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吓得尖叫一声,赶紧后退。

我用双手托住那寿衣男人,他身体硬绑绑的,两手向前伸着,跟僵尸似的,这是正常的尸僵现象,我笑道:“死人有啥好怕的?”

王大力刚刚受了大惊吓,激动地说道:“宋阳,我早就想吐槽你了,你这句话存在很大语病,什么叫‘死人有啥好怕的’,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死人好不好?”

我笑笑,突然发现房子里还有一具尸体,便把男尸推到墙上,大步走进去。

焚尸间里有三个大铁炉子,有两个上着锁,其中一个还在烧,从炉口发出红光,照亮了整间屋子,飘出一阵烤肉的香味。一具尸体要烧很久才能变成骨灰,需要有人监视炉温,时不时还得用铁钎翻一下,好让尸体充分燃烧。

屋子另一侧有张桌子,上面放着没吃完的酒菜,旁边有一个脸盆,里面放着梳子、毛巾、凡士林油等物,脸盆边上还有一个暖水壶。

桌子正前方的地上铺着一卷草席,上面仰面倒着一个男人,右半边脸血肉模糊,两个眼珠都鼓了出来,血顺着右脸颊流进脖子,把棉袄都浸红了。

他旁边扔着一个沾血的烟灰缸,烟头烟灰撒了一片。

从他的装束看,应该是负责焚尸的工人,年龄大约在四五十岁左右,他上身穿了一件棉袄,下身脱得精光,那玩意硬撅撅地挺着,上面还有一些粘液,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亮晶晶的光。

这尸体一看就知道死亡没多久,血迹还没完全干涸,黄小桃用手试探了一下颈静脉道:“我打电话通知局里。”

我问道:“那我们在这里要怎么解释?”

黄小桃说道:“实话实说呗,我们毕竟是来查案的,这事自己人知道就行了,不能宣扬出去。”

我点同意,黄小桃给局里打了电话,叫他们立即派人过来。

王大力埋怨道:“这一晚上真是看够了……”

我瞪了他一眼,用听骨木开始听死者的内脏,死者的脏器没有直接受到伤害,但是胃里面有个血瘤,已经破裂了,可能是打击头破加上摔倒造成的,这可能是直接死因。

人的头部受到猛烈打击后,根本不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马上晕倒,而是会出现强直状态,全身僵直抽搐,嘴角流涎,样子非常可怕!

死者嘴角边有口水,眼珠爆出,应该就是被打击头部造成的。

我取了些海草粉在死者身上吹了一下,发现他的衣服上,领口有清晰的掌纹。我挺激动的,头一次提取到这么清晰的指纹,当即取出手机拍下。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调出刚刚拍的指纹残片与之比较,对黄小桃说道:“凶手是同一个人!”

黄小桃惊讶道:“怎么会这么巧?”

我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嗅闻起来,草席上有一股非常淡的女性体香,当下说道:“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我冲出焚尸间,回到刚刚的停尸间,黑道老大的尸体旁边有一张空床,不是我们刚刚躺过的,是另一边,上面的白被单很凌乱,好像被人随手掀开的。

这个细节我之前竟然忽视了!

我在那张床上仔细地闻,停放过尸体的床上自然有尸臭味,洗衣粉的味道,但无数的气味分子里面却有一些非常微弱的女性体香。

黑道老大和焚尸工人死在同一个人手里!

凶手曾经和死者并排躺在一起!

命案现场没有一个活人!

种种线索在我脑海中汇聚起来,真相近在咫尺,想明白这件事的时候我几乎想放声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时窗外一道强光一闪而逝,是车灯的光,警察不可能来这么快,我第一反应是有人偷了黄小桃的车。

我立即跑出去,黄小桃的宝马车好端端地停在那里,另外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正在离开,它的车牌用红布遮了起来,这辆车太可疑了,很可能与这两桩命案有关。

我叫它停下,对方不理会,我想起黄小桃用空包弹在车上做记号的事情。拾起一块石头,抡圆了胳膊掷出去,砸碎了车的后挡风玻璃。

黄小桃和王大力追了出来,可惜车已经开远了,我把情况大致说明了一下,黄小桃点头道:“等我们的人到了,我叫他们去查这辆车。”

我说道:“另外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谁?”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一具女尸!”我神秘的说道。

这位黑道老大有恋尸的怪癖,那天他一个人在密室里玩弄这具尸体,给她洗澡,可能还打扮了,就像小孩子精心打扮一个洋娃娃一样,然后与之发生关系。

但是没想到,在办事途中女尸突然复活,用事先准备的或者现场找到的一把刀刺死了黑道老大,做完这件事之后,她把刀塞进黑道老大手里,自己又继续装死。

凶手根本不需要遁形,因为她是绝对不会被怀疑的。

当小弟们闯进来之后,看见黑道老大身中数刀,手里握着凶器,完全想不到女尸身上,因此他们才会说,现场一个活人也没有。

老大的尸体和女尸被一起送到了殡仪馆,没想到焚尸工人也是此道中人,见女尸年轻貌美便产生了,深夜把她弄到焚尸间里玩弄!我们在现场看见的梳子、毛巾、凡士林油都是他用来"jianshi"的,梳子是用来给女尸梳头的,毛巾是用来敷她的关节,使她僵硬的身体软化,凡士林油的作用就不用我说了。

其实这种丑闻在殡仪馆并不罕见,焚尸工因为常年与死人打交道,被外人忌讳常年单身,加上他们胆子比较大,看见漂亮的女尸就会弄来发泄一番。在有一些管理不严谨的殡仪馆里,这种勾当完全是工作人员之间公开的秘密!

这具女尸不知道什么原因,再次活过来,抄起烟灰缸就砸死了焚尸工,然后逃了出来。她漫不目的地在殡仪馆内走来走去,期间被我看见了一次,后来又被上厕所的王大力撞见,当作是女鬼。

听完之后,黄小桃沉吟道:“复活的女尸,看来我们之前都想错方向了……”

王大力的表情惨白如纸,他几乎用哭腔说道:“宋阳,这案子太可怕了,我们别查了吧,凶手是僵尸啊!”

我说道:“不,凶手绝对是个人,她只是患有某种假死的怪病,或者是借助药物实现,王大力,你刚刚看见凶手的真面目了吧?”

我和黄小桃同时看向他,王大力拼命摆手:“当时我手机掉到厕所里面了,就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女人影子,什么都没看清,我不知道她长啥样。”

我叹息一声,黄小桃说道:“凶手有同伙吗?刚刚那辆跑掉的桑塔纳会不会就是她的同伙?”

我想了想道:“走,我们回去继续验尸,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