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说道:“啊什么啊,只是为了查案。”

她把我推到那张床,自己爬了上来,原来是叫我扮演凶手。黄小桃笑嘻嘻地说道:“皮肤真嫩啊,一看就是个雏儿,大爷喜欢,告诉大爷你今年几岁了?”

我叫道:“你也不用这么入戏吧,姿势不对!”

我用听骨木敲敲她的腿,黄小桃立即正经起来,虽然我有点不好意思,但一开始还原犯罪经过,我就浑然忘记周围的环境。

我们尽量还原犯罪时的每个细节,当我用听骨木朝她胸口刺去的时候,黄小桃立即像中刀一样捂着胸口后退,我说道:“不对,你觉得一个黑道老大,在这种情况下遇袭,第一反应是什么?”

“夺刀!”黄小桃第一时间答道。

我说道:“但是他什么都没做,就这样挨了十几刀。”

我跳起来去检查死者的手,黑道老大的手掌很宽厚,我用鼻子闻了闻,有了一个意外发现,为了印证我又在黑道老大头上闻了闻,说道:“凶手曾与黑道老大共浴,死者手上和头上都有相同的洗发香精味道,说明他给凶手洗过头,而且洗得相当仔细,如此亲密的关系,怎么可能会是小姐?”

黄小桃说道:“也许是情妇。”

“不管是什么身份,凶手是怎么遁形的?当时现场处在密室状态,耗子没有撒谎的必要,而且他是从多个渠道打听到的。”

我又检查了一下另外一只手,发现关节处有细微的肌肉拉伤,这种拉伤像是死后造成的。我叫黄小桃从我包里取出木杨水喷剂,在死者手掌上喷了几下,上面出现一些蓝色的痕迹,这是血迹残留。

我指着蓝色痕迹上的纹路说道:“你觉得这像什么?”

“木头?”黄小桃试探性地答道。

我说道:“对,是刀柄!凶手杀完人之后,把刀硬塞进死者手里面。”

手心有血迹,那么手背应该有凶手的指纹!我把一些海草粉吹在死者手背上,指纹确实出现了,但是片断并不完整,一定是死者死后被全身清洗过,皮肤表面的油脂已经洗没了。

但是从手指的长度和宽度看,凶手无疑是个女人,身高也与我推测的一米五差不多,我用手机拍了下来。

黄小桃感叹道:“好可惜啊,这么重要的证据没了,你觉得是内鬼干的吗?什么密室,监控录像没看见人都是他编造的。”

我说道:“眼下我们就事论事,暂时不讨论别的可能性!”

我不知道凶手干嘛要把刀塞到死者手里面,凶手如果有凭空消失的本事,还需要做这种小手脚吗?

我拿出一根注射器在死者身上采集血样,因为死了太久,血很不容易抽出来,只抽到一丁点。我把这些血滴在验毒的药水中,发现血液直接沉到了底部。

黄小桃头一次见我验毒,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死者中了蛇毒!”我答道。

黄小桃皱眉:“怎么又跑出来蛇毒了,这案子好乱啊!”

种种细节在我脑海中拼凑,我一边思考一边自言自语:“不乱,一点都不乱,一切线索都是可以串连起来的,你觉得蛇毒是怎么进到死者体内的?”

“注射?吞服?”黄小桃猜测道。

我解释道:“蛇毒的成分是蛋白质,吞服是没有任何危害的,只有通过血液进入人体才有危害!”

于是我把死者翻来覆去地检查一遍,并没有发现针眼和蛇咬的痕迹。当把死者翻回正面时,突然意识到,蛇毒是涂在刀上的,而且是一种剧毒的蛇,所以死者才会毫无反抗地挨了这么多刀,因为他的神经被麻痹了。

我叫黄小桃把剩下的血样拿回去化验,看看是哪种蛇?就在这时,死者的那玩意突然动了一下,我和黄小桃都看呆了,只见那玩意猛的一抬,竟然射了!

连射了两下,全部射在肚皮上,然后那玩意才安分下来,但是没有变软。

黄小桃脸颊抽搐着,我解释道:“这不奇怪,死者当时处在极度亢奋状态,‘子弹’就在‘枪膛’里,我刚刚翻来覆去地检查碰到了脊椎,引起了神经反射。”

黄小桃笑道:“还好王大力不在,不然不得吓晕过去。”

我们脸色同时变了,王大力去上厕所怎么去这么久?

黄小桃立即给王大力打电话,我给死者穿上衣服盖上白被单,能从死者身上得到的信息就这么多了,深一步的验尸这里没条件做,也不能做。

然而黄小桃打了几遍电话没人接,我隐约听见走廊里传来王大力的手机铃声。

我叫道:“走,出去找他!”

我们来到卫生间,没发现王大力的身影,我叫黄小桃再打电话,结果铃声从一个隔间里传来,原来王大力的手机掉到马桶里面去了。

我低头看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地上有一行血脚印,从步幅和脚长看是个女人的!

我指给黄小桃看,并且告诉她刚刚我看见一个白衣女子飘过去,黄小桃大惊失色:“难道真的是鬼!王大力被抓走了吗?”

我指着一个地方说道:“瞧,那里有一滩黄黄的液体。”

黄小桃问道:“是什么?”

我笑道:“这小子吓尿了!从这位置可以看出,他当时是面对面和‘女鬼’对视,他不是被抓走,而是被吓跑了……”

我们跟着血脚印来到外面,沿途偶尔能看见王大力的尿,这些血脚印很淡很淡,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渐渐的黄小桃就看不见了,又往前走几步,我也看不见血脚印了,但空气中还残留着血味和尿味。

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墙上写着‘焚尸重地,闲人免入’,推门的瞬间我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门内有一扇屏风遮挡视线,王大力尖叫道:“啊,别过来,别过来!”

我说道:“是我们!”

一听见我们的声音,王大力哭了起来:“阳子,你们可来了,刚刚把我吓死了,有个白衣女鬼追着我跑。”

我们转过屏风,看见王大力蹲在一张铁床下面瑟瑟发抖,裤子已经被尿沾湿大半,样子别提有多狼狈了。

我问道:“女鬼呢?”

黄小桃道:“宋阳,你觉得真有鬼吗?”

我笑道:“鬼我们不是没见过,但能留下脚印的鬼你相信吗?我觉得是个人。”

血腥味从另一个房间里传来,我对王大力说道:“你没闻到这么重的血腥味吗?里面有死人?”

王大力脸上都是泪痕:“不知道,我哭得鼻子都堵住了。”

我挥挥手:“走,进去看看!”

另一个房间就是焚尸间,王大力呆的地方是临时停尸间,然而推开门的瞬间一个穿着寿衣的男人便直挺挺地扑向我们……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