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拘留室里呆了三个小时,心里可以说是万念俱灰,这时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被关押了进来,上来就问道:“兄弟,咋进来的?”

我没理他,他死皮赖脸地凑过来,笑嘻嘻地道:“王警官叫我好好关照你一下。”

我立马离他远一点,看来所有警察已经达成共识,要将我弃之如敝履!几天前我还是他们的战友,现在却成了他们嘲笑的对象。

我甚至有一种邪恶的念头,等老子出去之后,要狠狠报复他们!

结果那个说‘关照’我的家伙,竟然从衣服下面掏出一根火腿肠,一瓶矿泉水,一包茶干来:“吃吧兄弟!”

我瞪大眼睛,还真是关照啊。

“赶紧的,待会查房的看见了,咱俩都没好果子吃。”

我从中午到现在没吃过东西,早就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之后我问道:“你说的王警官是王援朝吗?”

“嘿嘿!是啊,道上都管我叫耗子,我是王警官的线人。”耗子答道。

这双簧唱得我都糊涂了,不禁问道:“那之前他们那样对我……”

“你傻啊,兄弟,那是演出来给别人看的!这案子跟你有关,他们不摆出一张臭脸,装作跟你划清界限,上面是不会叫他们继续查这桩案子的。”耗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我恍然大悟,差点哭出来,也不给个暗示,搞得我都差点崩溃了好不好?

但是站在黄小桃的立场上,我情绪越失控就越逼真,她这样做正是为了争取到营救我的主动权,果然我还是太嫩了。

耗子笑嘻嘻地说道:“小哥,你面子真大呀,什么来头?”

“我就是一大学生。”我垂头丧气的道。

“你老爸在哪高就?”耗子穷追猛舍的问道。

“普通商人。”我答道。

耗子一头雾水,实在想不出我有什么值得警察们关照的地方,但他还是伸出一只手:“交个朋友呗!我虽然是个小角色,可是我能干的事情警察未必能干。”

放在平时我对这种人理都不会理,可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耗子是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我就跟他握了握手,没想到我居然也会认识道上的人。

耗子眉飞色舞地跟我吹嘘他的‘光荣事迹’,当年混码头的时候帮老大挡了一刀,老大跟他称兄道弟,去泰国贩过摇头丸,睡过天上人间的头牌,跟李嘉诚吃过饭。

我察言观色,发现他说的话没一句真的,但是并没有当场揭穿他。

十一点的时候,黄小桃过来提审我,离开的时候耗子小声地说道:“有空常联系!”

我被带进审训室,审训我的是黄小桃和王援朝,黄小桃笑道:“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坐在这个位置上吧?”

“咋不演了?”我问道。

“林队已经批下来了,专案组由我负责,还好你领会了姐的良苦用心,我刚刚还一直担心给你造成心理伤害呢。”黄小桃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都造成成吨的伤害了好不好!

我嘴上逞强地说道:“你们这点小伎俩能瞒的过?其实我也是在配合你们。”

“回头姐再好好补偿你,我们还是按照正常流程走一遍,王援朝,你负责记录。”黄小桃命令了一句。

我把整个过程从头说了一遍,疑点果然就在李老师身上,黄小桃敲打着桌子道:“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逮捕她,就算她站在这里亲口说是她催眠了叶诗文,也只能放她走!”

“催眠有手段高低之分吗?”我问道。

“有!”

黄小桃说她三年前侦破过一个心理学家催眠杀人的案件,那名心理学家名叫李文海,催眠手段非常高强,甚至有点匪夷所思,他直接掐住被害人的脖子,在被害人大脑缺氧的时候进行催眠,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黄小桃对催眠的了解全部来自于那个案件,然而催眠并非每次都能成功,有些人天生容易受暗示,有些人不容易,就比如说像王援朝这种当过武警总教头,意志力刚强的就很难被催眠。

而且催眠也不像影视剧里那样,用怀表一晃,或者数个三二一就能成功,那完全是神话。现实中的催眠需要慢慢引导,这个过程需要五到十分钟。

我沉吟道:“如果李老师催眠过叶诗文和王大力,他们就必须要有五到十分钟的独处时间。”

“叶诗文这个人容易受暗示吗?”黄小桃问道。

我说道:“且不说容易与否,假如李老师走到叶诗文面前,开始说催眠的引导语,要说五到十分钟,叶诗文难道不会起疑,就心甘情愿让她催眠?”

黄小桃问道:“她当时试图催眠你,你有反抗吗?”

“我不知道……”我慢慢回想起来:“当时我看到她的眼睛,一下子感觉思维全都变浑浊了,就随着她说的话开始想象!”

“眼睛,什么样的眼睛?”黄小桃好奇的道。

我描述了一下那只诡异的绿色眼睛,黄小桃挑起眉毛道:“这世上难道真有能把人催眠的眼睛?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几乎可以控制任何人。”

我也摇摇头道:“应该是不存在的,如果看一眼就能控制人,她想统治一个国家都不成问题,那岂不逆天了!”

“那你觉得李老师有杀张艳的动机吗?”黄小桃问道。

“我想不出来有任何动机,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又不是一个专业,除了社团没有任何交集……”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李老师真名叫李文佳!”

黄小桃大惊失色:“李文佳,李文海,同样精通催眠之术,王援朝,你马上去调查一下这两人的关系!”

我说道:“那我俩先调查一下李文佳。”

说着我就要站起来,黄小桃叫道:“回来!回来!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

我突然想起来,我现在是嫌疑犯,顿时尴尬地搔搔头。

黄小桃笑道:“一讨论案情就忘乎所以了。”

我说道:“对了,李文海还活着吗?”

黄小桃摇摇头:“几个月前死了,当年他是被我亲手送进监狱的,这人是知识分子,在监狱内受不了其它罪犯的欺负,自己用一根磨尖的牙刷自尽了。”

我问道:“那我这两天一直呆在局里吗?”

“不用,待会办个取保候审吧!”黄小桃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把耗子也一起保了吧。”我说道,耗子毕竟照顾过我,知恩图报嘛!

王援朝说道:“他没犯法,是我叫他进来的,现在已经走了。”

“叶诗文呢?”我又问道。

“他不能保,过两天会把他转移到看守所,毕竟上百人亲眼看见他杀人,再放回学校影响可不好。”黄小桃果断拒绝了。

我叹息一声,替叶诗文感到悲哀,这一夜他得经历多大的打击。

将心比心,我办完取保侯审手续之后就去看了一下他。叶诗文当时已经完全崩溃了,跪在地上哭得说不出话,我隔着栏杆安慰他说别担心,我一定会证明他无罪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