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孙冰心站在桌边开始配什么药,由于罐子都是空的,我们也不知道她到底在配什么。

做这件事大概花了一刻钟,我趁这时间在屋里四处打量,一个柜子里面有大量药品的空盒,显然是从医院偷的。

我拿出手机把它们拍下来,这时王大力突然惊呼起来:“阳子,阳子,要不要叫醒她?”

回头一看,孙冰心正在脱衣服!

我说道:“不,让她继续!”

孙冰心并没有把衣服脱-光,而是穿着内衣,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孙冰心,只能事后再弥补吧!眼下我们还没有得到关键线索,绝对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就中断演凶术。

只见孙冰心披上程亚辉的大褂,坐在床上,一只手向两腿之间摸索,两腿夹紧,面具下面发出低低的"shenyin"声。一开始我还不知道她在干嘛,突然间明白了,她在自-慰!

这一幕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都把视线移开,整个过程持续了有五六分钟,孙冰心突然倒在床上恸哭起来,哭得特别凄凉悲切,听得人很压抑。

然后她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把匕首,对准自己的胳膊,我大叫道:“不好,快叫醒她!”

黄小桃立即把孙冰心摇醒,当看见手里的刀,她吓得尖叫一声,刀掉在地上,然后搂着黄小桃大哭起来。

黄小桃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安慰着,孙冰心并不是被自己的危险举动吓哭的,经历演凶术的人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当事人的心境,她是因为同情和可怜曲婷婷而流泪。

孙冰心哽咽道:“小桃姐姐,这女孩真是太可怜了……”

“我知道,我知道。”黄小桃安慰道。

线索虽然断了,但我也不好意思在这种气氛下提起,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孙冰心自残吧?孙冰心哭够了之后,突然站起来拉开一个抽屉,取出一张纸说道:“宋阳哥哥,我刚刚变成曲婷婷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她把纸递过来,是南江市一所孤儿院的志愿者招募启事。

我惊讶道:“莫非曲婷婷去当志愿者了?”

黄小桃说道:“从刚刚的一系列举动来看,她根本没有逃跑的打算,天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去孤儿院会会她。”

离开这里的时候,孙冰心一直没说话,毕竟她刚刚经历了这些,心理可能还没有完全恢复,我说道:“对不起,下次绝对不会再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孙冰心摇头道:“不,这种感觉很奇妙,对我来说也是一段难忘的经历,这个女孩真的好可怜啊!”

黄小桃恨恨道:“可怜也不是她杀人的理由!”

隔日一早,我们几人早早赶到公安局,集合之后驱车赶往那所孤儿院,赶到的时候是上午九点,一群孩子在院子里做游戏,曲婷婷正在帮一个女孩叠纸船,她穿着护工制服,笑得很灿烂。

当看见我们时,她一言不发地走出来,我们来到外面,她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们会来找我的。”

“怎么会想到躲在这里?”黄小桃问道。

“躲?”她摇头笑道:“我没想过躲,这家孤儿院是我小时候呆过的地方,我有空就会来这里当志愿者。昨天程医生被捕,我知道我也逃不掉,在被逮捕之前我想多为孩子们做些事情。”

黄小桃说道:“假如我不认识你,真想不到你会是连杀四人的凶手。”

曲婷婷脸色一变:“四人?花店老板没死吗?”

我说道:“我们抢救及时,她捡回了一条命,不得不说,你的下毒手法太巧妙了。”

孙冰心问道:“曲小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曲婷婷眼神黯淡地说起一切的原由,因为脸上的胎记,她一直以来生活在别人的嘲笑中,没有朋友,也没谈过恋爱,每一天都是黯淡无光,如同行尸走肉般度过。

直到程亚辉的出现,为她的生活带来了一缕光,因为程亚辉是唯一一个会对她微笑,对她说谢谢的男人。

她知道程亚辉的微笑仅仅出于教养,但她就是抵挡不住他的魄力,就像阳光照耀在身上一样,她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但是很快她发现,程医生是个风流倜傥的男人,身边永远不缺女人,而且都是令人嫉妒的美女,她永远是他身边那个不起眼的曲护士,他们平时上班下班,没有一句多余的交谈,就像处在两个空间的人。

她能做的,就是默默收集他的东西,旧衣服、头发、用过的面巾纸,每天深夜默默地思念他,难过到不行的时候就往自己胳膊上划一刀。

说到这里,曲婷婷拉开袖子,上面是一道又一道的刀疤,层层叠叠地覆盖在一起!

她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虽然程医生身边的女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只有她陪伴他的时间最长,每天能看到程医生的笑容就足够了。

大概四个月前的一天晚上,程医生不知有什么烦心事,脾气特别暴躁。当时诊室里只有他俩,程医生叫她脱掉衣服,她怀着激动的心情满足了他,那天晚上对她来说就像做梦一样甜蜜。

可是第二天,程医生对这件事绝口不提,曲婷婷满心的幻想再次破灭了,她知道他当时只是拿她发泄罢了。

后来,曲婷婷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不敢直接告诉程医生,因为程医生一定会逼她打掉的,于是悄悄写了封匿名邮件。程医生看见邮件之后异常烦躁,挨个给五个女人打电话询问了一遍,唯独没有想到她,好像那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极度悲伤之下她突然想到,假如把程医生周围的女人全部杀光,那样的话自己会不会有希望呢?那晚发生的事给了她信心和勇气,程医生虽然像神一样高不可攀,但这位神也是会眷临她的。

于是她将想法付诸实践,她在护理学校的时候,学过三年药理学,花了一点时间稍作准备,重拾以前学过的东西,便展开了她疯狂的猎杀……

曲婷婷用略带兴奋的口吻诉说着这些,她眼里是对程医生满满的眷恋,四条人命完全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黄小桃嘲笑道:“杀光他身边的女人又能怎样?你难道不知道程亚辉是什么品行,没有女人他还会再去找的。”

曲婷婷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就再杀,杀到他在意我为止!为了让他离不开我,我还给他配了那种药。”

王大力说道:“你至于吗?就为了这种渣男!”

曲婷婷突然冲过来,吼道:“不许你侮辱他!”黄小桃立即用身体挡住她,曲婷婷个子不高,可是发起火的样子就像头母狮,吓得王大力直缩脖子。

孙冰心说道:“我能理解你,就算那个人不完美,只要喜欢上了,他就是完美无缺的。”

曲婷婷点了点头,黄小桃说道:“行了,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曲婷婷,你将为你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

曲婷婷冷笑道:“你们逮捕不了我,因为我怀孕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