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佳冷笑道:“等我杀掉黄小桃就催眠你,让你这个破案无数的小神探变成令人不耻的罪犯。”

我淡淡的答道:“悉听尊便!”

李文佳心高气傲,自认为是主宰这里的神,我如果说是来殉情的,王援朝肯定一发子弹就把我崩了。所以我才故意用话激她,话虽如此,此刻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心脏狂跳不止。

我朝王援朝看了一眼,他现在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人机器,当我看他的时候,突然发现王援朝正在拼命挤眉弄眼,我愣了一下,他没被催眠?

不可能,如果他没被催眠,早就击毙李文佳了,王援朝此刻正在用自己的意志力强行反抗大脑中的指令。

靠意志力冲破催眠是常人根本办不到的事情,但王援朝不是常人,他参加过血与火的缉毒战争,意志力坚强如铁。我心里默默祈祷,王援朝,你一定醒过来啊!我们需要你!

这时李文佳说道:“王警官,唱歌!”

王援朝举起枪,指着我们的脑袋,李文佳说的‘唱歌’应该是让他执行某一动作的命令。我们一步步向前走,这仓库很大,分隔成许多小间,经过一扇门后,我们看见空地上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白瓷坛子,竖着一块灵位,上写“兄李文海之灵”,旁边插着两根白蜡烛。

李文佳的声音从喇叭里传来:“黄警官,请你给我哥哥磕三个头,我要听见响声。”

黄小桃咬牙切齿骂道:“你休想!”

“你害死了我哥哥,你必须向他磕头。”李文佳说道。

“他是个恶魔,罪该万死,千刀万剐都不足惜!”黄小桃骂道。

“王警官,跳舞!”李文佳再次下令。

王援朝突然一枪托砸在黄小桃脑袋上,黄小桃倒在地上,被王援朝又踢又打,我试图阻拦却被猛的推开,直到李文佳说了声:“停下!”王援朝才像木头人一样停下,退回旁边,继续用枪指着我们。

我把黄小桃扶起来,她模样凄惨,脑袋上流了血,李文佳冷冷地说道:“向我哥哥下跪!”

黄小桃咬咬牙,走到灵桌前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看得我揪心不已。

扩音器里传来拍巴掌的声音,李文佳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很好,我等这一幕已经等很久了,哥哥,你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黄小桃站起来说道:“李文佳,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蜡烛后面有字,你自己去看。”李文佳幽幽的说道。

黄小桃朝蜡烛后面一看,突然歇斯底里地大骂:“李文佳,我要杀了你!”

李文佳发出一阵疯癫大笑,仓库上方的大灯突然亮起,只见大梁上站着两个人,左边是马警官,右边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富豪,两人的脑袋都套着绳圈,绳圈另一端拴在屋顶上。

“左边是你的师父,右边是你的父亲,吹灭一根蜡烛,选一个人去死,否则他们就要一起死。”李文佳恶毒的声音回荡的仓库中。

黄小桃几乎崩溃了,准备将灵桌掀翻,李文佳狞笑道:“蜡烛全灭,那就都要死,你有种就动手!”

“李文佳,你不得好死!”黄小桃歇斯底里地大喊,眼角流下泪水,看得我很心痛。

“呵呵,没有什么比丧家之犬的狂吠更可笑的了,快点选,你只有五秒钟!五、四、三……”

当她数到一的时候,黄小桃猛的吹灭了右边的蜡烛,跪在地上恸哭起来:“爸爸,女儿不孝,对不起!”

“好孝顺的女儿啊,看来你敬爱师傅胜过父亲,既然如此……马国忠,向前一步!”李文佳打了个响指。

我和黄小桃错愕地抬头,只见马警官向前迈出一步,身体猛的向下一坠,屋顶上簌簌落下灰来。横梁很高,从那种高度落下来,瞬间就把颈椎拉断了,马警官在半空中蹬着腿,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不!不!不!”黄小桃悲愤地大喊。

“喜欢我设计的游戏吗?我就是要让你失去一切,然后痛苦地死去!”李文佳的声音传来,但这一次不是从扩音器里,而是近在咫尺。

只见李文佳一身红色连衣裙,蹬着高跟鞋,她遮挡右眼的刘海已经剪掉了,露出了那只碧绿的狐狸眼睛。

“李文佳,我……”黄小桃的喊声戛然而止,突然站住不动了,我心想糟糕,赶紧把视线移开,不去看李文佳的眼睛。

李文佳走到黄小桃面前,双手作了一个环抱的动作,原来她在搜黄小桃的身。黄小桃藏在身后的手枪被她拔了出来,李文佳拍拍黄小桃的脸,眼睛始终不离她的眼睛:“最后是压轴好戏,我要让这个男孩死在你的面前!”

黄小桃的身体不停抖动,但是动弹不得,她此刻一定想把李文佳撕碎,却无能为力。

李文佳将枪口指向我,我心里一沉,糟糕!

