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冰心连连摆手道:“别别,小桃姐姐,我一切听你指挥,别跟我爸说好吗?”

黄小桃冷笑道:“好啊,那我命令你回去。”

孙冰心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撅着嘴:“可我想和你们一起破案嘛,我爸爸是警察,身边认识的叔叔阿姨都是警察,可是从小到大家里人死活不让我当警察,我好想破案抓坏人啊!像宋阳哥哥一样。”

孙冰心委屈得好像要哭出来了似的,这大概是她发自真心的话,这种心情我比谁都能理解,就说道:“小桃,让她一起来吧,冰心妹妹的毒理学确实很扎实,这起案件也许能派上用场。”

黄小桃叹息道:“一起来吧,但你得绝对服从我的指挥,不听命令我立马通知你爸。”

孙冰心高举双手欢呼道:“太好了,小桃姐姐,我就知道你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大好人!”

黄小桃说道:“去去,少给我戴高帽子。”

回到局里,我首先去看了一下那具白领女性的尸体,情形与黄小桃所说的一样,法医已经取出她的内脏进行化验,所以也没什么可验的了。

专案组很快成立了,邢队长那桩案子也被要了过来,我们来到一间大会议室开会,黄小桃把三名死者的照片贴在一个白板上道:“这三名死者一个是白领,一个是模特,一个是学生,三人没有任何交集,唯一的共同点是年轻漂亮,死亡方式全部是中毒身亡,大家对这三起案件有什么意见吗?”

我问道:“早上邢队长有没有调出宾馆的监控录像?”

黄小桃点点头:“有的,监控录像证实上午九点到十点之间,有一名清洁工进入过命案现场,应该是凶手本人。但是据宾馆内部人员反应,当时并没有清洁工来过这个楼层,此人应该是变装混进来的。”

黄小桃叫一名警察去操作投影仪,把那一段视频播放出来,众人一下子提起兴趣。然而监控画面比较模糊,凶手又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作为线索的意义可以说等同于零。

案件处在破冰阶段,众人各抒己见。

有人觉得既然死者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那么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动机可能是求爱未果,因爱生恨。

这个意见不少人赞同,顺着这个思路,有人觉得三人的共同点可能是社交网络,可以调查一下她们的社交账号。

孙冰心头一次参加专案组讨论会,兴奋得不得了,王援朝说道:“三起命案,使用三种毒药,我觉得凶手有一定医药学基础,而且平时可以接触到大量药物,可以从各大医院着手调查。”

这个意见不少人表示赞同,黄小桃分配了一下任务,南江市的医院还挺多,查起来估计得耗费一些时间。

会开完之后,黄小桃问我:“宋阳,你的卜凶术能派上用场吗?”

孙冰心惊讶道:“卜凶术,就是你以前对我说的那个?”

我答道:“是啊,但这案子没办法卜凶!凶手杀人不带感情,目的明确,就是致人于死地,所以没办法推测他的内心。”

黄小桃笑道:“我求助你都成习惯了,这一次看来还是得靠脚查案,那你们几个先回去吧!”

孙冰心失望地道:“这就完了?”

黄小桃说道:“调查取证是一项跑腿活,交给警察办就好了。”

孙冰心问道:“小桃姐姐,你调查了哪些医院?”

黄小桃挨个说了一遍,基本上包括了南江市的各大医院,孙冰心大笑:“哈哈,我就知道你漏掉一个,就是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

黄小桃一惊:“确实,那我自己跑一趟吧!”

孙冰心可怜兮兮地道:“能带上我们吗?求你了,我正好顺路回学校。”

黄小桃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孙冰心聪明伶俐,加上身为局长千金,我感觉黄小桃对她有点束手无策的意思。

我们四人坐上黄小桃的车来到医科大附属医院,这家医院地理位置比较偏,跟医科大隔着三条马路。它在南江市名气不大,孙冰心说这里其实就是医科大学生的一个实习单位,属于半研究性质的医院,一般不接大手术,也没那个实力。

今天是周末,但是医科大附属医院还是比较冷清,我们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医药库调查一下。黄小桃找管库房的人要了药品清单,面对架子上琳琅满目的药品,她有点头大,孙冰心自告勇奋地帮她核实,然后告诉我们这三种药物和库存记录一致,没有缺失。

一听这话,我们基本上就在心里把这家医院排除掉了。

这时,王大力突然叫出来:“哇,鬼啊!”

我被他的叫声吓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女护士在架子上取药。她的右脸上长了一块又大又黑的胎记,几乎覆盖了半边脸,王大力突然一转身看见,就冒冒失失地喊了出来。

女护士大概因为脸上的胎记心理有些自卑,下意识地用手遮挡了一下。我责备了王大力一句,过去道了歉,女护士怯生生地说道:“是我不好,我不该进来不吱声的……你们好像不是医院里的人。”

黄小桃说道:“我们是警察,来查一桩案子。”

“查什么案子?”女护士问道。

黄小桃从手机里翻出三名死者的照片:“请问你见过这三个人吗?”

女护士看了看答道:“抱歉,没见过。”

“打扰了。”

走出库房,大家便商量接下来要去哪儿查,只有我一直没开口,黄小桃问道:“宋阳,怎么了?”

“刚刚那个女护士说没见过的时候,我怎么感觉她好像在撒谎!”我沉思道。

黄小桃问道:“什么叫作‘好像’?”

“可能是她性格自卑,说话的时候遮遮掩掩,所以我也拿不准她到底是紧张还是在撒谎!”我解释道。

黄小桃挥挥手:“任何疑点都不能随便放过,走,去她的科室看看!”

我们向库房管理员打听那名女护士的信息,管理员说她叫曲婷婷,在妇科工作,另外有一个绰号在科室里传得比较广,叫做“青面兽”。管理员一边说一边拍腿大笑,黄小桃和孙冰心对他怒目而视,可能是身为女性对这种嘲笑女性的言论比较反感。

问完之后,孙冰心说道:“谢谢您,二维码大叔!”

管理员是个中年谢顶大叔,脑袋特像二维码,这个绰号实在太贴切了,我和王大力都忍不住笑了。管理员涨红了一张脸道:“哎哎,警察怎么能说这种话。”

孙冰心扮着鬼脸道:“就许你嘲笑别人,不许别人嘲笑你吗?真是双标!”

管理员怒道:“我……我要去投诉你们!”

黄小桃立即打圆场:“这小姑娘是新来的,不会说话,多有得罪啊。”

转过身,黄小桃却笑着对孙冰心说了句好样的!

孙冰心大有打抱不平的好汉架势,感慨道:“我最讨厌听那些男人给女孩子的生理缺陷起绰号,什么飞机场啊,恐龙啊,龅牙妹啊之类的。”然后对我说道:“幸好宋阳哥哥不是这样的男生。”

我一阵汗颜,连声说道:“对对,我平时特尊重女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