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队长载我们来到一所学校附近的宾馆,那学校正是南江医科大学,我突然想起孙老虎的女儿孙冰心在这里念书,但我一次都没来过。便问邢队长:“那对情侣是这里的学生吗?”

邢队长摇了摇头:“不是,男的是个富二代,东亚国际老总的儿子,女的是个平面模特。”

王大力张大了嘴巴:“我靠,东亚超市是他家开的?”

邢队长答道:“对,就是那家公司。”

东亚超市是一家全国连锁的大超市,在国内零售业能排到前五,听说本部就在南江市!这个东亚国际除了零售业,还涉及五金、日化、食品、服装等产业,他们家的超市一半商品都是自己生产的。

这富二代来头不小,拿叶诗文和他比,叶诗文只能说是白银级别,人家是黄金级别。

我问道:“这两人干嘛到学校附近开房,学校旁边的宾馆是便宜,但富二代还在乎这点钱?”

邢队长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开房登记上填的是模特的名字。”

宾馆外面围了不少警车,还有一些路过的学生在围观,我往人群里瞄了一眼,生怕在这里撞见孙冰心。好歹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结果同在一个城市念书,我四年都没去见她,见到我肯定是要兴师问罪一番的。

王大力不知道我在看什么,色眯眯地笑道:“哎呀,医学院的妹子整体质量就是高,一抓一大把美女,我真后悔当初没学医!”

我冷笑道:“你没听说过那个新闻吗?有个医学院的男生劈腿,他女朋友恼羞成怒,持刀捅了他十几刀,全部避开要害,最后只判了一个重伤罪,你敢找这样的?”

王大力吐吐舌头:“我正在欣赏美女呢,不要打击我积极性!”

我们拉开警戒线进入宾馆,来到五楼。只见一个房间敞开着门,有许多警察守在门口,床上的白被单覆着一具尸体,旁边有个垂头丧气的帅小伙,正在跟警察交代情况。

王大力一看见尸体就怂了,用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我小声提醒:“哎哎,注意影响!”

众人把视线集中向我们,其中不少警员我都见过的,邢队长给介绍了一下:“这是局里的特别顾问,宋阳,你们都听说过他的大名吧?我这次专门请他来做下尸检。”

一些认识我的警员顿时眉开眼笑:“把宋阳请来了啊!太好了,这案子能破了。”

王大力笑嘻嘻地道:“阳子,现在名声在外了啊!心里是不是特别美?”

我骂道:“少来!”然后对邢队长道:“我先看下尸体。”

“好的好的!”邢队长立即叫大伙儿散开,因为宾馆房间本来就不大,人一多就显得拥挤。

我掀开白被单,床上仰面躺着一具一-丝不挂的女尸,毕竟是模特,身材自然非常好,脸蛋长得也很标致,不过死人在我眼里跟物品没什么区别。

我戴上橡胶手套,翻开尸体的眼睛看了一下,然后用手指压了压皮肤,又活动了一下她的膝盖和肘关节。最后说出我的结论,角膜轻度混浊,没有出现尸僵,皮肤下面有血荫形成,但是指压会消散,死亡时间应该在两到三小时。

邢队长点头,说这和伍法医的结论是一样的,伍法医现在不在场,他跑到医科大附属医院借了间试验室,正在化验现场找到的几粒药片!

我注意到尸体的血管呈暗褐色,指甲青紫。

仵作也是会验毒的,古代的仵作用银针验毒,被今天的人嘲笑为伪科学,其实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银和砷能发生化学反应变成黑色,三氧化二砷就是众所周知的砒霜,在古代是常见的毒药。

随着时代发展,新的毒物不断涌现,仵作作为一门传承千年的科学也在不断的发展,《断狱神篇》里面原本记载了两百种毒物,到我爷爷这一代增加到四千六百种!但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有毒物质有三万多种,我只能说在验毒这方面仵作的手段有点捉襟见肘,这也可以是我的一大弱项。

不过万幸的是,这模特所中的毒我已经得出了一个大致的猜想,现在要做的就是去验证。

我叫王大力帮忙把尸体翻一翻,看看有没有外伤和中毒体征,王大力搭手的时候面红耳赤,我低声喝斥他道:“死人还脸红,你他妈有恋尸癖吗?”