“和你的小鲜肉男友说再见吧!”李文佳微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王援朝突然发出一阵呐喊:“嗷嗷嗷嗷!”

王援朝仿佛很痛苦地捂着脑袋,李文佳大惊:“怎么可能!”

就在她眼神移开的一瞬间,黄小桃的‘定身术’被解除了,黄小桃猛的扳住李文佳的胳膊,让她手中的枪掉在地上,只是还没来及把李文佳摔倒,就又一次被定住了。

我大喊一声:“熄灯!”

仓库里所有的灯瞬间熄灭,黄小桃又可以动了,她虽然看不见,却凭着熟练的动作把李文佳撂翻在地。李文佳飞快地从身后掏出一把电击枪,我大喊:“小桃,避开!”

电击枪刺进黄小桃的腹部,她全身颤抖起来,然后倒在地上抽搐。

李文佳摸着黑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道:“居然想到用这一招对付我,很聪明,不过……”

她话没说完,就被一拳揍飞,这一拳是我赏她的!

“什么人?”李文佳大惊失色,用电击枪来回扫着,但那只狐狸眼睛在黑夜中不能聚焦,也就失去了效果。

“是我!”我说道。

这就是我的计划,此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她的碧眼妖瞳失去了作用,但我的洞幽之瞳却可以发挥到最强,看清楚黑夜中的一草一木。

听见我的脚步声,李文佳吓得站起来就跑,可是人都有自保意识,在黑暗中不敢跑太快,而是不停摸索。上一秒她还是主宰一切的神,此刻就成了一个可怜的瞎子。

我抓起一根铁棍,走到李文佳身后,她听见动静立即转身用电击枪来攻击我,被我一棍子打在手腕上,电击枪脱手飞出。

然后我一棍打在她膝盖上,李文佳倒在地上,惊慌失措地叫道:“你怎么做到的!”

“并不是只有你的眼睛与众不同!”

我用铁棍压住她的身体,之前我还担心对一个美女下手太毒辣,但此刻一点犹豫也没有,恨不得把她活活揍死,她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恶魔。

我冷笑道:“我从不把对死人用的手段用在活人身上,你是头一个!”

李文佳歇斯底里地挣扎嘶吼:“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苦心设计的复仇计划就被你这样的小角色毁掉了!”

我冷笑连连:“我这样的小角色?”

洞幽之瞳正是宋家杰出先祖两广第一捕头宋不平所创,目的就是为了在黑夜中打击罪犯,她的妖瞳败在宋家的洞幽之瞳下,绝非偶然。

我把手指插进她的眼珠,慢慢施加压力,一颗大如杏核、又滑又凉的绿色眼珠子顿时被抠了出来,好像果冻一样在我手中颤动。上面没有半点破损,李文佳的尖叫却回荡在我的耳畔。

李文佳狠狠咬牙,突然说道:“一、二……”

我知道她想叫那些人质自杀,死到临头还要拉几个垫背的。我一拳头打在她脸上,把她的几颗牙都打掉了,拳头磕出了血,趁她迷糊之际飞快捡起地上的电击枪,往她身上来了一下。

李文佳一阵抽搐,最后昏迷了过去,我长松口气,对着无线电说道:“孙叔叔,可以叫人进来了。”

灯又打开了,我过去查看黄小桃的伤势,她的样子别提有多狼狈了,慢慢睁开眼睛,笑道:“宋阳,你做到了!”

王援朝还在那里不停挣扎,整个人好像抽风了一样,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刚刚要不是那一声喊,我和黄小桃的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大批手持九五式突击步枪的特警冲进造纸厂,迅速把人质解救了下来,所有被催眠的人会被送去接受心理治疗,但是这个恢复过程会非常漫长。

当马警官的尸体被装进裹尸袋时,黄小桃靠在我肩膀上哭得很伤心。

狐眼我交给了孙老虎,留着当证据吧!这东西本就是逆天的存在,但是鉴于碧眼妖狐已经灭绝,我建议等审判完李文佳后将狐眼交给博物馆。

后来南江市的博物馆里,果然展出了那颗散发出碧绿色幽光的眼珠子。脱离身体的狐眼是没有效果的,但每次看到它的时候我都感慨万千。

当我们走出仓库,天色慢慢放亮,我内心谢天谢地,这一场噩梦终于结束了。

“宋阳,我记住你了!”一阵大喊大叫打破平静,只见李文佳披头散发,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催眠师,没人能关住我,等我出来之后,要把你和黄小桃一起杀掉,要把你们所有人都杀掉,哈哈哈哈!”

原来李文佳已经疯了,这一场苦心经营在她的疯言疯语中化作泡影,被仇恨蒙蔽双眼,断送掉自己的大好前程,我只想说何苦呢?她本可以做一个温柔可人的美女老师。

几个月后,李文佳在精神病院里自杀身亡。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