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视线落在那张名片上,对黄小桃说道:“你来明的,我来暗的!”

然后给老幺打了个电话,他现在跟我一样是公安局的顾问,他是技术顾问,老幺嫌每次把设备拎来拎去太累,于是还是在自己宿舍干活。

我跟老幺大致讲了一下案件经过,老幺听得很认真,完了问一句:“那个程医生有多帅?”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都忘了他好这口,就说道:“没你帅!”

老幺咯咯笑起来,笑了半天才说道:“小宋宋的嘴真是越来越甜了,夸得我心里都美滋滋的,说吧,有什么事情需要哥哥帮忙的?”

我把名片上的邮箱地址报给他,叫他查一下里面的邮件,盗号这活老幺最拿手,他直截了当的问道:“那报酬怎么算?”

我说道:“你现在是警方顾问,要什么报酬?”

“你不能给我发张破证件就叫我白出力气啊,上次那案子我差点把命搭上,一毛钱没给我!”老幺大诉苦水。

李文佳那案子虽然侦破了,但是由于牺牲了那么多警察,所以没有开表彰大会,只有一场庄重的追悼会,奖金自然也没有。我心想老幺真是个财迷,没钱就不干活。

黄小桃抢过电话说道:“老幺,上次的法国护肤油用得还好吧?”

老幺在电话里激动的道:“好用好用,我用完之后皮肤更白更嫩了,走在街上回头率也变高了,小桃姐姐再给我多弄几瓶来呗!”

黄小桃说道:“那护肤油是限量版,只能弄到一瓶,我回头给你搞一瓶新西兰的护手霜,是我一个海关朋友扣下来的走私货,绝对正品,市值五百欧元,如何?”

老幺连声道:“好好好,小桃姐姐对我真是太好了,爱你哟!么么哒。”

黄小桃把电话给我,得意地说道:“查个资料还有脸要钱,对付这种财迷就该这样!”

我佩服不已,她说的新西兰护手霜一定又是夜市上淘来的便宜货,正所谓一物降一降,黄小桃就是老幺的克星。

黄小桃开车送我们回去,孙冰心在半路下车回学校了,走的时候千叮呤万嘱咐,案件有进展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叫上她。开车之后,黄小桃冷哼一声,对我说道:“臭小子,你给我注意点分寸啊!”

我说道:“你别想多,我跟她纯属朋友关系。”

黄小桃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她是局长千金,千万不能让她遇到任何危险,不然怎么跟孙老虎交代。”

我信誓旦旦地说道:“就这一个案子,下一个案子绝对不叫上她!”

黄小桃面若寒霜的抓着方向盘:“哼,几天不盯着你就给我整了个青梅竹马出来,改天姐买条狗链子把你拴起来。”

嘴上说不是这个意思,结果还是这个意思,我说道:“卧槽,你不会是有那种倾向吧,我可不是s-m!”

我和王大力回到学校,隔日老幺查到一些东西发到我邮箱里,我一看这可是重要线索,就转发给黄小桃。她看完之后在qq上回复我:“老幺立功了!能叫他查查发件人吗?”

这份邮件是匿名发送的,应该是一名女性写给程亚辉的,只有寥寥几个字,说她怀孕了,要程亚辉负起责任。

这也许就是杀人动机,程亚辉怕身败名裂,所以杀掉所有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性,假如真是这样,此人简直丧病到了极点!

我问老幺能不能查到发件人,他说不行啊,那个帐号是新注册的,资料都是乱填的。

我把原话告诉黄小桃,她没回复,大概又在忙。闲来无事,准备搞一把英雄联盟,这时孙冰心发信息过来:“宋阳哥哥,你那朋友好讨厌,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骚扰我,搞得我都没法看书!”

难怪王大力从昨晚到现在没下床,一直捧个手机傻笑,我吼道:“王大力,你在干嘛!”

王大力露出脑袋:“跟孙冰心闲聊呢,我明显能感觉到,她对我有意思哎!”

“你要点脸不,那边都跟我告状了,说你骚扰她,还对你有意思!”我骂道。

“不可能!”

王大力飞快地滚下来,看见孙冰心给我的信息之后悲痛欲绝,仰天长叹:“原来我一直在自作多情!”

我好奇的问道:“你都给人家发啥了?”

他死活不让我看手机,我只好作罢,回头找孙冰心要聊天记录好了。王大力说道:“阳子,这次你可得给我好好助功,其实我是在帮你啊。”

“你怎么就成帮我了?”我纳闷道。

王大力说道:“你跟孙冰心在一起的,小桃姐姐的脸色有多难看你知道吗?作为哥们,我只好牺牲色相,把孙冰心追到手,才能免除你的嫌疑!”

我笑道:“真是辛苦你了!”

王大力说道:“那你还不赶紧告诉我孙冰心平时喜欢啥,有什么兴趣爱好,生日是哪一天?”

我想了想道:“也没啥特别的爱好,就是爱听我讲祖上宋慈破案的故事。”

王大力嗖一声回床上,我问他干嘛,他叫道:“赶紧恶补两集《神探狄仁杰》!”一会他手机里就传来《神探狄仁杰》的主题曲,这小子真是精神可嘉。

我叫上老幺搞了会英雄联盟,一直玩到晚上,中途叫了份外卖,大四生活真尼玛闲。

隔日一早,黄小桃打电话过来,语气急切的道:“宋阳,赶紧来一趟,又出现死者了!”

我一听立马振奋起来,把王大力摇醒,提上一包工具就出发。

黄小桃说话算话,通知我也通知了孙冰心。我俩在公安局门口遇见了,她手里提了一个小箱子,我问那是什么,她笑道:“这是我的秘密武器!”

正是早上上班时间,走进公安局的时候,孙冰心一直躲我后面,怕撞上孙老虎。王大力拍拍自己的肩膀说道:“冰心妹妹,躲我后面,我肩膀比阳子宽!”

孙冰心扮个鬼脸:“才不要!还有,冰心妹妹只有宋阳哥哥才可以喊,其它人不许喊!”

王大力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

黄小桃在停尸房门口等我们,看见我们笑道:“真积极,一说验尸马上都到了,大学生都像你们这样,伟大民族的复兴就有希望了。”

我们走进停尸房,和前三起案件一样,死者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女性,职业为银行职员,年龄二十七岁,她安详地躺在停尸床上,脸上化着淡妆,好像睡着了一样。

死亡时间初步断定是前天晚上,死者平时有下班后泡夜店的习惯,昨晚在酒吧里喝多了就趴在吧台上睡着了。凌晨两点酒吧打烊的时候,服务生叫她起来,结果用手一推人倒了,已经没有了呼吸……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