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开车送我回学校,王大力见我平安无事,抱着我大哭起来:“看你被警察带走,我吓坏了,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他问我饿不饿,殷勤地给我泡了碗方便面,我望着他出神。王大力说道:“怎么了,看上我了?我要是妹子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大力,你当时真的和李老师在休息室里。”我目光炯炯的问道。

“对啊!”王大力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们聊了什么?”我问道。

“什么都聊,聊……”王大力愣了一下:“想不起来聊什么了。”

王大力看来是被催眠了,以为李老师一直在休息室,被催眠的人事后是想不起来催眠过程的。

可是她图什么呢,报复黄小桃?这未免太拐弯抹角了吧。

隔日一早,王援朝和黄小桃一起过来,去教职工宿舍找李老师,王大力也跟了过来。虽然我在这学校呆了四年,但教职工宿舍还是头一次来,条件特别好,一人一间宿舍,家具电器一应俱全。

王大力说教职工宿舍一年才一千块住宿费,之后羡慕的道:“我真想以后留校当个老师,一周六节课,其它时间宅在宿舍里打游戏,真爽!”

“就你这样能考上研吗?”我给了一记有力的嘲讽。

我们来到一间宿舍前,敲了几下门,一身居家服的李老师打开门,虽然穿着宽松的睡袍,但是那身惹火的曲线还是玲珑毕现,我听见王大力倒吸了一口冷气。

黄小桃正准备掏证件,李老师淡淡地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认识你,黄警官!”

王援朝已经查过她与李文海的关系,两人正是兄妹,黄小桃说道:“既然认识我,那我就不绕弯子了,请你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交代一遍。”

李老师让我们进去,和我之前推理的一样,她宿舍里果然供有父母的牌位,旁边还有一个小的牌位,写着“兄长李文海之灵”!牌位前面搁着一个香炉,里面积了许多香灰。

但是狗的事情我却说错了,她养的宠物看着不太像狗,黄小桃眼尖瞬间认出来:“你养狐狸?”

“豆豆是一只宠物狐,很乖巧的,豆豆,过来!”李老师唤着小狐狸的名字,但是它有点认生,躲在柜子后面不出来,李老师问道:“喝茶吗几位?”

“不必了!”黄小桃摇了摇头。

“李老师的闺房好香啊。”王大力兴奋地低声道。

“香个屁,一股狐狸骚。”我说着多嗅了几下,记住这种气味,狐狸的臭味和狗是不同的。

李老师搬了张椅子坐下,点起一根女式薄荷烟,慢悠悠地说起昨晚的经历,她说她一直在休息室里跟王大力聊天,不知道刀的事情,后来听见外面一片乱就跑了出来。

我一直在旁边用洞幽之瞳观察她,李老师说话的间隙突然和我对视了一下,嘴角咧起一抹笑容,被她盯着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她说道:“宋同学的眼睛好犀利啊,你是在观察我的微表情吗?”

我心头大骇,她竟然看穿了洞幽之瞳,李老师又问道:“宋同学,我刚刚撒谎了吗?”

黄小桃也问道:“她有撒谎吗?”

我流着冷汗道:“从微表情上来说,她没有任何撒谎的表现!”

此人心理素质极强,不愧是学心理学的,我头一次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李老师说道:“也可以认为,我说的句句属实,而且我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据。你们认为我撒谎,只是因为宋同学跟你们很熟罢了,说难听点就是徇私舞弊。”

我说道:“你明明碰过那把刀,上面却没有你的指纹,你昨晚一定在手指上涂了502胶水,可以让我们化验一下吗?”

李老师摊开手,露出十根玉葱样的手指:“请便!”

我定睛一看,手指上什么都没有,时隔这么久,她肯定已经洗掉了。

黄小桃问道:“能不能让我们看下你的右眼?”

“可以!”她掀起头发,露出那只眼睛,那是一只碧绿色的眼珠,瞳孔深邃,凝视它的时候,并没有昨晚那种异样的感觉。这只眼睛水灵灵的,不像义眼那样死气沉沉,倒感觉像一个活物。

“这义眼未免有点独特吧?”黄小桃说道。

“那是我个人喜好。”李老师答道。

“既然是个人喜好,为什么平时要故意用头发遮挡?”

李老师把交叠了一起的交换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道:“害怕给学生们造成不好的印象呗。”

黄小桃问道:“你是怎么瞎的?”

李老师解释道:“小时候害病,害瞎了一只眼睛,后来就装了义眼,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她说的理由和那天晚上在社团里说的一模一样,可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慌张的表情,我猛然醒悟,这女人连自己的微表情都能控制自如。

人在回忆往事的时候,眼角会不自觉地往右下看一眼,她也有这个微表情,简直惟妙惟肖,几可乱真!

李老师放下头发道:“该问的也问了,该看的也看了,各位还有事吗?没事的话请回吧,我还要备课。”

黄小桃有点懊恼,这女人简直是滴水不漏,毫无破绽,她盯着李老师的眼睛说道:“李文佳,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为你的哥哥报仇吗?”

李老师笑道:“黄警官,看你们的架势好像已经完全把我当成嫌疑人了,我也懂法律,我完全可以起诉你们。”

“好!”黄小桃咬牙切齿的道:“我一定会揭穿你的,一定会!”

离开李老师的宿舍之后,我突然注意到黄小桃和王援朝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我说道:“喂,你们该不会真相信她说的了吧?”

“不,我相信你不会参与谋杀案,但是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其实你也被催眠了。”黄小桃说道。

“不可能,如果是那样的话,杀人的就是我,而不是叶诗文了!”我否认道。

黄小桃点头:“说的有道理,但眼下所有证据都指向你,对你很不利,等上了法庭你可能会变成从犯。”

王大力惊讶地叫道:“那要判多少年?要不要请个律师?”

我咬牙道:“仗还没打就考虑退路?我和叶诗文都是清白,我一定会证明的!”

黄小桃问道:“宋阳,你有什么高招吗?”

老实说,这一次我也一筹莫展,世上最难破的案子是什么,就是在无动机无预谋的情况下,一个人突然冲到街上杀了另一个人。叶诗文杀张艳的案子跟这差不多,况且还有几百名目击者,根本推翻不了。

王援朝忽然说道:“我留下来监视她!”

黄小桃嗯了一声:“行,那你多加小心。”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