王大力尴尬道:“卧槽,这一-丝不挂的,哪个男人看了不脸红,你怎么就能这么淡定?”

我仔细察看死者的后背,漫不经心的道:“因为我和你看的地方不一样。”

看完之后,我取出听骨木听死者的内脏,毒药无论以任何方式摄入体内,最后都会停留在某个器官上面。比如汞会入肾,砒霜入肝,乌头进消化系统,蛇毒则是直接把人的血液凝住。

《断狱神篇》上有一套五行毒经,中医将人体的心肝脾胃肾用五行来表示,仵作借用了这个学说,将五花八门的毒药进行归类,方便辨认!

通过听音辩骨,我感觉死者的心脏非常僵硬,心里已经有了眉目,于是借了一根针管,从死者身体上抽了一管血。

从死人身上抽血比较困难,针得扎进静脉里面才能抽到,还好这模特比较瘦,血管很明显。

然后我拿出带来的药水,把一滴血滴进去,只见血滴在药水中丝毫不扩散,形成一个液滴状,慢慢悬浮到中间靠下的位置不动了,现场诸人同时惊呼了一声。

王大力叫道:“阳子,这是什么魔法药水啊?血竟然能浮在里面。”

我解释道:“这种药水叫作‘如血’,它的密度和人血是完全一致的,把中毒者的血滴进去,通过血滴悬浮的位置,就大致能看出来是中的什么毒。”

王大力搔头道:“这怎么看?”

“这里面自有一套门道,比如中蛇毒的人血会沉到最底下,中毒气的人血会悬浮在上层。”

“那这个血应该是中了什么毒?”王大力问道。

“等下,我还得最后验证一下,给我取个棉签过来。”我说道。

中毒的事情不好乱说,必须百分之百确定才行。我接过棉签,掰开死者的隐秘部位,把棉签插进去取出来查看上面的液体,在场不少人都看得直皱眉,虽然他们是警察,但不代表心理素质就过硬。

王大力见我看的投入,小声催促道:“阳子,阳子,你快点搞完啊!”

“等下,我有些发现!”

验分沁物的时候我发现死者阴-道内有些异常,全然没注意到周围的异样眼光,用棉签扒开那里,发动洞幽之瞳往里看。

看完之后我拿起垃圾桶检查了一下,然后又在屋里四处走动,当我看见柜子上的一样东西的时候,瞬间茅塞顿开。

原来如此,这种下毒手段太巧妙了,我隐隐觉得,这案子不普通!

至此,我对死者中的毒,和怎么中的毒已经了然于胸。回过神来,发现周围人看我的眼神就跟看疯子一样,邢队长客气地问道:“宋阳,你验出来了吗?”

“嗯,死者中的毒是……”

我正要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大着嗓门笑道:“各位,我已经把毒物验出来了!”

邢队长惊讶道:“伍法医,真是太巧了,我们这边也刚刚验出来。”

“谁验的?”伍法医大惊失色,皱着眉头看着我道:“啊,我认识你,你不是上次刁难老秦的那个小仵作吗?邢队长,你怎么把他弄来了,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技术啊!”

我刁难秦法医?我心说这是哪跟哪啊,一定是秦法医在背后颠倒是非,给我扣了顶大帽子。

邢队长有些尴尬:“伍法医,我不是不相信你,还不是为了能尽快破案吗?”

伍法医怒道:“那你就请个仵作来当跳梁小丑?他们仵作拿什么验毒,银针吗?别笑掉我大牙了!”然后对我说道:“小子,你验出来是什么毒,说来我听听!”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