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说来的人一个是邹伟,另一个是个道士,原来邹伟怕亡妻作祟,请个道士来驱邪。

当然我们是不在乎的,毕竟不管来的是真道士还是假道士,都搞不定人扮出来的鬼!

两人进来之后,老幺开始布局,我们安放的投影仪和音箱是与这里的一台电脑相连的,由老幺远程控制。

只见墙壁开始流淌鲜血,走廊里回荡着一种鬼气森森的声音,仔细听,里面还夹杂着恐怖片的背景音乐,假如我们不是置身事外,真的可能被吓到。

邹伟发出一声恐慌的尖叫,大喊道:“道长,道长,快快动手!”

走廊里传来一阵摇铃声,老幺告诉我们,那道士正在踏罡步,用桃木剑驱邪,到处撒糯米。老幺吐槽说一看这就是个假道士,对付僵尸才撒糯米,连他这个外行都知道。

“执行第二步计划!”我命令道。

我和王援朝举起一块塑料板,从走廊里快速接近。

投影仪在上面投射出一辆轿车的影像,同时音箱里开始播放撞车时的刺耳音效,塑料板那头传来邹伟歇斯底里的尖叫:“别过来,别过来,不是我害死你的!”

透过塑料板上的小孔,我看见邹伟瘫坐在地上,那个假道士也被吓尿,连滚带爬地逃掉了。

我们前进的时候,黄小桃就跟在我们背后,当邹伟吓的紧闭双眼时,她扮演的‘马小丽’便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我叫老幺把音效停了,然后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黄小桃用幽怨的声音说道:“邹伟,你看着我!”

邹伟睁开一只眼,吓得浑身哆嗦,大叫一声,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小丽,求你放过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为了还债才出此下策的!”

还债?我心念一动,案子终于有突破口了。

黄小桃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那声音我们听着都有点胆寒,更不要说吸了入梦散的邹伟,他的裤子迅速地湿了一大块,散发出阵阵尿骚味,黄小桃边哭边说道:“邹伟,你好狠心啊,我要缠着你,缠到死,叫你永生永世不得安宁!”

邹伟说道:“要不是黑老五一直逼债,我怎么会干这种事,我那么爱你!”

黄小桃问道:“害死我也有他一份吗?”

邹伟就坡下驴道:“对对,全是他的计划,你找他吧,我把他的地址告诉你。”

邹伟真的把黑老五的地址说了出来,他的话肯定是撒谎,但是黑老五无疑是一个重要人证。

我对黄小桃做了一个手势,她立即溜进门内,然后我们用塑料板把门堵上,这块塑料板和门是一个颜色,加上光线昏暗,邹伟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

我们悄悄从塑料板的小孔观察,当邹伟走过去的时候,我对黄小桃比划了一个动作,她笑嘻嘻地说道:“好坏啊你!”

我说道:“做戏要做足嘛!”

等邹伟经过的瞬间,我把黄小桃放出去,她不声不响地从后面接近,然后一拍邹伟的肩膀,邹伟吓得整个人耸了一下,两腿直打摆子,慢慢地扭过脖子。黄小桃用幽怨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去找黑老五,等我杀了他,再来杀你!”

然后她做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动作,邹伟两眼一翻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见邹伟晕迷,我们火速撤了设备离开,按照那个地址找到黑老五。王援朝上楼之后,很快就把黑老王揪了下来,把一袋东西扔在地上,看着是冰糖,其实就是毒品。

黑老王也真够点背的,在家里正准备嗨一会儿,王援朝就破门而入。

黄小桃捡起地上的毒品看了一眼,用手掂掂道:“哟,有100克了吧,《刑法》规定,50克毒品就能枪毙了!”

黑老王吓得一哆嗦,磕头如捣蒜:“求你们高抬贵手,我一口都没吸呢,这东西你们拿去吧!”

黄小桃其实是诈他的,我国法律规定,贩卖超过50克以上的毒品就会被判死刑,吸毒只属于违法,不算犯罪,只会被拘留十到十五天,严重的则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三到六个月。

黄小桃站起来,抱着双手,冷冷地说道:“我姓黄,认识我吗?”

“认识认识!”黑老五说道:“道上混的,谁不知道黄警官的大名,还有这位王警官,您们找我有何吩咐。”

黄小桃问起邹伟杀妻一案,黑老五起初装作不认识,黄小桃拿毒品的事威胁,黑老五这才招认道:“我招我招,邹伟杀妻是一年前的事情,他当时欠了我五百万高利贷……”

“是你指使的吗?”黄小桃厉声问道。

“不不,我这种粗人,中学都没毕业,哪会想到那么高明的手法,都是他自个想出来的。”

黑老五把邹伟杀妻的前后经过全供了出来,还给我们提供了一份证据,邹伟当年亲笔签字的借据,当然这个只能算间接证据。

借据、尸检报告,再加上黑老五这个人证,足以给邹伟定罪了!我国法律重物证轻人证,但人证与证物结合也是具有很高的法律效力的。

黄小桃给孙老虎打个电话,孙老虎既骂她胡来,又夸了她一顿,正好程厅长最近在南江市做调研,答应明早一起过来给我们撑腰!

隔日一早,我们带上黑老五回到局里,林队瞪大眼睛说道:“黄小桃,你怎么又……啊,厅长,您怎么来了?”当看见我们身后的孙老虎和程厅长时,林队的表情简直太精彩了。

程厅长板着脸道:“一年前的车祸案,你们孙局已经对我汇报过,现经黄小桃警官调查取证,确定这是一起罪大恶极的杀妻骗保案!我现在宣布,立即重新立案,不让任何一个凶手逍遥法外。”

林队流着冷汗连连点头:“是是,我这就去申请逮捕令。”他又对黄小桃说道:“之前我批评你,望你能多理解,我身为队长也有我的苦衷。”

黄小桃毕恭毕敬地立正敬礼:“林队长,我不听指挥,擅自行动,请求处分!”

孙老虎哈哈大笑道:“林队长禀公办事,黄小桃嫉恶如仇,我看这事就这样算了吧?什么处分不处分,太伤和气了。”

这一笑泯恩仇说的正好,林队就坡下驴的道:“孙头说得太对了,作为一名警察理应如此,要是人人都像黄小桃这样,让坏人无处遁形,南江市的治安该有多好啊!”

黄小桃笑着冲我挤了下眼。

邹伟被逮捕之后,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很快就移交司法机关,等待开庭审理。

黄小桃这次不但立功,还在局里创造了一个翻案传奇!听说表彰大会现场上,张队长亲自摘下警徽,说自己一年前失职,致使罪犯逍遥法外,无辜妻子含冤而死,请求接受处分。但黄小桃主动替他求情,最后只是象征性地扣了一个月薪水。

黄小桃兴冲冲地来找我吃饭,说再过不久她就可以放年假了,想跟我去武夷山玩一趟,好好感谢我一下,我答应了。

此时此刻,我们还不知道,一场暴风雨正要袭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