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老板烟也不抽了,拿出一个小瓶子往手心里倒了几粒药片,正要吃。我立即拦住,她摊开手掌说道:“这是维c片,我天天饭后都吃的!”

我说道:“不好意思,验一下!”

花店老板叹息道:“服了你们!”

孙冰心验完之后确认是维生素c,老板才咽下几片,黄小桃说道:“维c对皮肤好,你挺注重保养的嘛!”

花店老板说道:“不是的,我前阵子得了妇科病,程医生叫我坚持吃维c。”

一听这话我立即紧张起来,大声叫道:“别咽,赶紧吐出来!”

花店老板愣了一下:“怎么……”话说到一半突然用手掐住喉咙,翻着白眼,嘴里直冒白沫,直挺挺地从椅子上倒下来。

我叫王大力赶紧弄肥皂水,自己扶起花店老板,使劲掰开她的嘴去抠她的喉咙。中毒的人牙关咬得特别紧,把手指咬断都有可能,但眼下为了救人我也顾不上了!

抠了几下,花店老板呕吐起来,我把她翻过来放在腿上,让她可以吐得顺畅一些。这时王大力递来肥皂水,我不停地给她灌,又让她吐,反复了许多次。

花店老板仍然神智不清,我四下看看道:“大力,去摘些百合过来,百合能解毒,揉碎了泡在温水里面。”

王大力弄来百合水,喂老板喝下之后,她的气息平稳了一些,黄小桃打了急救电话。

孙冰心不解地问道:“维c为什么会让人中毒?”

我说道:“维c本身没毒,但是遇到另一种物质会立即变成砒霜!”

孙冰心恍然大悟:“砷!”

准确来说,应该是砷的化合物,本身不溶于水,一遇到维c就会发生剧烈反应,转化为砒霜。

曲婷婷的手法太高明了,简直是我平生仅见,由此看来,她现在根本不在附近。

多亏了抢救及时,花店老板应该不会有生命危机,救护车把她带走之后,黄小桃说道:“扑了个空,曲婷婷恐怕已经逃之夭夭了……”

我说道:“花店老板每天饭后吃维c,曲婷婷应该是昨晚或者今天上午下的毒,等她醒了大概能提供一些线索。”

黄小桃说道:“大家都饿了吧,先吃饭去吧!”

黄小桃叫警备的警员先回去待命,让王援朝去调查一下曲婷婷的家庭情况,然后找了一家中餐馆,入座的时候孙冰心抢先一步占了我旁边的座位,笑嘻嘻地看着黄小桃。

黄小桃寒着脸道:“要脸吗?”

孙冰心回应:“要你管!”

王大力说道:“阳子,你现在咋这么抢手呢?给我传授点秘诀呗!”

我只是苦笑,自从花店之争后,孙冰心隐约知道了我和黄小桃的关系,大有挑明了干的意思。我也不清楚孙冰心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反正我夹在中间真难受啊!

吃过饭我们去医院,等到下午五点左右,花店老板醒了。她说今天上午有个女孩进来看花,戴着帽子和口罩,当时她想过去招呼,结果女孩一声不吭地走了。

我问道:“在女孩进店前后,你吃喝了什么东西吗?”

花店老板回忆道:“我在窗台上晾了一杯咖啡!喝完咖啡发现底部有一些白色颗粒,我当时以为是没化开的糖,没太在意。”

毫无疑问,来者就是曲婷婷,她在咖啡里放了砷化合物。

黄小桃叮嘱花店老板好好调养,出了医院,孙冰心问道:“接下来去哪查呢?”

黄小桃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王援朝查到了曲婷婷的住址,但是房东说她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还拖欠了三个月房租。”

孙冰心道:“奇怪,那她平时住哪啊!”

我问孙冰心:“提炼和合成那些药物气味应该很大吧?”

孙冰心点点头:“对啊,气味可不是一般的大,我们平时做试验的时候都要开好几台空调。”

我笑了:“我突然知道为什么我们核对药库的时候没发现缺失了……”

“为什么?”两人同时问道。

“曲婷婷很谨慎,不会直接拿现在的药,她是拿了其它药品自己合成。”我钦佩的说道。

黄小桃说道:“所以她应该住在那种周围没有人的地方。”

“或者地下室!”我补充道。

天色渐晚,王大力提议要不今天就先到这吧?我们都没吱声,因为一个晚上嫌犯就可以逃到很远的地方,可能从此就失去踪影,黄小桃说道:“宋阳,这个时候你要不要拿出些什么神奇手段来?”

我紧皱眉头想了想,其实我早就有办法,但是这手段恐怕有副作用。

如果黄小桃知道我因为这层顾虑而没有施展手段,事后肯定要埋怨我的,所以我还是决定放手一搏!

我说道:“我回趟宿舍取东西,你们几个去医科大附院等我。”

孙冰心说道:“我陪你一起!”

当着黄小桃的面我哪能答应,直接拒绝道:“不行,祖传配方得保密,我一个人回去弄。”

我回到学校,药材其实是现成的,我为了以防万一手上有闲钱就买些药材储备,省得要用的时候抓瞎。我很快把药水配了出来,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我打了辆车去医院大附院。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因为办案,医院大开着门。来到妇科诊室,看见他们几个正在吃外卖,王援朝也来了,黄小桃跟孙冰心有说有笑地在聊电视剧,这两人到底啥关系,让我有些费解。

黄小桃翻了个白眼:“等你半天了!”

我说道:“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药本来就是在晚上用的。”

黄小桃问道:“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我说道:“你还记得演凶术吗?”

黄小桃一听这三个字,脸色立即变了,我说道:“放心吧,这次的药水剂量我掌握得很好,副作用不会太大……”

孙冰心兴奋地问道:“什么什么?”

我大致解释了一下演凶术的原理,今天要使用的是演凶术的另一种手段,让一个人吸入入梦散,‘变成’曲婷婷,还原她白天的行动轨迹。

黄小桃皱眉道:“谁来扮演曲婷婷比较合适呢?”

王援朝道:“我来吧,我这个人抗暗示性强。”

我摇摇头:“这恰恰不行,演凶术需要容易受暗示的人来做!”

我环顾几人,黄小桃一脸抵触,王大力很害怕,孙冰心一脸期待,当下说道:“做个小试验吧,考考大家的眼力。”

我用手做了一个拈头发丝的动作,尽量做得很逼真,问道:“我手上有一根很细的头发丝,谁能看见?”

王大力端详了半天道:“我最近是不是小电影看多了,眼神有点不好?”

王援朝摇了摇头,孙冰心盯了半天,兴奋的道:“啊,我看见了!”

黄小桃直接用手在我两手之间划了一下:“你在骗我们吧,什么都没有。”

我笑着打开双手:“对,我手上什么都没有,这只是一个受暗示性的小测试。”

孙冰心咬着手指说道:“可我刚刚确实好像看见了。”

毫无疑问,我们中间的最佳人选正是孙冰心!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