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来到她家,我是伤员,她让我睡床上,我笑道:“你是主,我是客,哪有主人睡沙发的道理?”

黄小桃不高兴的道:“客随主便,我叫你睡床就睡床!”

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躺在床上休息。外面传来黄小桃在卫生间洗澡的哗哗动静,搞得我想入非非,加上她的床上有股香喷喷的味道,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卧室门开了,黄小桃穿着一件睡衣出现在门前,我赶紧装睡。黄小桃竟然在我旁边躺下了,然后从后面抱住我,软软的胸脯就贴在我背上,搞得我意乱神迷。

随后她竟然低声地哭了起来,我一阵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了?”

她一直哭不说话,我知道她今晚受到了不小打击,尤其是一名警察因她牺牲。于是我转过来,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拍打她,安慰道:“别难过了,那不是你的错!”

黄小桃小鸟依人般地蜷缩在我怀里,刚洗过的头发散发出一阵洗发露的香味,我知道说什么话都是白搭,便一直轻轻拍打她,直到她渐渐睡着。

我因为失血过多,加上麻醉剂的副作用,渐渐也有了些睡意。将睡未睡之际,突然外面传来重重的敲门声,咚的一下,然后又是一下。

黄小桃猛然惊醒,喊道:“谁在外面?”

那声音特别重,听着不太像敲门,我惊道:“不好,有人在砸你家的门!”

我们火速爬起来,黄小桃把睡衣一脱,露出美艳的玉体。我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要换衣服,还好屋里没开灯,我低头说了句:“我先去看看!”便离开卧室。

黄小桃家的铁门已经被砸出了好几个大鼓包,有人正在外面用斧头劈门,好在这扇门比较坚固,要是木门早就被砸开了。

不多时,黄小桃穿了一身牛仔裤t恤衫走出来,定睛一看,柳眉倒竖道:“好大胆子,连我家的门也敢砸,谁在外面!”

外面的人丝毫不理会,只是继续砸门,我们交换了一下视线,这八成又是被李老师催眠的人。

黄小桃取来枪套挂在身上,双手持枪,和我做了几个眼神,意思是叫我开门。

我深吸一口气走过去,铁门上被砸飞的铁皮弹在脸上,一阵生疼。我瞅准一个空隙猛的拉开门,然后后退,一把斧子跟着抡了进来,黄小桃举枪大喝:“不许动!”

然后她愣住了:“张大爷!”

原来砸门的是住她楼下看自行车的张大爷,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然而此刻的张大爷如同行尸走肉一样,两眼空洞,嘴角流口水,手里的斧子因为劈门已经卷刃了。

张大爷抡起斧子冲进来,我和黄小桃迅速让开,客厅的玻璃茶几竟被一斧子砸个粉碎。然后他横着抡了一圈,黄小桃惊叫一声跳开,张大爷不知疲倦地挥舞着斧头,连气都不带喘一下,把家具统统劈坏了,将我们一直逼到了门边。

黄小桃迅速从衣架上扯下外套,说道:“赶紧出去!”

“那你家怎么办?”我问道。

“先保命吧!”黄小桃急道。

我们退出门去,把门带上,屋里的动静戛然而止。我们安静地等待了几秒,确定真的没有动静了,黄小桃才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玩意,那东西叫猫眼窥测器,是警方专用的仪器,可以从猫眼外面看见屋内的情形。

黄小桃把猫眼窥测器贴在猫眼上,喊道:“宋阳,你快看!”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张大爷杵着斧头一动不动地站着,大概他被植入的指令是破门而入杀死黄小桃,黄小桃不在屋里之后,他就像出了bug的机器人一样,一动不动。

把一个大活人像机器一样任意操纵,催眠真是可怕!

这时停在一楼的电梯突然动了起来,数字不断增加,黄小桃后怕的道:“又有人要上来,赶紧走楼梯下去!”

我们从楼梯下去,走到五楼左右听见一阵嘈杂的动静,一伙人正在往上冲。

黄小桃大惊失色,叫我赶紧后退,我们回到六楼,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直到那脚步声又上去了。

我说道:“我走前面给你探路吧!如果他们得到的指令只是杀死你,看见我是不会发起攻击的,刚刚张大爷就没有攻击我。”

黄小桃连连摇头:“不行,万一你也是目标呢?”

“可能性不大,如果李老师想除掉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动手了……”我说道。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黄小桃担忧的道。

我走在前面,黄小桃跟我隔着五六米远,果然走到三楼的时候,看见一个人手持西瓜刀,面无表情地往上走,我大喊一声:“快躲起来!”

那人像看不见我一样从我身边穿过,等他上去之后,黄小桃才冒出头来。

天知道李老师一次性催眠了多少人?这女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我们平安无事地来到一楼,一楼电梯间没有人,我对黄小桃打了个手势:“一楼安全,出来吧!”

她握着枪慢慢溜出楼道口,当我们走到正门时,发现楼道门被人砍坏了,几个居委会大妈正站在那议论纷纷。

“这谁啊,这么没素质!”

“大半夜的听见阵阵响,是不是楼里进了贼,要不要报警?”

我以为她们只是无关的路人,但当黄小桃出现在她们面前时,几人的眼睛突然直了,张牙舞爪地来攻击她。

“不许动!”

黄小桃慌乱中对着天花板鸣了一枪,枪声震耳欲聋,可对她们却无效。

看来她们被李老师植入了一个指令,黄小桃不出现的时候和普通人无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催眠了,一看见黄小桃立即攻击她,这一手真是绝了!

黄小桃一脚蹬在一个大妈肚子上,大妈后退了两步,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冲。她被四五个大妈围住,在脸上又抓又挠,黄小桃的身手可以和五六名歹徒搏斗,可是却打不过这些丧失理智的大妈,我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拽着一只大妈的领子,可是她就如同大力士一样,怎么都拽不动。

一个大妈掐住黄小桃的脖子,死死地将她压在地上,我悲愤地大喊:“住手!住手!”冲上去拼命地想踢开那大妈,可是其它大妈却用身体挡住我,对我视而不见。

黄小桃被掐得直翻白眼,拼命举起枪准备自卫,可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对老百姓开枪,右手软软地倒在地上,两腿一蹬,便没了呼吸。

我错愕地看着这一幕,黄小桃被杀掉了!

“啊,怎么会有死人!”掐死黄小桃的大妈叫出来,其它人也纷纷清醒过来,她们完成了指令,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立刻毫无记忆。

她们把视线转向我,问道:“小伙子,你看见是谁干的了吗?”

我悲愤地大吼:“滚,都给我滚!”

“喂,你什么态度!”

“凶手就是你吧!”

我从黄小桃手里抢过枪,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咬牙切齿地吼道:“再不滚就杀了你们!”

大妈们尖叫一声,纷纷逃出去,黄小桃歪着脖子,翻着白眼,嘴里流出一道血,脸上脖子上到处是指甲挠出来的血痕。

我对着她的尸体恸哭起来,艰难地用一只手试图把她抱起来,可是手上没力气,抬了几次都没抬起来,我只能跪在地上无助地大哭,心如刀绞。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