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局里就意味着失去自由,黄小桃仍打算先去一趟马警官那边,路上她说道:“我有件事想不通,李文佳有这种本事,完全可以在我下班路上催眠我,然后神不知鬼觉地杀掉我,何必舍近求远?”

“罪犯可不是这样想的。”我说道:“你不痛不痒地死了,她就收获不到犯罪的快感!她就是要让你众叛亲离,让你害怕,让你恐惧,让你像丧家之犬一样惶惶不可终日!就像你曾经剥夺了她的一切一样。”

“我剥夺了她的一切?”黄小桃有些不明所以。

“她从小父母双亡,哥哥是她唯一的亲人,李文海被你逮捕,然后死在狱中,你想象一下她到底有多恨你。”我无奈的说道。

黄小桃笑道:“还说自己不懂心理学,犯罪心理可分析得头头是道嘛!”

我们赶到马警官的住处,是一片老旧的居民楼,上楼的时候黄小桃说道:“马警官当了一辈子刑警,儿子被歹徒报复杀死了,老夫妻俩相依为命,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会饶恕李文佳!”

当我们来到一扇门前,闻见一股浓重的血腥气,黄小桃顿时不冷静了,疯狂踹门。

喀嚓一声,她把门锁踹开了,冲进去大喊:“师傅!”

地上只有一个倒在血泊中的老太太,胸口插着一把刀,旁边有一部DV,支在三角架上。

屋内家具沉旧,墙上挂着许多警察奖状和一家三口的合影,我上前用手指测了下老太太的脉搏和体温道:“已经死了一天了……”

“这是马警官的妻子!”黄小桃嘴唇颤抖地说道:“李文佳,你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我取下DV,打开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让我震惊不已,竟然是黄小桃跪在老太太身上,一刀一刀将她捅死的,最后她还对着镜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黄小桃问我里面有什么,我迅速合上取景框:“没什么!”

“宋阳,有什么事需要瞒着我的吗?让我看看。”黄小桃急了眼。

“不行,这个你不能看!”我连连躲避。

“快点!”她急得直跺脚。

我知道她非看不可,叮嘱她说千万不要激动,这视频百分之百是伪造的。话虽如此,我心里却有些不确定,虽然我一整晚都和黄小桃在一起,但是老太太死亡为二十四小时,我不敢保证黄小桃在这二十四小时内都做过什么。

也许她被催眠了,只是自己不知道,李文佳不杀她,是要让她变成罪犯锒铛入狱!

黄小桃看视频的时候眼睛瞪得很大,不停地说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她突然站起来拔出手枪,我的心陡然一沉,糟糕,黄小桃也被催眠了!

原来是我多虑了,她取下弹夹,又退出枪膛里的子弹,全部交到我手里:“宋阳,我现在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了,子弹由你保管!”

我说道:“如果李文佳真的在你的大脑里植入了指令,她早就让你自杀了,何必费这么大周折,视频一定是假的!李文佳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她就是要让我们相互怀疑。”

黄小桃摇头:“不,还是以防万一吧,我相信你,胜过相信我自己。”

这句话让我心头一暖,我们并没有离开这间屋子,而是联系了局里,叫人马上过来。

等待的时候我从桌上取了一个玻璃杯,扣在老太太身上听她的骨音。房间里没开空调,开着窗户,与室外常温相差无已,我将死亡时间进一步缩短到二十小时左右,凭我的手段应该是可以通过尸体证明,杀人者并不是黄小桃。

但我现在没有工具,只能等回去再说了。

不一会儿,孙老虎带人赶到,当孙老虎看见我手上打着绷带,突然愣了一下,劈头盖脸地把黄小桃臭骂一顿:“你是怎么保护宋阳的,我没交代过吗?你就算丢了命都不能让他破块皮!”

我连说没事的,只是皮外伤,然后言归正传,我给他看了一下视频,看的过程中黄小桃一直低着头,紧咬嘴唇,孙老虎看完之后说道:“小张,先把这段视频带回去解析一下。”

一段犯罪视频可以分析出许多线索,是否剪辑过,是否伪造?以及周围的杂音中也可以获得不少线索。那名警察说道:“局长,技术警已经下班了。”

孙老虎气愤的骂道:“那就全部叫回来!”

我说道:“等一下,孙叔叔,我有一个更好的人选推荐!”

我说的这人自然是老幺,捣鼓视频是他的业余爱好,孙老虎同意了,我打电话给老幺,老幺欢天喜地地说道:“小宋宋,我查到你要的东西了。”

“等来了再说吧!你现在带上家伙来公安局,顺便去一趟我宿舍,把我衣柜里手提袋取来。”我吩咐道。

老幺道:“这都几点了,我虽然是夜猫子,可学校外面哪有车啊?”

我告诉孙老虎现在没车,他豪迈地一挥手:“我派警车去接他!”

转告老幺后,他激动地说道:“卧槽,警车接我,太有面子了,我马上收拾东西。对了,派个帅点的警察小哥来接我,不帅不上车!”

我把他这个奇葩要求转告孙老虎,孙老虎大笑,叫一个长相酷似梁朝伟的警员去接老幺,我心想老幺这下可得美坏了。

孙老虎派出几个警员去寻找失踪的马警官,老太太尸体用裹尸袋装走之后,我借了部紫外线灯在地上反复照射,可是只有老太太的白发。这很反常,凶手再怎么谨慎都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可是地上没有任何鞋印和头发。

找了半天,我终于找到一根毛发,拿在手上凭韧性和光滑度就感觉不太像头发,但还是交给小周带回去化验。小周经验丰富,用手指拈了几下就说道:“宋阳,这不是头发,是有机纤维。”

“那你也化验一下,告诉我成分!”我说道。

“行,我知道了。”小周连连点头。

现场应该可以验出一些痕迹,可惜我现在手上没东西。离开这里返回公安局的时候,我陪着黄小桃坐在一辆车里,黄小桃没戴手铐,但是坐在装有防护栏杆的警车后面已经表示她是嫌疑犯了。

我安慰她说道:“你放心,我保证视频里的凶手不是你。”

黄小桃叹息道:“我并不在乎这个,只是害怕李文佳真的在我脑袋里植入了指令,想想那些发疯的人就感到害怕。”

我郑重地对她说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谢谢!”说着,黄小桃把脑袋靠在我肩膀上,我脸颊一阵发烫,我知道黄小桃今晚承受了太多打击,她太需要有一个肩膀来依靠。

也许是连夜奔波太过疲惫,随着车身的摇晃,黄小桃倚在我肩膀上睡着了。望着她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的睡脸,我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保护你,一定!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