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佳被捕之后,政府为那几名殉职的特警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我也一起去参加了。

那天下着雨,装束整齐的警察们站在绵绵细雨中,现场挂着一排黑白遗像,居于中间的正是马警官那张朴素慈祥的笑脸。

他干了一辈子的刑警,终于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广大人民。

孙老虎悲凉的拿起话筒念道: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刹那间,枪声震天。

在场的警察齐刷刷向覆盖着党旗的骨灰盒敬礼,场面庄严肃穆!

站在我旁边的黄小桃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她硬咬着牙没有流出来,我知道她对师傅的死心怀愧疚,大概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王援朝,王大力,叶诗文,老幺,黄小桃的父亲还有被李文佳催眠的无辜群众全部被送进了心理诊所进行康复治疗。期间我去了几次,他们恢复得还可以,但是医生告诉我说,人脑的复杂程度堪比最精密的计算机,一旦被植入指令,除非催眠师本人解除,否则永远不可能根治。

万幸的是李文佳已经被捕,不会有人来触发这段指令,他们以后仍然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问医生:“假如有人模仿李文佳的声音呢?”

医生说道:“除非模仿她的那个人可以准确地说出命令词,否则不会触发的,你大可放心。”

我心想这种可能性不太大吧?李文佳所有的亲人都不在世上了,并且这桩案件被公安厅严格保密,外人不可能知道。

但我万万没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再次对上碧眼妖瞳,而且是最强的,来自于草原狐王的妖瞳!

回学校呆了几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找到了我,就是住在李文佳隔壁的那个男老师,自从那天晚上警察搜查李文佳的住处之后,他一直很不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多方打听,得知我是这学校里的学生,便来找我。

男老师有一事相求,他想见李文佳一面,我本来不愿意答应的,他说自己追求李文佳有三年了,也一起出去吃过饭,李文佳似乎对他有点意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正式答应他的交往请求。他觉得李文佳就像一个谜团,这反而令他更加神往。

我心里不禁想,要是男老师知道他的梦中"qingren"是个恶魔该怎么想?

男老师说得言辞恳切,我只好答应。

见李文佳其实不需要什么手续,她现在就在市精神病院,我俩选了一个周末来到精神病院,隔着玻璃看见李文佳正被几名护士按着喂药。她已经完全疯了,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病号服上沾满了大片凝固的呕吐物,被我挖掉眼珠的右眼贴着一层纱布。

李文佳死活不肯吃药,在地上撒泼打滚,用小女孩一样尖细的声音哭喊着:“妈妈!哥哥!救救我。”

男老师看到这一幕,热泪从镜框下面流出来。

我却觉得她是幸运的,她所做的那些事情用全世界最残酷的极刑来处罚都不为过,现在却可以免受法律的制裁,虽然精神病院也不比监狱好多少。

离开精神病院之后,男老师突然对我说道:“宋同学,可不可以告诉我,文佳到底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不行,这件事我打死都不能说。”

男老师拼命恳求,最后甚至跪了下来,他说不知道的话这辈子都无法安心,最后我还是狠下心,丢下他一个人走了。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南江市特别平静,没有王大力在身边,我在学校无聊得很,隔三差五就去看望一下黄小桃。

可我这个人吧!笨嘴拙舌的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导她,能做的就是陪陪她。

我明显感觉,一起经历了这场生死危机,我和黄小桃之间的关系变得更近了,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转眼到了十一月,王大力等人恢复正常,生活又逐渐变回往常的样子,天大的事情总是会过去的。

叶诗文虽然不用为杀张艳的事情负刑事责任,但校方觉得此事影响太大,毕竟三万多人亲眼看见他杀人,如果这个‘杀人犯’还呆在校园里,同学们要怎么想?家长们该怎么样?

于是他的辅导员把他叫去,说了一堆话,婉转地劝他主动退校,叶诗文最终答应了。

叶诗文离开学校那天,我跟王大力去送他一程,经历了这场劫难,王大力跟他有点难兄难弟的意思,去车站的路上一直替他拎行李,说了许多开导他的话。叶诗文受了这场打击,整个人有点蔫,话变得很少。

临上火车的时候,叶诗文感慨一声:“大学上了四年被劝退,我老爸该揍死我了!”

王大力说道:“有啥大不了的,比尔盖茨,乔布斯都没上过大学,一张破学历证明不了你的价值,兄弟看好你!”

叶诗文拍拍他的肩膀道:“有机会来泰东市,咱哥几个一起喝酒。”

王大力道:“没问题!”

叶诗文郑重地转向我,说道:“宋阳,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倾尽一切报答你的……”

我微微一笑:“什么救命之恩,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大家同学一场嘛!”

叶诗文道:“不,没有你,我现在可能已经在牢里了。”

我笑笑:“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罢了,赶紧上火车吧,车要开了。”

叶诗文上车之后,王大力感叹道:“真的人生无常呀!”

后来再见到叶诗文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他说正是因为这场遭遇,才使他认识到生命的宝贵,否则永远都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

顺便一提,叶诗文老爸是生产日用化妆品的,市面上有一家特别出名的卫生巾就是他家生产的,我当时万万没想到,这款‘小熊嘟拉’卫生巾以后会是我和王大力的财路。

几天之后,一个陌生号码打到我手机上,自称是刑警三队的邢队长,想请我出面办一桩案子。

我有点纳闷,每次有案子不都是黄小桃联系我吗?我什么时候名声在外了,难道黄小桃现在被架空职权,不许她再接触刑事案件了?

我当下问道:“黄警官不在吗?”

邢队长答道:“黄警官现在正在跟另一桩案子,这案子是我管的,其实并不是多大的案件,今天上午刚发生的。只是有一个疑点我们所有人都搞不明白,想请教请教你。”

他说话格外客气,我也不好不给面子,就答应了:“什么类型的?”

邢队长说道:“怀疑是投毒杀人,但我们验不出毒来。”

我一听投毒杀人立马就来劲了,最近我闲来无事,按照《洗冤集录真本》上的配方炼制了一瓶药水,正好可以在投毒案中用上,于是说等我准备一下。

半小时后,一辆警车过来接我们,我拿上一包工具,叫上王大力,下楼的时候王大力美滋滋地说道:“警车来,警车去,咱哥俩现在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

我瞪了他一眼:“你以后要是再到处乱说,我就不带你破案了,低调点知道不?”

要不是我‘名声在外’,之前也不会被李文佳陷害差点坐牢,全是因为王大力到处说我是神探。

开车接我们的就是邢队长本人,他年龄不大,三十岁出头,皮肤黑黑的,长得有点小帅,路上他跟我们简单扼要地说明了一下案件经过。

今天早上某宾馆有一对情侣开房,办事中途女的突然呼吸困难、剧烈抽搐,男的还以为是高-潮了没在意,后来突然发现女的身体变凉了,用手一探才发现已经死亡,赶紧报了警。

法医已经证实是中毒死亡,但是怎么中的毒以及中的是什么毒都不清楚,两人一起吃的饭,一起开的房,连房间里的一瓶矿泉水都是一起喝过的。

解剖化验的话肯定能够验出来,但那样耗时太长,可能需要几天,邢队长怕耽误了破案进度,所以才想到请我出面!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