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案告破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快被光头强烦死了,隔三差五打电话要请我吃饭,我统统回绝了,他还邮寄了一根大金链子给我,我给退了回去。

更夸张的是,他竟然找了一个妖艳的坐台小姐来学校里找我,虽然刻意地打扮得很清纯,但那股狐狸精的气质根本藏不住,这事被同学们津津乐道了好几天!

以他的身份和所受的教育来说,金钱美女是他能够想出来的最好的报答方式。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无非就是破了一桩案子,我估计他是想拉拢我。

我打电话叫他别再烦我,光头强笑嘻嘻地说道:“宋哥,我这辈子就服过两个人,一个是老大,一个是你,这么难的案子你几天就破了,两个字,牛叉!你这大哥我认定了。”

我说道:“交个朋友没问题,君子之交淡如水,你别搞那一套行吗?再说了,我又不是警察,你拉拢我有个毛用。”

光头强说道:“宋哥你虽然不是警察,但胜过警察。我都打听过了,你在警队里面名头响得很,跟局长称兄道弟的,我不抱你这根大腿抱谁呀?”

原来黑豹帮正在选新老大,人事大变动,光头强作为原老大的亲信想赶紧抱个大腿,能在警界吃得开,他就能在帮派里吃得开。

但我说什么也不能接受他的好处,要不然以后哪有脸见黄小桃?

几天之后,光头强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我正在宿舍里上网,光头强站在门口问道:“宋阳住在这吗?”

他那副尊容一看就是社会上混的,把室友都吓坏了,我站起来说道:“我靠,你跑我们学校干嘛?”

光头强脸色难堪,这时从他后面又走出来一个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耳朵上打着钻石耳钉,虽然一身西装革履,但气质绝对不像普通上班族。

男人冷冷的道:“你就是宋阳?出来聊聊。”

王大力掏出手机,用嘴型问我要不要叫学校保安过来?我摆摆手,我跟人家无怨无仇的,不可能对我怎么样,再说叫保安来又有什么用。

来到走廊我才发现来的不止他俩,还有一帮小弟。

男人拿手拍打光头强的脑袋,看着我道:“听说我爸的案子是你破的?光头强死活不肯说出凶手是谁,所以我才直接来问你。”

原来他是黑豹帮的太子,光头强在他面前动都不敢动,我这时才注意到光头强的嘴角有一片乌青,大概是被揍的。

我听说黑豹帮内部各大势力正在角逐帮主的位置,谁能替老大报了仇,谁就是下一任帮主。光头强大概是良心发现,不想看到楚嫣父女被杀,这才选择了隐瞒。

我盯着太子的眼睛说道:“不好意思,我是参与破案人员,此案是警察局的内部机密,不方便透露!我只能透露一句,令尊的死并非帮派矛盾。”

太子走过来,朝我伸出手,我以为他要打我,没想到只是替我整理了一下衣领。电影里的反派也经常用这一招吓唬对手,太子一看就是个九零后,多半也是从电影里学的。

他轻声道:“你就告诉我一个人,等我当上帮主,送你一套别墅如何?”

我退后一步道:“无可奉告!”

太子只好转头看向光头强:“那么你来说。”

光头强吓得一哆嗦:“太子,我脑袋笨,真的不知道凶手是谁……”

“那我就替你开开窍!”

太子说完作了一个手势,手下立即对光头强拳打脚踢,光头强蜷缩在地上默默忍受,一声不吭。几个刚打篮球回来的男生看见这一幕,吓得扭头就跑。

我看得实在于心不忍,但又无可奈何,光头强确实是条汉子,只要他说出‘楚嫣’这两个字就能免受折磨,但是他拼死也不说。

这个五大三粗的黑道汉子,是真的对天使般的楚嫣动了情,后来楚嫣去世的时候,他每年"qingren"节都会去楚嫣墓前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这些都是后话。

我对太子这番杀鸡儆猴忍无可忍,大喊道:“够了!”

太子做了一个停的手势,阴笑着对我说道:“我知道你是警界中人,我不为难你,但我教训自己小弟总没事吧?”

随即将一张名片塞到我的口袋里:“这是我的电话,明天之前打给我,不然我就把光头强削成人棍,你俩之间总会有一个开口的。”

我回敬道:“如果你敢对他怎么样,我一定会逮捕你!”

太子哈哈大笑,弯下腰拍拍光头强的脸,明知故问道:“光头强,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光头强畏惧地答道:“没……没人,我自己摔的。”

太子挑衅的看了我一眼:“听见没有?你不了解我们黑社会,我想弄死一个小弟,他就算变成鬼也不敢说实话,我们走!”

众人架起光头强走了,光头强回头看我一眼,眼神复杂,既悲壮又无奈,同时又好像在对我说,千万别说出楚嫣的名字。

他们离开之后,躲在门后面的王大力等人跑出来,问道:“宋阳,吓死我了,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摇了摇头,心情无比低落,想了很久才给黄小桃打电话,她听我说明事情原委后道:“这事不好办啊!黑社会等级森严,经常有小弟离奇失踪,我们警方也没办法。”

这一晚上我辗转难眠,一想到光头强正在遭受酷刑,心里就像刀绞一样。虽然我俩不算朋友,但我们是在共同坚守一个秘密,他是太子用来要挟我的人质。

想来想去,我给孙老虎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把光头强解救出来,孙老虎为难道:“大侄子,这事恐怕不行,他们虽然是黑社会,但是没犯法的时候我们不能动他们,警察也不是万能的。”

我说道:“可是他们现在正在折磨光头强!”

孙老虎叹了口气:“假如真有此事,事后可以大力侦破,还他清白,但是我们不能凭一句口头威胁就出警。你想开点,光头强选择了当黑社会,就注定会有这么一天,再说了,他自己也是一个犯罪分子,违法乱纪的事情没少干,你用不着同情这样一个人……”

我心灰意冷地挂断电话,突然意识到现实是被条条框框限制住的,无论你认识局长,厅长哪怕是部长也好,也突破不了这些条条框框。

就像萧岚岚的死一样,没人能够替她声冤,只有楚嫣这样的女孩会奋不顾身的手刃黑社会老大替她报仇!

一夜无眠,隔日早晨起来,王大力刷牙的时候听见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冲寝室里嚷嚷:“宋阳,有你的包裹,你是不是订了海鲜?”

我从床上下来,那是一个塑料保箱盒,外面有些水滴,拿在手上沉甸甸的,里面全是冰块。

我一阵狐疑,我最近没网购东西啊?王大力一个劲催促打开看看,说不定是大闸蟹,九雌十雄,这个季节大闸蟹正肥美。

然而当我打开的瞬间,王大力惊叫一声差点没坐倒在地上,冰盒里面只有一个血淋淋的耳朵。

我盯着这只耳朵看,发现上面有个钻石耳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突然间我明白了过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