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出让孙冰心来做演凶术,黄小桃立即反对:“带孙大小姐破案已经很出格了,你还要她干这么危险的事,孙老虎知道不会说你,但肯定得把我骂死!”

孙冰心说道:“别老提我爸,我希望能给专案组出一份力,再说了,宋阳哥哥一定会保护我的,对吧?”

“出力?”黄小桃挑着眉毛道:“以后就赖上我们了是吗?”

孙冰心撅着嘴道:“宋阳哥哥是警队的顾问,我就不能当顾问吗?我好歹是正经法医专业的呢!”

黄小桃不屑道:“你少来了,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早请你滚蛋了。”

两人叉腰瞪眼,我打起了圆场道:“小桃,让冰心妹妹试一次吧,这次的药剂量不大,而且我们四人会全程保护她的,一旦有任何不对劲我会立即叫醒她的。”

黄小桃皱眉道:“就没别的办法吗?”

我说道:“如果想今晚就抓住曲婷婷,这是唯一的办法。”

黄小桃叹息一声,说道:“那你悠着点。”

孙冰心兴奋地拍起手来:“太好了,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从墙上取下曲婷婷的护士服叫她换上,戴上护士帽。孙冰心的身材不如黄小桃有料,但她冰清玉洁的气质和洁白的护士装更配,换装之后俨然是个清秀可人的白衣天使。

孙冰心转了一圈问道:“我像护士吗?”

王大力作了一个抹鼻血的动作:“太像了,你要是真护士,我打断腿也要来你这住院。”

孙冰心笑嘻嘻地说道:“谢谢夸奖!”

黄小桃不屑地说道:“太平公主跟护士装都很搭。”

孙冰心准备发作,我怕她俩撕起来,赶紧劝阻:“抓紧时间干正事!”

我从包里掏出涂了入梦散的木制面具,叫孙冰心戴上,戴上之后她说道:“没什么感觉啊……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半分钟后,她突然不说话了,像木偶一样站着不动。

我对她缓缓说道:“你是曲婷婷,记住,你是曲婷婷。”

说了几遍,孙冰心用梦呓似的声音说:“我是曲婷婷,我爱程医生,可是他从来都不愿意正眼瞧我,他身边总有那么多美女,我要夺走他的心,我要杀光所有喜欢他的女人!”

最后这句话是用咬牙切齿的语气说的,把我们吓了一跳,就连王援朝都下意识地作了一个伸手拔枪的动作!

孙冰心像梦游一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开始整理东西,她整理的东西有一些是不存在的,她就像在表演哑剧一样。孙冰心已经完全进入到角色里面,正在重复曲婷婷做过的事情。

王大力看呆了,低声问道:“她能看见我们吗?”

我说道:“看不见,她现在是白天的曲婷婷。”

王大力问道:“一个人怎么能变成另一个人,这太玄乎了吧,演凶术的原理是什么呢?”

我摇摇头:“不知道!”

宋家绝学一直都是拿来主义,什么东西能够运用在破案上,不管是科学还是玄学统统借鉴过来,经过一代代先祖的探索与积累,最终形成了包罗万象的《断狱神篇》。

演凶术源自古楚国的巫傩之术,是宋家断狱术里最玄妙的一种手法,它适用于情绪波动较大的凶手或者死者,其理论书上没有给出明确解释。

孙冰心收拾完东西,坐在桌前开始写信,和我们早上看见的那封信内容完全一致,甚至连笔迹都完全相同。写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把纸撕了,揉成一团想要扔,想了想,从抽屉里取出打火机把它点着扔在烟灰缸里。

孙冰心怎么知道那个抽屉里有打火机的?我们都不明白,这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只见孙冰心突然站起来往外走,所有人默契地让开路。她一直离开医院,我叫王援朝去开车,万一孙冰心路上要坐车,我们必须有辆车配合她才行。

王援朝开着车慢慢跟在后面,孙冰心像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一样,一蹦一跳地在马路边上走着,途中还停下摘了一朵花。但那株植物已经被人掐掉了上面的花朵,大概是白天曲婷婷摘走的,懂药理的人对植物学往往也有涉猎。

孙冰心把那株植物别在护士服上,继续往前走,我们一路跟着她。走了大概半里路,她站在路边招了下手,王援朝立即停车,她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道:“师傅,去柳州路。”

我,黄小桃,王大力迅速挤到后座上,这一路孙冰心都没说话,嘴里哼着歌,看来我的第一印象是错的,曲婷婷其实是一个内心开朗的女孩。

这时,孙冰心突然说道:“你问我的脸怎么了?”

寂静的车上突然有人说话,我们吓了一跳,原来她正在跟‘司机’对话。

孙冰心继续自言自语:“我生下来就有这个胎记,有人说胎记是上辈子的致命伤,我上辈子大概死得很惨吧!”

说到这里,她咯咯地笑起来,随后语气变得压抑起来:“可能是爸妈嫌我太难看,把我扔在孤儿院门口,我从小就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

她又说道:“不,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可怜!我告诉你个秘密,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他长得好帅好帅呢,虽然其它人都会嘲笑我,但他却会对我微笑,我只要每天能看见他,心里就觉得特别幸福。”

说到这里她咯咯地笑起来,黄小桃叹息道:“可怜的女孩。”

车到了目的地之后,孙冰心付过钱下车,我们四个立即跟上。她来到一片老旧的小区,走进地下室,在一扇门前停下掏口袋,我意识到这里是曲婷婷的临时住所,赶紧向黄小桃借了两根发夹,猫着腰在旁边替她把锁打开。

孙冰心作了一个用钥匙开门的动作,推开门,屋里弥漫着一股化学药剂的味道,刺激得我们差点咳嗽起来。

然而比起嗅觉,视觉上的冲击更加强烈!

屋里有一张简易的桌子,上面摆满作试验用的瓶瓶罐罐,四周墙上贴满了照片和剪报,照片全部是偷拍程亚辉的。大部分都是侧脸或背面,剪报也是关于他的,得了什么奖,参加了什么公益活动。

墙上还挂着一件旧的医生制服,下面放着一些显然是程亚辉用过的东西,圆珠笔、面巾纸,塑料钮扣,几个罐子里还放着头发,指甲。

这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以外,没有任何与生活相关的物件。挤占这间地下室的全部都是程亚辉,曲婷婷在这里看着程亚辉,呼吸着程亚辉,程亚辉就是她的一切,她的全部。

我想,即使是最疯狂的追星族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