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行人回到局里,老幺也赶到了,他把一份资料交到我手中,孙老虎问道:“你就是宋阳说的那位电脑天才?麻烦你替我们解析一下视频。”

老幺叫道:“小意思,包在我身上!”然后伸手在孙老虎屁股上拍了一下,孙老虎的脸色一阵剧烈变化,现场的警察憋笑憋得脸都红了。

我先去验尸,黄小桃和孙老虎跟我一起进了停尸房,黄小桃现在的身份是嫌犯,但孙老虎并未限制她的行动自由,只是不能离开这栋大楼。

死者平躺在铁板床上,我用听骨木重新听了一遍,死者胸腔内的主要脏器几乎全部损伤,但是腹部只有一处很深的刀口,然而从外面看却是血肉模糊的一大片,这是一个疑点!

然后我在死者身上撒了一些海草灰,轻轻吹掉,死者身上只验出了两种指纹。一种是死者自己的,另一种从形状和大小上看就不属于女性,应该是马警官的。

凶手似乎戴了手套,这很可疑,我问他俩视频里的‘黄小桃’戴手套了吗?两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视频里的人手上都是血,看不清楚有没有戴手套。

我取出验尸伞,让孙老虎替我打着紫外线灯,在尸体身上不断验看,有两处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死者嘴巴上,出现了一个非常完整的女性右手手掌印。

另一个是死者的脑袋左侧,有挤压留下的痕迹,并有网络状的纹路,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事出反常必有妖,我隐隐感觉这处纹路是关键线索。

检查完毕后,我分析道:“当时的作案过程应该是这样,凶手在进门的瞬间,就直接用手捂住了死者的嘴,使她无法呼救,而另一只手则持刀捅进了死者的腹部。”

孙老虎想了想道:“你分析得有道理,凶手应该就是这样做案的。”

“孙叔叔,你注意到一件事没有,死者嘴上留下的手印是右手,也就是说凶手是用左手持刀!”说到这,我朝黄小桃看了一眼:“黄小桃是右撇子,但李文佳却是左撇子。”

“我觉得你有点先入主了,这样就能判断凶手不是黄小桃?经过训练的人是可以双手通用的。”

孙老虎说这话并非针对黄小桃,只是就事论事,黄小桃也知道这一点,并未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我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死者的衣服,因为失血过多,死者的皮肤已经呈现出灰白色,孙老虎说道:“瞧,这些刀口的创面明显是从右边刺入的,大部分都是这样,证明凶手是右撇子。”

这是我所未料到的事情,咬着嘴唇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问孙老虎:“你觉得第一刀捅在了哪里?”

“按你刚刚推理的那样,八成在肚子上!”孙老虎道。

死者身上有这么多刀伤,该怎么验呢?我灵光一现,想起《断狱神篇》中的一门手段,便叫进来一名警员,让他替我买晒干的荷叶、冰片、硫磺、一根烟枪、一根软管,警员答应一声就出去了。

等待的时候我拿出老幺的资料看了一下,资料上说,李文佳的右眼极有可能来自于一种传说中狐狸:碧眼妖狐!碧眼妖狐主要活动于内蒙古一带,这种狐狸因为数量很少,又生活在天敌无数的大草原,为了生存它们慢慢进化出了一种特殊的能力——妖瞳。

和妖瞳对视的动物往往会突然间僵硬不动,就像是时间停止住了一般,它们就用这种本领来躲避天敌。

这听起来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却是有科学依据的,哺乳动物的大脑中有一个感应时间的区域,叫作‘基底核’!位于小脑下方,这个‘基底核’相当于人体的内置时钟。

为什么人在开心的时候感觉时间过得飞快,悲伤的时候感觉时间过得超级慢?都是受到了‘基底核’影响,碧眼妖狐的眼睛则能在瞬间关闭目标的‘基底核’,这就是李文佳催眠的奥秘。

和她右眼对视过的人会瞬间定住,大脑一片空白。接下来她就可以从容地进行催眠,植入指令,无论对方意志再坚强,她都有足够的时间瓦解对方的心理防线!

可惜碧眼妖狐早在建国后就已经灭绝了,天知道李文佳是从哪里搞到的。

我把资料的内容大致讲了一遍,听完之后,黄小桃说道:“李文佳为了复仇简直不择手段,居然把动物的眼睛移植到自己身上,难道不会排斥吗?”

我想起李文佳手背上的针眼,说道:“肯定会排斥,血型相同的人移植器官都会排斥,更不要说跨物种了!她大概需要长期注射抑制免疫系统的药,免疫系统肯定比正常人要弱许多,所以她平时一定百病缠身,还要服用大量抗生素和镇痛剂才能抑制上的痛苦。”

“疯了,简直是个疯女人!”孙老虎摇头道。

不多时,那名警员把东西买来了,深更半夜,为了买齐这几样可是费了大劲。我连连道谢,从包里拿出捣药的石杵,因为经常要用到,我索性买了一副备用。

我把干荷叶、冰片、硫磺放进去捣成粉末,对孙老虎说道:“孙叔叔,给我根烟!”

孙老虎笑道:“你小子不是不抽烟的吗?”

他扔给我一根软中华,自己叼上一根,正要点,黄小桃皱眉道:“局长,这里是停尸房。”

“你提醒的是。”孙老虎说着把烟收了起来。

我把那根烟剥开,烟丝填进烟斗里,再把刚刚制出的粉末倒进去,最后用嘴含住烟斗。孙老虎替我点上,我从来没抽过烟,一口呛进喉咙里,辣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孙老虎好奇地说道:“这药烟啥味道,给我来一口过过瘾?”

我递过去给他抽了一口,孙老虎呛得咳了半天:“你这烟是给人抽的吗?”

“是啊,不过是给死人抽的!”我笑道。

我让孙老虎戴上手套帮忙把死者的嘴掰开,把软管一直插进食管内部,然后我吸了一大口烟,对着软管吹进去,孙老虎说道:“什么也没发生啊?”

“不着急,孙叔叔,你猜猜哪个伤口是第一刀留下的?”我问道。

“这个吧!”他随手指出一个伤口。

下一刻,腹部的一处伤口突然开始冒烟,并非孙老虎手指的那处。孙老虎瞪大眼睛,惊讶地叫道:“简直神了!”

这叫作回肠烟,这种烟可以经久不散,在死者肚子里徘徊良久,最后找到一个出口出来,适用于内脏大面积损伤的尸体。

我把软管移了下位置,插进死者气管里,继续往里面吹烟。

这时死者轻轻抖动了一下,孙老虎吓得惊叫一声,后退几步,黄小桃早见惯了我验尸时的恐怖画面,捂着嘴笑了一下。

只见死者的胸口有几个洞口不断冒烟,因为被淤血堵塞,当回肠烟强行顶开的时候,伤口就像金鱼嘴一样不断开合,场面异常诡异!

我迅速用朱砂笔把冒烟的伤口标示出来,等烟散尽之后说道:“这些伤口才是真正的致命伤,其它的只是装装样子。”

孙老虎数了一下,真正的伤口有五、六处,他纳闷的道:“装样子?装给谁看?”

我笑了:“自然是装给警察看喽!”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