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伍法医的挑衅我置之不理,见我不鸟他,伍法医走过来吼道:“喂,问你话呢,哑巴了!你验出来的是什么毒。”

我冷冷的道:“我要是说了,你再照着说一遍,岂不成你验出来的了?”

伍法医一阵大笑,震得我耳朵都疼:“我堂堂法医还会抄你的不成?那这样吧,咱俩各自把自己验出来的毒物写在手心,一起打开,看看谁对谁错!”

我点点头:“好啊!但如果你验错了,得给我道歉。”

伍法医不屑道:“没问题,当众磕头都行!”

我立即说道:“这可是你说的!”

伍法医丝毫不在意,看来他对自己的化验结果很有自信:“那要是你错了呢?”

我毫不犹豫的道:“当众给你磕三个响头!”

伍法医大手一挥:“大家都听见了吧?我伍岳今天不为别的,就为了替现代法医争口气,证明古代仵作是门伪科学!”

邢队长小声提醒:“伍法医……”

但他丝毫不理会,这伍法医性格火爆,倒也豪爽,不像秦法医那么阴险,秦法医那种奇葩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不过一口一个伪科学,令我格外不爽,我回敬道:“现代法医确实了不起!但你未必能代表它。”

此言一出,现场不少人偷偷笑了出来,伍法医涨得脸颊通红:“我当法医二十年了,有双博士学位,小子,你说我没资格代表现代法医?那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古代仵作?你掏个仵作资格证给我看看!”

我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资格证,就是破过五六桩案子而已。”

伍法医的脸更红了,他大概知道我不到半年破了七桩案件,破案率达到百分之百,这个数字哪怕是公安厅的首席法医都可望而不可及的,于是梗着脖子道:“那不好意思,你今天要在这里栽跟头了,小李,拿支笔来!”

我们各自取了一支记号笔,在手心上写下答案,王大力小声嘀咕道:“宋阳,你这次有点玩大了!人家可是用仪器验出来的,你就对着尸体摸摸捣捣,能有仪器准?”

我斜了他一眼道:“注意措辞,什么叫摸摸捣捣,你放心吧,他验的一定是错的!”

王大力仍然不放心,其实我听说伍法医去验药片就知道他方向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正因为大家都相信仪器,所以他才信心满满,觉得自己验的是正确的。

写完之后,伍法医亮出自己手上的字,上面写的是‘罂粟碱’,他说道:“死者的死因是摄入过量罂粟碱,中毒原因是这板药!”

随即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板药来。

富二代立即激动起来:“这不可能,这药我也吃了!”

邢队长警觉起来:“小子,你还吸毒?”

“不……不是的,那是崔情药,我从韩国买的,不知道里面什么成分。”富二代支支吾吾的道。

伍法医摇晃着那板药,问道:“你们各吃了几片?”

“我吃了一片,小雯吃了两片。”富二代答道。

我摇头冷笑,真是大错特错!

伍法医说道:“瞧,这下水落石出了,死者就是过量摄入含罂粟碱的药物,导致心肺衰竭死亡。宋阳,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冷冷的问道:“有几点疑问,罂粟碱的致死剂量有多大?为什么两人都吃了药,一个完全没事,另一个直接死亡?”

“致死剂量是……”伍法医一听,突然流下冷汗,他自己大概都意识到了,就算这药片是百分百的纯罂粟碱,两片药能有几克重?根本达不到致死剂量,古人吞生鸦片自杀至少也得吞二两。

而且罂粟碱确实有壮阳功效,毒品离我们的生活并没那么遥远,许多麻辣烫为了让客人吃上瘾,会把罂粟壳当香料用,我们经常喝的可口可乐里面据说也含有微量毒品,但其配方全球只有三个人知道。

伍法医一定是从药里化验出罂粟碱,以为找到了突破口,没有多想就跑来炫耀。

见伍法医半天不说话,邢队长问道:“伍法医,怎么了?弄错了吗?”

“我……我可能是搞错了!”伍法医话锋一转,指着我道:“不过他也不可能验对,啥仪器也没有,我不相信他能验出来。”

我摊开手掌给众人看:“其实真正的死因是亚硝酸盐,这是一种常见毒素,致死剂量为三克,能溶解于水,因为亚硝酸盐的口感和外观都与食盐极其相似,所以曾经发生过不少将亚硝酸盐当作食盐误伤中毒的事件。这种物质也是一种心血管药物,在各大医院都可以弄到。”

众人同时一惊,伍法医仰天大笑:“你咋验的,用嘴尝的?”

我淡淡地解释道:“亚硝酸盐的中毒迹象为血管变成暗褐色,嘴唇和指甲附近出现紫疳,另外会有微量尿液渗出,你可以自己看看尸体,或者用你的牛逼仪器验一下。”

伍法医突然间冷汗直流,我相信他作为一名资深法医,这些体征不可能没注意到。但许多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法医验毒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抽一管血一验一个准,而是需要一项一项进行比对!人平时摄入许多化学物质,加上死后尸体腐烂形成一些毒素,验毒可以说是一项超级精密的工作。伍法医吃亏就吃亏在他的豪迈性格上,他当法医可能很称职,但验毒就不怎么行了。

邢队长问道:“那这毒是怎么进入死者身体的?”

我说了三个字:“避孕套!”

“什么?”在场众人同时一阵大惊。

我说道:“凶手把毒涂在避孕套的外侧,悄悄放在宾馆里面,女人阴-道内部有一层粘膜,是可以吸收药物的,所以在他们办事的中途就突然毒发身亡了。”

邢队长朝柜子上看了一眼:“可是这里摆了三盒避孕套,凶手怎么知道王公子会用哪一个?难道三盒都下了毒。”

我问那个富二代王公子:“你当时为什么会挑这一盒?”

王公子一脸震惊,半天才恍过神来:“我记得有一盒包装破损了,还有一盒看着脏兮兮的,我当时没想太多就拿了这一盒。”

这就是答案,凶手心细如针,故意布下这样一个局,让王公子在潜意识里挑中下过毒的那一盒!

邢队长皱眉道:“也就是说,凶手故意要设局陷害王公子,可是有一点说不通,假如他从外面买了避孕套,计划岂不是就失败了?”

我还是把这个问题抛给王公子,他回忆道:“我今天没打算开房的,结果小雯突然打电话说想那个了,房间都开好了,我就匆忙赶过来。我当时还纳闷,咋跑这破地方来开房?然后我们就叫了一份外卖吃,吃完就开始滚床单,后来就发生了那样的事……”

我突然有一个猜想,死者之前会不会是打算跟别人有鱼水之欢,但不知因为什么没约成,就把王公子叫来作为替代。

我问道:“小雯是你女朋友?”

王公子尴尬地答道:“不算正式的。”

“怎么说?”我问道。

“这么说吧,她是我许多女人中的一个,我也是她许多男人中的一个,我俩属于逢场作戏。”王公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恍然大悟:“泡友啊!”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