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菜端上来之后,孙冰心问我:“对了,宋阳哥哥,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我说道:“没有啊,你呢?”

她叹息一声:“跟以前一样,是个只知道埋头读书的乖乖女,哪有时间谈恋爱。”

我问道:“有不少男生追你吧?”

“才没有呢!”孙冰心红着脸低下了头。

王大力插了一句:“好巧哦,我也是单身哎。”

孙冰心礼貌地回应了一句,然后就没下文了,王大力只好埋下头继续吃饭。毕竟是在女生面前,我俩虽然都饿了,但吃得却很斯文,孙冰心不停地劝我们吃这个吃那个,把最大的肉块夹给我,我一个劲说够了够了。

她夹起一筷子红烧肉的时候,我突然注意到菜盘子里有东西,说道:“等等,这菜不对劲。”

孙冰心低头一看,愣了一下,然后尖叫出来:“苍蝇!”

菜盘子里面有一只死苍蝇,但和寻常所见的不太一样,是一种青色的小蝇,王大力不屑地道:“瞧你俩大惊小怪的,都大四的人了,菜里有虫挑出来接着吃呗。”

说着他用筷子去挑那只死苍蝇,我冷冷的道:“这苍蝇不是一般的苍蝇……”

王大力嘴里鼓着饭菜,一脸茫然地问道:“那是几般的?”

孙冰心道:“这是青头蝇,死人身上才会有的。”

一听这话,王大力一阵恶心,鼓着嘴要吐,又顾忌孙冰心在场,于是以冲刺的速度跑到旁边一个垃圾桶,狂呕不止。

吐完之后他一边擦嘴一边回来:“我们刚刚吃的肉是死人身上的吗?”

我夹起一块肉闻了闻:“是猪肉。”

孙冰心说道:“也许是死猪肉,哪有那么巧就是死人?”

我觉得猪肉挺新鲜的,便说道:“我们去看看!”

来到窗口,我开门见山的问道:“师傅,让我们进去调查一下,我怀疑你的工作间里有死人。”

正在炒菜的师傅大咧咧地道:“有意见去投诉本上写……啥?死人?真新鲜啊,你们这帮学生整天说我炒的菜里有头发、有钉子、有菜虫,头一次听说有死人的,你吃到啥玩意了?”

听炒菜师傅这口气,完全没把我的话当真,我亮出刑事顾问的证件,当然只给他看了一下封皮,炒菜师傅立即紧张起来:“警察同志,我这里真没有死人啊!”

“让我进去看看。”我说道。

“行行!”炒菜师傅连连点头。

孙冰心要过我的证件看了一下,羡慕道:“好有范啊,宋阳哥哥,你是正式编制吗?”

我笑道:“编外人员。”

她不忿道:“你都破了七桩案子,还没入编?我回头给我爸说一声,给你弄个警察编制,再佩把枪就更帅气了!”

我说道:“低调点好不?局长大小姐,孙叔叔不是没和我说过,是我自己不想当的。”

我们走进后厨,炒菜师傅领着我们到处看,里面堆的都是一些蔬菜、肉类、大米,我注意到旁边有扇小门,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炒菜师傅道:“休息间,我平时不用的。”

“那谁在用?”

炒菜师傅解释道:“我这里有个勤工俭学的小姑娘,平时在这里面换换衣服什么的,她每天都过来,不过她今天没来,也没请假,可能是有什么事吧。”

我叫炒菜师傅把门打开,炒菜师傅说钥匙不在他这,于是我借了两根铁丝,三下五除二地将锁打开,把孙冰心都看呆了。当我拉开门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嗡嗡的声音,叫所有人退后。

打开门的瞬间,一大片青头蝇嗡嗡飞出来,我下意识地用手遮挡了一下,然后听见炒菜师傅尖叫一声。定睛一看,窄小的休息间有一具全身赤-裸的尸体,身体完全是皮包骨头,皮肤已经变成了棕褐色,它面朝下倒在地上,一只手向前伸着,从它背后的长发来看,应该是个女生。

本以为孙冰心会吓一跳,可是她竟然很冷静,就是瞳孔微微放大了一下。倒是王大力特别不淡定,嗷的一嗓子赶紧躲到我后面,我责备道:“瞅你那出息,女生都不如!”

王大力舌头打结地道:“这……这是僵尸啊!”

我给黄小桃打了个电话,叫她马上出警,然后问炒菜师傅这是不是那个勤工俭学的小姑娘?

结果发现人没了,原来他倒在一堆大白菜上,直翻白眼,完全吓晕过去了,从这个反应看他跟这桩凶案应该没有联系。

我的工具还带在身边,准备先验尸,戴上橡胶手套的时候,孙冰心说道:“给我一副!”

我摆摆手:“你到外面等会。”

孙冰心撅着嘴说道:“不嘛,我也要跟你一起验尸!别忘了我是学什么的,试验室里的尸体我可见多了,有些还是枪毙的犯人,脑浆子白花花地流在外面,我还不是照样解剖?再说了,你当年跟我讲什么宋慈留下的绝学,我早就想见识一下了,这个机会我怎么肯放过?”

我当年是年少无知,跟孙冰心胡乱吹嘘,王大力纠正道:“孙大小姐,我才是阳子的助手。”

孙冰心道:“那助手,给我拿副手套过来!”

王大力一阵无语,我叫他拿副手套过来吧,孙冰心的性格我了解,这事竟然让她撞上了,我肯定赶不走她。

验尸的原则是尽量不要搬动尸体,但休息间面积狭窄,一个人进去都困难。于是我就叫王大力铺开一层防水布,先把尸体搬出来,特意注意不要破坏尸体的姿势,搬运的时候我发现尸体非常的轻。

孙冰心检查了一下尸体道:“肌肉已经溶解了,死亡时间应该是三到四天。”

我立马摇头:“大错特错,死亡时间不到一天。”

孙冰心大惊:“可是你看尸体都成这个样子了?”

我笑道:“这是常识啊大小姐!刚刚炒菜师傅说她每天都来,只有今天没来,死亡时间怎么可能有三到四天?”

孙冰心吐了吐舌头:“是我太死板了。”

我命令道:“你再确认一下死亡时间,要具体一点。”

我有意想看看孙冰心法医学的怎么样,要是只知道照本宣科,那我可不能让她跟着瞎掺和。

孙冰心把尸体翻过来,检查了瞳孔、尸僵、尸斑三项指标,问我有没有体温剂?仵作测肠温是直接用手指插进去量,我倒不是嫌恶心,主要是怕别人看着恶心,所以袋子里也备了一个。

孙冰心借过体温剂测了下肠温,然后一脸震惊地说出结论:“死亡时间为十到十二个小时。”

我满意的点点头:“这下才对。”

她说道:“可是你看尸体的肌肉完全溶解了,这怎么解释?”

我答道:“这是个疑点,应该与死因有关,你再仔细看看死亡原因。”

孙冰心反复检查尸体,她头发太长,我怕沾到尸体,叫她等等,摘了手套用一根皮筋替她扎住,孙冰心嫣然一笑:“谢谢宋阳哥哥!”

王大力看着这一幕,作了一个单身狗抹眼泪的动作,我装作没看见,扎个头发还大惊小怪的?我跟孙冰心认识又不是一两天了。

她检查的时候,我也在用洞幽之瞳观察。我心里已经有了结论,全身没有明显外伤,但是大腿上有一个小针眼,显然是中毒身亡。

孙冰心最后松了口气道:“应该是中毒!”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