大打击,就因为她是我妻子,你们就揪着不放,现在又要来找我麻烦,不好意思,我要看看你们的搜查令,否则请你们出去!”

我心想这家伙还真不好对付啊,搜查令我们自然是拿不出来,正不知所措的时候,黄小桃突然开门见山的道:“你妻子是被你谋杀的,她在车祸发生前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你为了证明她当时活着,在停车场的监控摄像头下和她的尸体发生了关系。”

我发动洞幽之瞳,在黄小桃的敲山震虎之下,邹伟立即慌乱起来,他的额头沁出一层冷汗,手指颤抖,喉结滚动,鼻头变红,此人是凶手无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