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说道:“可是一个普通女孩,一个黑社会老大,他俩能有什么仇恨呢?难道楚嫣其实是个职业杀手,这也太扯了吧?”

我说道:“去找她父亲调查吧,疑犯都已经在这了,我想离水落石出也不远了……”

隔日,黄小桃又打来电话,说楚嫣的父亲找到了,让我一起过来询问。

我和王大力赶到公安局,黄小桃正在审训室里等我。楚嫣的父亲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挺斯文,落座之后我扫了一眼资料,他的学历很高,以前搞科研工作,后来下海做通讯器材的销售,是个白手起家的白金阶层。

黄小桃说道:“楚先生,可以开始了。”

楚嫣的父亲喝了口水道:“嫣儿这孩子很可怜,生下来就患有这种怪病,医生说她活不过二十岁。其实她母亲也是体弱多病,在嫣儿很小的时候就走了,为了治好她的病我没少操心,这些年她几乎没断过药,输药打针是家常便饭,因为她这个体质也不能去上学,我在家里给她请了家教,不过嫣儿一直很懂事,从来不给我添麻烦,有时候我想到她们母女二人的遭遇,心里一难过就掉眼泪,嫣儿就在旁边安慰我。”

“这段时间她失踪,可把我急坏了,生意也不做,发动了公司所有人四处找她。谢谢你们把她平安送回来,至于什么杀人罪名,我想那应该是单纯的正当防卫吧?嫣儿可以说从小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怎么会与什么黑道老大有矛盾呢。”

我察言观色,断定他所言属实,便问道:“楚嫣有什么朋友吗?”

楚父摇摇头:“她整天不能出门,哪有朋友,要说有的话,也就是当年那个家教了。”

我问道:“男的女的?”

他答道:“一个女大学生,学中文的,那孩子对嫣儿很好,两人以姐妹相称,同吃同睡,后来她家里有事不来了,楚嫣难过了很久。”

说到这里时,他下意识地扶了下眼镜,我察觉到他在家教的事情上好像有所隐瞒。

我递了个眼色给黄小桃,黄小桃请他再喝杯茶,楚父道过谢,喝了口茶,黄小桃问道:“能详细说说这个家教吗?”

“我每天工作很忙,不在家里,对她俩的事情知之甚少……”

我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有点紧张,便说道:“知道多少说多少吧!”

楚父只好道:“那女孩叫萧岚岚,听说家境不是太好,出来打工挣学费,我比较同情她吧!虽然是请来当家教,给的钱也不少,她除了教嫣儿读书识字外,还照顾她,反正我们父女俩都挺感激她的。”

他的微表情出卖了他,他仍然没说实话,但他不是嫌疑人,不想说实话也没办法。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个视线,黄小桃说道:“好的,谢谢配合,你可以回去了。”

楚父不放心地问道:“嫣儿那事会怎么判?”

黄小桃道:“那是法院的事情。”

楚父说道:“她身体虚,不能呆在看守所,我会为她请律师全权代理,希望警方能够谅解。”

黄小桃点点头:“这你放心,情况特殊,开庭之前她可以在家里住。”

“那太谢谢你们了。”说完,楚父便告辞了。

他一走,黄小桃立即让人去查萧岚岚的情况,南江市某大学中文系确实找到一个符合特征的,但是这女孩已经死了!

我俩去了一趟萧岚岚去世的医院,医生调出病历告诉我们,萧岚岚死于颅内出血,其实本来是能抢救的,但是送来的时间太晚了,在救护车上就咽气了。

颅内出血,我沉吟道:“被打击头部造成的?”

医生说道:“是啊,死者应该是被车撞了。”

黄小桃问道:“你亲眼所见?”

医生说那天救护车开去的时候,死者躺在马路边上,不知道是谁打的120,可能是肇事逃逸的司机打的,撞了人又不希望背上人命案。

萧岚岚的尸体早已经火化了,无尸可验,我第一反应是这命案是楚嫣父亲造成的,但这跟黑社会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问医生还记得什么,他支支吾吾似有隐瞒,我说道:“你尽管说,警方会保密的!”

医生这才道:“这事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那女孩被送来的时候,下身和腿上有一些粘液,我虽然不是法医也能看出来,那是男人的婧液。好好的一个女孩,也不知道哪个禽兽趁她昏迷干了这事,唉,真是造孽!”

一听这话,我好像明白了,但又没完全明白过来,一边想一边往外走,对周围的一切置若罔闻。

黄小桃追上我,喊了半天我才回过神,黄小桃说道:“宋阳,你怎么了,跟梦游似的,突然就走了。”

我说道:“把萧岚岚的照片带上,去见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目前被拘留的光头强,我给他看萧岚岚的照片,问道:“认识吗?”

光头强盯了半天才道:“认识认识,我记得她嘴角这颗美人痣,在天香阁上过班。”

我一阵欣喜,就好像脑袋中的拼图一下子组合在了一起,案情完美地对上了!

我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光头强瞪了下眼睛,突然说道:“不好意思,我认错了,这女孩我不认识!”

黄小桃喝斥道:“光头强,给我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把你关进血狼帮那间拘留室里。”

光头强脸颊抽搐一下,仍然嘴硬道:“黄警官,宋哥,我真的不认识她,现在女孩都长一个样,认错是很正常的。”

我问道:“你不希望你们老大的案子真相大白了吗?”

他有些动摇,我又补了一刀:“这女孩是你们老大杀的吧?知道你们老大为什么前阵子一直不顺吗?就是因为有冤魂缠身,不了结这桩冤案他是没法投胎的,只能在阳间永远徘徊。”

光头强瞪大眼睛,黑社会都很迷信,我故意拿这话激他。至于什么‘一直不顺’是我蒙的,当黑社会老大的人,日子肯定过得不太平。

光头强号陶大哭道:“老大,老大,对不起了。”

等他哭够了,把眼泪一擦道:“这女孩不是老大杀的,是我杀的!”

原来萧岚岚家境贫寒,家里有个得癌症的母亲,虽然楚嫣父亲给的报酬不少,可还是不够给她母亲看病的,她一个同学就介绍她到天香阁上班,一开始说是当服务员,进来之后才发现是个龙潭虎穴。

萧岚岚一开始抵死不从,黑社会自然有调教女孩的手段,一番威胁利诱之后她才接受现实,在那地方比卖身稍好一些,只要服务黑豹帮的中上层干部就行了,而且收入确实不少。

在天香阁做了半年之后,有一天光头强在外面受了点气,来这里找女人,萧岚岚来晚一步,光头强心头火起,一个烟灰缸扔过去,萧岚岚当时就昏迷了,用手一探发现没有呼吸了。

光头强吓坏了,黑社会最忌讳的就是背上人命案,不过好在发生在自己地盘,想怎么处理都行。

他抽了几根烟压压惊,把血迹擦抹干净,准备把人弄到郊外埋了。突然心念一动,反正人都死了,而且这小妞长得也还可以,自己也没碰过,不如就送给老大尝个鲜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