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了炒菜师傅几个问题,他可能头一次被调查,紧张得不得了,连声说这命案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据炒菜师傅说,小丽是个很爱美的女孩子,整天问她的脸是不是有点胖,腿是不是有点粗,手好不好看?还经常关注一些美容产品。

小丽家境不怎么好,在这里勤工俭学有两年了,有一段时间炒菜师傅发现她的脸变瘦了,小丽得意洋洋地说自己有秘密武器,搞了半天就是从网上买的肉毒杆菌。

网上卖的肉毒精华只要两百块一瓶,去整容医院打一针要花上千,小丽是学医的,就自己动手给自己打塑形针。这整容是有瘾的,尤其女孩子天生爱漂亮,小丽几乎把所有的生活费和工资都拿去买这种针,每天就吃馒头、方便面,炒菜师傅都看不下去,偶尔给她炒个菜补补营养,还劝她说这玩意别打太多,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丽还笑他什么都不懂。

炒菜师傅说这些的时候,我一直用洞幽之瞳观察他,确定他所言属实。

孙冰心叹息道:“女为悦己者容,一个女孩子要是疯狂地整容或者打扮,十有是有心上人了。”

炒菜师傅连连摆手道:“那人肯定不是我,不要联系到我身上!”

一般人对命案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生怕与自己有半点联系,我问道:“她有男朋友吗?”

“没有。”炒菜师傅答道。

“那喜欢的人呢?”我继续问道。

炒菜师傅回忆半天:“好像有一个暗恋的人吧?也不知道是谁,你要不去她班上打听打听。”

我说了句“谢谢配合”,师傅为难道:“那个……死人能先弄走吗?我还要炒菜呢!”

我说道:“要不你先下班吧,这里是命案现场,肯定得封锁几天,我回头和校领导说一声。”

炒菜师傅一听下班很高兴,脱了制服就走了,这人跟命案关系不大,不需要让警方再问一遍,纯属浪费人力。

我们在食堂里等候,那桌饭菜已经被收走了,孙冰心跑去一个窗口买了几个煎饼果子回来给我们垫垫,王大力刚见过尸体一点胃口也没有。

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声,黄小桃领着一帮警察进来了,我说道:“小桃,怎么来这么晚,我尸体都验过了。”

“我正在办另一桩案子,被你突然叫来,加上中午又堵车。”黄小桃的视线突然移向孙冰心:“这姑娘是谁啊?”

孙冰心自我介绍了一下,黄小桃瞪大眼睛:“你是孙局的女儿?”

孙冰心不高兴地道:“什么叫‘孙局的女儿’,我不是谁的附属品,宋阳哥哥喊你小桃,你是黄小桃吧?我爸经常跟我提起你,夸你办事利索,一个人顶一个队。”

知道上司背后夸自己,肯定都很高兴,黄小桃不好意思地道:“你爸过奖了。”

我把案件的情形和验尸结论简单说明了一下,黄小桃笑道:“可以啊,连化验都直接省了,太省心了,我以前老是叫你来当警察,现在觉得你还是别当警察好。”

“为什么?”我问道。

“不然得有多少警察失业啊!”黄小桃叹息道。

我也笑了下,孙冰心突然问道:“小桃姐姐,你们俩是那种关系吗?”

冷不丁地听到这样一句话,黄小桃当即摇头:“不……不是啊,我们只是搭档!”

孙冰心用手抚了抚胸口:“哦,那我就放心了!”

黄小桃听见这话脸色很难看,我问孙冰心:“什么叫那你就放心了?”

“没……没什么。”孙冰心红着脸垂下头。

黄小桃叫人进去调查取证,又派了几名警察去小丽的宿舍和班上调查一些情况,对我说道:“最近有点怪啊,已经连续出现三起投毒案了。”

原来她目前正在侦办的案子就是一桩投毒案,死者是一名白领女性,所中的毒是氰化物,黄小桃觉得没太大难点就没通知我了,怕我提不起兴趣。但是凶手投毒的手法比较‘别出心裁’,死者生前患有胃病,每天吃药,凶手就调包了她吃的药,用三层胶囊包着毒药,死者服药后三个小时突然毒发身亡。

邢队长办的那起避孕套投毒案她刚刚已经听说了,算上我们偶然遇见的这一起肉毒杆菌杀人案,短短一个星期内就出现了三起投毒案。

我随口问道:“那个女白领长得漂亮吗?”

黄小桃唏嘘道:“漂亮,正是你喜欢的长发萌妹!”

说着,眼神还往孙冰心瞟了一下,这个典故孙冰心不知道,她兴奋地道:“宋阳哥哥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

我连连否认:“别听她瞎说。”

我明显感觉黄小桃在吃醋,这事回头得好好解释一下。

接着讨论案情,我说道:“三起投毒案,死者又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我觉得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黄小桃点头道:“我负责的那起案件查了一圈没查到死者跟谁有仇,看来确实是连环杀人!南江市还没平静几天,就又暗潮汹涌了,我回去就申请成立专案组,宋阳,你也一起来吧!”

孙冰心兴冲冲地毛遂自荐:“我也去!我也去!”

黄小桃冷着脸道:“孙大小姐,警察办案,你一个学生不要跟着掺和。”

孙冰心撅着嘴道:“宋阳哥哥不也是学生吗?”

黄小桃道:“他不是一般的学生,他是我们的特别顾问。”

孙冰心说道:“那我也不是一般的学生,我的专业方向就是毒理学,验毒我最拿手了,我觉得这个案子离不开我。”

黄小桃咳嗽了一声:“小王,这里有个学生捣乱,把她轰走!”

那个小警察走过来,孙冰心仰起脸道:“你看清楚我是谁!”

小警察大惊失色:“这不是孙局的女儿吗?”

孙冰心洋洋得意地对黄小桃道:“看你还赶我走吗?”

“姐亲自送你!”

黄小桃直接拽着孙冰心的胳膊拉到食堂外面,孙冰心回头喊道:“宋阳哥哥,你电话多少?”

我头上拉下一道黑线,黄小桃这次好像是真动气了。

她向门口的警察下令不许放孙冰心进来,回来之后冷笑道:“好小子,几天不见就在外面勾三搭四的,看姐回去怎么收拾你!”

我尴尬地说道:“你听我解释,我俩小时候就认识,关系就跟兄妹似的。”

黄小桃哼了一声:“一口一个宋阳哥哥,喊的可真亲热。”

王大力小声道:“小桃姐姐吃醋了。”

黄小桃冷冷的说道:“闭嘴,你也想被请出去吗?”

王大力连忙闭嘴。

现场取证完毕,我们随警车一起去了局里,离开医科大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给孙冰心留个联系方式?不过黄小桃醋劲正大着呢,也就作罢了。

黄小桃这一路都没搭理我,气氛真是尴尬极了,没想到刚到局里,孙冰心像变魔术似地从一辆警车里钻出来,兴冲冲地叫道:“啦啦,我又来了!意不意外?”

黄小桃气得直瞪眼:“谁带她来的?”

从那辆警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王援朝,孙冰心笑道:“我叫王叔叔捎了我一程,我小时候就认识王叔叔,怎么样,这下你没辙了吧。”

黄小桃咬牙切齿:“行,我去跟孙老虎说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