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黄小桃李老师的经历有什么疑点吗?

她说李老师身世清白,小时候和父母住在内蒙古,父母死于意外,后来就和哥哥李文海相依为命。李文海大她十岁,一边上学一边打工供养妹妹,李老师念大学的钱全是李文海工作之后挣的,兄妹俩的感情自然非常好!

李文海在心理学上颇有建树,尤其是催眠领域,除了大学教授一职外,还是一名资深心理医生。他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个谦和儒雅的学者,可是他却打着心理治疗的名义干苟且之事,利用催眠骗了许多漂亮女病人上床。

有一天东窗事发,他的一名同事要告发他!他竟然掐住对方的脖子进行催眠,命令对方跳楼。

第一次杀人,李文海躲过了法律的制裁,自此他的邪恶本性彻底释放了出来!

他不再满足于骗-色,而是利用自己的所学杀人,任何人他只要看着不顺眼就杀掉,有一次一个外卖员把他点的菜汤撒了出来,李文海便催眠了那个人,让他自己走到马路上被车撞死。有时候更是直接杀人取乐,比如在街上看见一个美女就一直尾随到没人的地方进行催眠,上过床之后再命令她自杀。

半年内,李文海杀了十几个人,所有人都是意外或者自杀,唯一的共同点是生前曾与他接触过,警方自然怀疑到他头上。也许这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快感是任何事物都无可比拟的,李文海的内心渐渐蜕变成一个恶魔,黄小桃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虽然李文海面带微笑,可是却有种如芒在背的紧张感,专案组用了一个月时间和李文海斗智斗勇,最终才将他缉拿归案。

我问道:“当时是怎么定罪的?”

“录像!”黄小桃说道:“我亲自充当诱饵让他催眠,录下了全过程。”可能是回想起了不愉快的经历,黄小桃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但是那件事给我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创伤,后来经过心理医生的辅导,花了很久才好转。”

接下来几天没有任何突破,该问的都问了,叶诗文准备被移送到看守所等待庭审。没能为他做什么,我内心十分愧疚,决定和王大力一起去送他一程。

叶诗文被带出公安局的时候一直在哭,黄小桃拍拍他的肩膀道:“别难过了,到了看守所,我会叫人好好照顾你的,绝不让你受委屈。”

押运车开到门口,除了叶诗文之外,还有其它一些犯人要送往看守所。上车之前,叶诗文突然跪了下来,我们大惊,原来他是冲着学校的方向下跪的,他叫道:“艳艳,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黄泉的,我一定会来陪你!”

我和王大力都有些动容,看守所的人一个劲催促,黄小桃说道:“等等!”

叶诗文磕了三个头,慢慢站起来。这时不知哪里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响指声,叶诗文的眼神瞬间变了,猛的掐住黄小桃的脖子,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叶诗文,你干什么!”我大惊失色。

黄小桃被掐得直翻白眼,我和其它警察一拥而上,使劲掰叶诗文的手,他明明是个文弱学生,可是五六个人在两边竟然丝毫掰不动他的胳膊。

黄小桃拼命反抗,在叶诗文的手臂上挠出一道道血痕。叶诗文咬牙切齿,两眼空洞,越掐越紧,我甚至能听见黄小桃的脖子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仿佛随时会断掉。

“住手!”

我使劲朝叶诗文的肋骨踢过去,踢了两脚,竟把他的肋骨踢断了,可他就是不放手。

一名警察用电棍捅在叶诗文身上,几万伏特的电流电了足足五秒,他浑身上下抖如筛糠,最后才撒手,倒在一旁口吐白沫。

黄小桃长吸了一口气,爬起来猛烈咳起来,然后呕吐了一滩胃液,她的脖子上清晰地留下了两个手掌印。

众人一阵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问道:“刚刚你们听见响指声了吗?”

“听见了!”众人答道。

“叶诗文被植入心理暗示了,那声响指就是指挥他杀人的命令。”我深吸了一口气道。

要杀的人自然是黄小桃了,我一下子明白了李老师的用意,她要把一颗定时炸弹送到黄小桃身边,在适当的时候启动!被催眠的人就算是一个病夫也能够变成大力士,如果不是用电棍电晕了叶诗文,黄小桃此刻怕是要命丧当场。

黄小桃咳了半天才喘匀气,眼角都是泪水,我过去问她的情况,黄小桃摆摆手道:“我没事,李老师一定就在附近,赶紧去找她!”

她站起来,准备掏枪,却发现枪套空了,忙问众人有没有看见她的佩枪,警察丢枪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大家四处寻找,唯独王大力站着不动,我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动劲。就在念头一转之际,王大力突然举起一把黑黝黝的手枪,对准黄小桃扣下扳机!

我迅速把黄小桃推开,她身后一名警察应声而倒,王大力不给我们任何反应的机会,立即冲黄小桃继续开枪。

我一咬牙冲了上去,用身体挡了一发子弹,那感觉就像被重重打了一拳头。我把王大力扑倒在地,用肩膀格开他的手,枪口对着夜空连开数下,震得我耳朵差点聋了。

警察们一拥而上,把王大力制服,王大力被按在地上,突然叫道:“黄小桃,你的死期到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就像录音机一样呆板,这句话也是李老师植入他脑海中的。

黄小桃过来检查我的伤势,我只是被射中了肩膀,那名被误伤的警察却已经牺牲了,他的同事气愤难消,要过来揍王大力,被其它人阻拦住了。

发生这种事情,叶诗文肯定不能再送往看守所,黄小桃命令道:“把他俩带回局里,分别关押,二十四小时盯紧!”

然后她开车把我送到医院,医生给我打了麻醉,从我的肩膀里取出一颗子弹,血淋淋地扔在铁盘子里。这一幕以前只在影视剧中看过,竟然也会发生在我身上,看得我一阵眩晕,医生替我包扎好之后,用吊臂带挂在我脖子上。

处理完伤势之后,我看见黄小桃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脸色苍白,担忧地说道:“我刚刚给王援朝打电话,没有人接……”

我愣了一下,王援朝这两天一直在学校监视李老师,王大力和叶诗文都可以有这么恐怖的战斗力,如果是王援朝被催眠,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我安慰她道:“王援朝意志刚强,不可能轻易被催眠的,对了,之前那声响指是怎么来的?”

“是王大力的手机铃声,应该是李老师提前做的手脚,不过她当时应该就在附近,我已经派人去她的宿舍,把她先控制起来了。”黄小桃解释道。

“宋阳,今晚你能陪我吗?”黄小桃忽然抬头看向我。

我点头:“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她惨然一笑:“谢谢!”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