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黄小桃带着一群警察赶到,封锁现场,准备搬动尸体时我叫道:“先等一下!”

这里是案发第一现场,直接在这里尸检能得到的线索最多。我打电话把王大力叫来,他一看见舞台上发生了这种事,吓得惊叫起来:“张艳怎么死了,谁杀的!”

敢情外面这么乱,他一直跟李老师呆在一起,我问道:“李老师呢?”

“几分钟前走了!”王大力答道。

我心想这个李老师太不对劲了,不要眼下还是验尸要紧,我叫王大力去宿舍把我验尸的家伙拿来。

黄小桃问哪个李老师,我简单说了一下,黄小桃立刻警惕道:“她刚才想催眠你,这女人一定有什么猫腻!”

说完派了一名警察去教职工宿舍调查一下。

不多时,王大力便将家伙都拿来了,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脏器大面积破损,死因是心脏的贯穿伤,并无太大疑点。

用验尸伞查看阳印痕,发现身上有许多凌乱的手印和指纹,毕竟这是一身戏服,加上正在演戏途中,被不少人碰过,我让小周一一拍照取证。

我把浸过碱水的细软木棍插进死者喉咙,结果显示她没有中毒迹象。

死者的眼睛睁得很大,死亡前一刻她处于极端震惊之中,我用手合上她的眼皮,发出一声叹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我告诉黄小桃验尸结果,普通的锐器致死,没有太多可以深究的疑点,加上我当时就在现场,死亡时间可以精准地确定下来。

但无论警察问叶诗文什么,他只是一个劲哭,统统摇头表示不知道。

黄小桃问我:“宋阳,你觉得杀人动机是什么?”

“怎么可能有杀人动机,他俩才刚恋爱,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除非他疯了才在众目睽睽下杀人……”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问黄小桃催眠能杀人吗?

“怎么,你怀疑那个女老师啊,一般来说,催眠是杀不了人的。如果催眠者下达违反被催眠者道德底线的指令,比如说让他脱掉衣服,他就会立即清醒过来。”黄小桃想了想解释道。

“一般来说,那有特殊情况吗?”我追问道。

黄小桃眼珠转了下:“等等,我先问他几个问题!”

我们来到叶诗文面前,黄小桃说道:“别哭了,我问你,案发之前你和谁交谈过。”

叶诗文哽咽地答道:“好几个人,包括宋阳,也就是普通的聊天。”

“那你的刀从哪来的?”黄小桃问道。

“宋阳给我的!”叶诗文抽泣着道。

几名警察同时看我,我解释道:“是李老师交给我的道具刀,这刀我和黄小桃以前见过,是没开刃的。”

小周检查了一下刀说道:“不对吧?这刀开刃了,而且特别锋利。”

我说道:“一定是刚磨的。”

“你当时没检查吗?”黄小桃问道。

“救场如救火,我哪有时间检查!”我一阵苦笑。

黄小桃点头,继续问叶诗文:“杀人的瞬间,你脑海中想到的是什么?”

叶诗文说不知道,黄小桃让他仔细想想,不要紧张,警察是来帮他的,并叫所有人先去忙别的,又给叶诗文递了一瓶矿泉水。

喝过水后,叶诗文冷静了一些,他努力回想着,突然好像很恐慌似地抖了一下道:“我在切西瓜!”

我和黄小桃愣了一下:“什么?”

“我渴的不行,看见一个大西瓜,就过去想切它,结果它突然动了,从里面爬出好多触手。我害怕极了,就用刀不停地扎它,然后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叶诗文抱头大哭:“我竟然杀了她,我竟然杀了她!”

黄小桃把我拽到旁边,说道:“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问道。

“我请教过心理学专家,催眠绝对不可能指挥一个人进行凶杀活动。但在这个大前提之下,如果真的想用催眠来指挥目标杀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我想了想道:“让他把被杀的人当成一件东西!”

“对!”黄小桃答道。

“你怎么会这么了解的?”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以前……”

这时小周突然把黄小桃叫了过去,他身旁还站着两名警察,其中一人是刚刚派去调查李老师的。四人在那里交谈了几句,黄小桃反应激烈,不停地说道:“你确定没弄错?”、“这不可能!”几人频频看我,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准备过去听听是什么事,黄小桃突然伸手指向我:“把他逮捕!”

我一下子懵了,以为她说的是别人,然而两名警察直接上前,按住我的肩膀,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而且是从后面铐上的。我震惊道:“你在开玩笑吗?”

黄小桃怒道:“宋阳,我真是看错你了!”

小周告诉我,凶器上只有两组指纹,我的还有凶手的,后台调出的监控视频显示是我亲手把刀交给叶诗文的。还有李老师也称,她一直在后台和王大力聊天,期间没有离开过,更没有接触过这把刀!

我的血噌一下冲进大脑,那把刀明明是李老师交给我的,我懂了,她用强力胶把自己的指纹盖住了,她知道走廊里没有监控,但是后台有。我叫道:“听我说,这是个圈套!王大力,她中途离开过,你知道的吧?”

王大力咬着嘴唇说道:“对不起,阳子,就算我们是朋友我也不能作伪证,我跟李老师一直呆在休息室里。”

我瞪大眼睛,瞬间感觉天旋地转,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王大力,你被那女人催眠了!”

小周说道:“宋哥,对不住啊,这只是你的一种猜测,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

黄小桃摆摆手:“别跟他啰嗦了,带回局里吧!”

我没想到黄小桃竟是这种翻脸不认人的人,王大力尴尬的道:“小桃姐姐,你这就过分了吧,再怎么说你跟宋阳……”

黄小桃瞪大眼睛叫道:“你别胡说,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我狠狠地握着拳头,黄小桃的话像一把尖刀扎进我的心脏,我吼道:“黄小桃,你仔细想想,我为什么要杀人,就算我图谋不轨,以我的智商想杀一个人,你觉得我会这样破绽百出?”

黄小桃不耐烦地说道:“带走带走!”

两名警察要把我拖走,我强行挣开,冲过去想说服黄小桃。突然一个人从侧面冲出来把我压在地上,那人竟然是王援朝,我胸口一阵血气翻涌,感觉肋骨都要被压断了。

我虚弱的道:“援朝,你听我说,这里面一定弄错了!”

他不理会,冷着脸把我像小鸡一样提起来。

原来警察都是这样冷血的人,什么交情都是假的,爷爷说的一点也没错,他们抬举我们,其实是抬举宋家的绝学!说到底只是想利用我们破案,一旦遇到麻烦立即就跟我们划清界线。

我被王援朝一路推搡着上了警车,我陷入深深的后悔与悲愤的情绪当中。

我被带到公安局,王援朝亲自押着我,黄小桃和其它人脸上都是面无表情。经过走廊的时候警员们个个惊呆了,当然看笑话的也有,招呼同事过来一起围观,说我不是那谁谁吗?

我被没收手机,关进一间拘留室,我冲着黄小桃的背影喊道:“让我给孙老虎打个电话!”

“除了律师之外,你现在不能联系任何人,你有律师吗?”她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我情绪失控地吼道:“别人相信就算了,为什么连你也相信,我们好歹算是生死之交吧。”

黄小桃不理会,抛给我一个冰冷的背影,那就是她的回答,她从来没把我当朋友,所有一切都是假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