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学校,我每天看看书,写写论文,过得倒也清闲。这天张艳通知我说马上学校要办话剧节,我和王大力每天晚上必须抽出三个小时过去帮忙。

我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但为了混学分也没办法,只好去了。

我跟王大力都是话剧团的理事,其实就是干杂活的。张艳打算在话剧节上表演经典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因为有时间限制,改编成了十五分钟的剧本,她扮演朱丽叶,罗密欧自然就是叶诗文了。

当时我们一听这决定,心里都在吐槽,这两天私下里秀恩爱还不够,还要公然在学校大礼堂上秀恩爱!

我对张艳的印象就是一个矫情做作的女孩,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她戴上假发穿上戏服站在舞台上,还真放得开,反而是叶诗文显得有点局促,张艳就手把手教他怎么演。

演员们每晚的排练都很辛苦,我跟王大力就很清闲了,我带本书在下面坐着混时间。这其间还发生了一桩插曲,有一次散场之后,张艳跟叶诗文戏服都不换就在后台搞上了,然后被一名社员撞见,张艳支支吾吾地说是在交流演技,因为这事他俩被嘲笑了好一阵子……

这天排完戏,已经是晚上九点,我和王大力赶紧给演员们端茶倒水,张艳接过一杯水说道:“哟,宋大神探居然亲自给我倒水,真是太荣幸了。”

我说道:“能不能别老喊‘宋大神探’,听着真别扭!”

“对了,给我们讲讲你破案的故事呗!”

大家一阵怂恿,之前他们经常叫我讲破案的事情,我就拿爷爷以前侦破过的一些案件敷衍他们,但是今天张艳非要听我的,我想那就讲讲前不久的车祸杀妻案吧!反正那案子报纸上都登出来了,不算机密。

这案子也没什么太大的曲折,社员们却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说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哟,聊什么呢,这么起劲?”

一个美女朝我们走来,她穿着一身红色的直筒连衣裙,把惹火的曲线勾勒淋漓尽致。脚上蹬着高跟鞋,肩上挂着一个小包,一头微蜷的头发末端挑染成红色,右眼被层层刘海遮住,妩媚中透着一丝性感。

王大力一口水喷出来:“卧槽,这位大美女是谁?”

男社员们纷纷站起来,说道:“李老师好!”

“恩,你们好!”美女落落大方的点点头,然后环顾我们一圈道:“有几个生面孔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文佳,是这个社团的指导老师。”

原来每个社团都有指导老师,只不过这个头衔就像名誉校长一样,大部分指导老师是不过问社团内事情的。

李文佳是教心理学的,隔三岔五都会过来看看,社团有什么需要也会尽量满足,可以说相当认真负责。因为人长得漂亮,加上性格温柔,社员们对她都颇有好感,尤其是男社员们,暗恋她的不在少数。

张艳站起来说道:“李老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宋阳,他可不是一般的学生,他啊……”

“哎哎!”我试图打断她,能不能不要到处宣扬。

张艳的那张嘴谁都拦不住,还是把我的事情告诉了李老师,李老师伸出一只手笑道:“原来是少年神探,幸会幸会。”

张艳怂恿道:“宋阳,你就露一手呗!上次他只看了叶诗文一眼就把家底全说出来了,可神了。”

后半句话是对大家说的,众人一阵惊讶,说我还有这本事,那不成福尔摩斯了吗?我心里把张艳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李老师颇感兴趣的笑了:“宋神探,那你瞧瞧我呗!”

“对啊对啊,给大家展示一下你的神技!”张艳附和道。

我不想这么高调,便一个劲推辞,众人的话风立即不对了——

“神探估计是假的吧?估计在公安局有什么亲戚。”

“就是嘛,平时光听他吹嘘,一次也没见过露过真本事。”

“名声都是吹出来的,其实根本没多少真材实料。”

我心里一阵恼火,上下打量了一个李老师,不动声色地说道:“李老师,恕我无礼,你是左撇子,你养了一只白狗,你七八岁的时候右腿骨折过,你最近在减肥,因为营养不良住过院。你出生在北方,双亲已经去世,你家里供了他们的灵位,还有,你的右眼失明了。”

众人突然沉默了,李老师有些慌乱地伸手撩头发道:“左撇子大概是因为我左手指甲磨损得厉害,养了狗可能是我身上沾了一些狗毛,出生在北方可能是我的口音,其它的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两腿不一样长,应该是发育期受的伤,所以我猜是七八岁,说中了吗?”我问道。

李老师点头:“没错,是我八岁的时候摔伤的。”

男生们哄笑起来,说宋大神探观察得好细致啊。

她又问道:“那营养不良呢?”

我说道:“从你的脸色和发梢看出来的,另外你手背上有一个针眼,应该是输液留下的。”

“双亲去世呢?你怎么知道我家里有灵位,你去过我家?”李老师用看大熊猫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当然没去过,你的指甲尖有一处不太明显的烧伤,膝盖上有些磨损,我猜是跪下来向灵位上香留下的痕迹。当然你也许是信神佛的,我运气好猜中了而已。”我解释道。

“说的一点没错!”李老师赞许地点头:“那我的眼睛呢?”

“人用一只眼睛看东西,和用两只眼睛看东西,聚焦方式是不同的。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在想,把右眼用头发遮住是不是不太方便,所以多观察了几下。”我说道。

“好厉害,简直神了!”李老师吃惊的捂住了嘴巴。

张艳得意的道:“我说的没错吧!宋阳就是这么厉害!”

众人七嘴八舌地称赞起来,有人问李老师眼睛是怎么瞎的,她不以为意的笑道:“小时候生病瞎掉的,不过习惯了,一只眼睛倒也不影响。”

她说这句话时,一些细微的动作暴露了她的内心,她在撒谎,但我并未多想,估计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一直被晾在旁边的王大力说道:“张艳,你太不厚道了,不能光介绍宋阳呀,捎带着介绍一下我这个助理嘛!”

张艳说道:“李老师,这位是宋阳的好基友,王大力。”

“你好!”李老师伸手和他握了握。

王大力兴奋地说道:“李老师,你学心理学的啊,那你会不会读心术,你能猜出我在想什么吗?”

李老师笑道:“心理学是研究人类心理现象的一门学问,我可不像宋阳这么厉害,一眼就把人看得透透的。”

张艳说道:“哈,我知道这臭小子在想什么,肯定在想李老师怎么长这么漂亮。”

王大力叫道:“李老师漂亮是明摆着的事实好吧!那个,李老师,我对心理学也超感兴趣的,能不能加下你的微信,有空向你请教些问题?”

李老师想了想道:“微信打字不方便,我留个邮箱给你吧。”

众人围着李老师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这时她不经意地朝我瞥了一眼,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眼神里竟带着几分冷冷的敌意!

只是那神情一闪而逝,我当时还不明白这道眼神的含义,后来明白的时候我已经身陷重重杀机!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