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黄小桃用严厉的目光逼视着邹伟,他突然欲盖弥彰地大笑起来:“警官小姐,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这情节都快赶上恐怖片了,亏你能想得出来。”

“邹伟,你少顾左右而言它,跟我们走一趟吧!”黄小桃厉声喝道。

邹伟毫不让步的道:“抱歉,我要看你们的搜查令!没有是吧,你们两个是不是警察都很可疑,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张队,问问他你们到底是不是公安局的。”

我和黄小桃大惊,没想到他竟然敢主动联系一年前调查他的专案组组长,这下可糟糕了。

邹伟打通电话,交谈几句之后猛然狞笑起来:“好嘛,原来是私自查案,有一位还不是警官,差点被你们套进去了。”

我说道:“你的意思是,你差点就说出犯罪事实了?”

邹伟瞪着眼叫道:“胡说八道,我没杀人,哪有什么犯罪事实。”

“邹先生,你最近是不是早上起来嘴里发苦,还经常长火泡,深夜盗汗,尿色发红。”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邹伟大惊失色。

“你曾经奸过尸,尸毒入肝,没有这些症状才奇怪呢!”

邹伟猛拍桌子道:“一派胡言,那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邹伟突然噤声,意识到自己失言,黄小桃趁机追问道:“一年前怎么了?”

“你们这是诈供,不算数的,我要叫保安请你们出去了!”邹伟叫嚣着跳起来。

这时黄小桃的电话响了,是林队打来的,严厉地叫她马上回来,黄小桃对我叹息一声,朝邹伟道:“邹先生,先告辞了,下次再来拜访。”

离开公司,黄小桃问我尸毒入肝是真的吗?我说是假的,刚死的尸体哪有尸毒,那纯粹是我从他面相上看出来的,他有肝火虚旺的症状,所以我故意诈他一诈。

刚刚那段对话我录下来了,但是没有法律效力,邹伟说的没错,这是诈供,当不得证据。

但这一趟来,我和黄小桃都认准了一件事,邹伟就是杀妻凶手,最大的难点是怎么找到证据!

回到局里之后,林队把黄小桃叫了进去,我陪她一起进去。张队也在,是个黑皮肤的中年男子,林队把黄小桃骂个狗血淋头,说她再擅自行动的话就停她的职。

张队劝道:“小桃,我理解你的用心,可是那案子我里里外外都查过了,没有疑点,我当了三十多年的老刑警,这点判断力还没有吗?你去查我的旧案,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黄小桃说道:“可这案子确实有疑点,当时……”

林队一口打断:“别说了,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公安局不是你家,由不得你胡来!”

出门之后,黄小桃叹息一声,林队不许她翻案,其实还有一层没挑明的意思就是,假如证实了邹伟是杀妻凶手,那就是张队的失职,他可能要受到处分。

眼下最麻烦的是邹伟已经知道我不是警察,我单独调查肯定不行,我问黄小桃怎么办?她说道:“接着查呗,大不了跟王援朝一样降为普通警员,要是为了升官发财,我当警察干嘛。”

我称赞道:“女汉子!”

我提议眼下不能再接触邹伟了,不然他一个电话,黄小桃就真的停职了,我们想办法从外围搞到一些证据,等铁证如山的时候,看他怎么狡辩。

隔日黄小桃用邮件发给我王援朝查到的一些资料,邹伟以前是一名保险理赔员,保险公司素以奸诈狡猾著称,是绝对不会轻易掏钱的,就算是真的意外他们也要百般刁难,他拥有这样的职业敏感,所以才会把每个环节都做到滴水不漏。

另一份是从修车铺弄来的鉴定报告,那辆车的刹车线确实是绷断的,不是人为剪断的。我提出一个猜想,邹伟是事先换了一根老旧的刹车线,但也仅仅是猜想,毕竟那辆车早就被处理了。

之后几天没有任何进展,这本来是个简单的案件,却没有任何突破口,让人十分心焦!

大概一星期之后,王援朝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死者马小丽的遗体并没有火化,她生前曾签下遗体捐赠协议,所以遗体被医学院拿去作标本了。

听到这消息我为之一振,当天晚上和黄小桃、王援朝在约定的地方碰头。为了避人耳目,我们停在一个没人的垃圾场,王援朝从后车厢里拿出一个袋子,然而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副骨架。

黄小桃捂着嘴道:“这……这要怎么验!”

王援朝平静地点了根香烟:“死者被撞得面目全非,器官已经不能用了,所以医学院把她制成了一副骷髅骨架。”

骨架上有断裂的地方,但那显然是车祸是撞断,制作标本的时候用强力胶粘上的。

而且因为是标本,上面涂了一层防腐液体,骨膜也被剥离得干干净净,就算资深的老法医面对这副白骨,也只有摇头的份儿。

我盯着白骨思索起来,黄小桃喊了我几声才猛然回过神,她问道:“宋阳,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忽然提出了一个猜测:“凶手将一块锋利的玻璃插进死者喉咙,死者为什么不反抗?”

“被捆绑了?”黄小桃答道。

“不,那会在身上留下痕迹,邹伟没这么蠢,应该是用了某种吸入式的麻醉剂,这东西是很难化验出来的。”我继续猜测。

“全身器官都没有了,现在不是更验不出来?”黄小桃哀叹一声。

“人的骨髓里面会有微量药物残留,我有个法子可以验出来,但不敢打包票。”我说道。

黄小桃兴奋的跳起来:“就等你这句话了,说吧,需要什么材料,我马上去买。”

“白醋,艾草,酒精,铲子,草席!”我飞快的报出了一串清单。

黄小桃火速把东西买来,我说这里不行,得找个空旷无人的地方。于是我们去了市郊一片荒地,我让王援朝替我挖一个两米长一米宽的洞,底部要平整。

王援朝麻溜地把坑挖了出来,我惊讶他怎么这么麻溜,他扛着铲子道:“我在边境干仗的时候,在山上一个人挖几十米长的战壕,这土软得跟豆腐一样,好挖得很。”

黄小桃夸赞道:“我们这里人虽少,但是人才济济!”

我把酒精浇在坑底,点上火,熊熊烈火顿时燃烧起来,照着无边的旷野显得很有气势。黄小桃说道:“我要是远远看见,肯定以为有人在毁尸灭迹!”

我笑道:“三句话不离老本行。”

等火熄灭之后,整个坑已经被烧得很烫,都有些发红,我让王援朝帮我把白骨平铺在坑底,然后迅速撒一层白醋。白酸遇到热土立即蒸发,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趁醋蒸汽还没散尽之际赶紧用草席覆盖上,四周压上砖块。

等了一会儿,揭开一看,白骨并没有产生任何变化,黄小桃失望地说道:“没用啊,宋阳!”

“不要紧,这是蒸骨三验,我们得继续!”我充满信心的说道。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