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黄小桃先把尸体带回去,然后叫王大力帮我买一些东西,刮刀、骨粉、绿豆粉、熟石灰、鱼胶、针线。

王大力问道:“骨粉是啥玩意,我去哪买?”

我解释道:“骨粉就是动物骨骼磨出来的粉,你到买骨雕的地方弄一点,或者花鸟市场看看,有人用这个东西养花。”

王大力又问道:“那鱼胶呢?”

我说道:“鱼腹部的胶质脂肪,你到卖鱼的地方弄一些。”

王大力答应一声便去了,黄小桃给队里打电话,但是现在派不出法医来,因为黑豹帮和血狼帮冲突还没有平息,法医不光验尸,还验伤。昨晚两帮又大打一架,法医门诊的人全部占着呢。

我无奈的道:“找孙冰心吧!”

黄小桃脸色一僵:“孙老虎知道不得骂我们?”

我说道:“那就直接征询孙老虎的意见。”

黄小桃给孙老虎打电话,说了半天孙老虎才同意,但是有条件,天黑之前必须送她回家,毕竟孙冰心是学法医的,孙老虎再怎么不支持,也知道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实践机会!

黄小桃挂断电话道:“你的青梅竹马待会就到了。”

我嗯了一声,我正在想案子,没心思开玩笑。

我们赶到公安局门口,孙冰心从一辆出租车上跳下来,兴冲冲地说道:“小桃姐姐,宋阳哥哥,这次是什么案子啊?”

我神秘的道:“看了尸体再说!”

孙冰心拉着我的胳膊,高兴得像小兔子一样一蹦一跳的:“这两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快把我闷坏了,谢谢你们叫我来。”

见我俩都不说话,她又问道:“怎么了,你俩表情这么严肃,是不是案子不好破啊?”

黄小桃冷哼一声:“看见尸体你就明白了。”

黄小桃推开停尸房的门,孙冰心看见上面的尸体,先是愣了一下道:“这是人吗?”她毕竟是学法医的,看见内脏和骨骼一下子反应过来,吓得捂着嘴,带着哭腔叫道:“这是谁干的,太变态了!”

我把案情大致说了一遍,孙冰心泪流不止,不停地说道:“这个人太邪恶了,太残忍了!”

等她平静下来,我交代她去验内脏,孙冰心点头答应,换上白大褂和橡胶手套,把用塑料袋装起来的内脏拿到另一张桌上去解剖。

我对着尸体反复打量,思考该怎么做?首先我要剔除掉不属于人的部分,然后按照解剖学把人体拼出来,有缺损的地方用材料给它补上。

仵作经常会面对碎尸案,古人讲究死后留全尸,否则魂魄不得安宁。因此仵作有一套全尸术,既是为了破案,同时也是为了让死者能够安心上路!

我拿起一把解剖刀开始工作,把死者被移植的猪耳、猪蹄、猪尾全部取下来,切开缝合线,把尸体按照人型摆好。最难的部分是把多余的脂肪取出来,液态的脂肪凝固之后就是白花花的一大片,填充的脂肪与原本的脂肪之间有一道清晰的界线,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分开。

看到这个画面,黄小桃有些不适应,我说道:“你要是受不了就到外面呆一会儿吧。”

黄小桃说道:“不,我没事,我一直以为仵作不动刀子,没想到你解剖起来这么熟练!”

“我的手法算业余的了,不信你问孙冰心,多亏这把解剖刀比较锋利。”我笑道。

这时王大力提着一大袋东西冲进来,看见孙冰心也在,喜出望外地道:“孙大小姐,你怎么也来了。”

孙冰心戴着口罩道:“宋阳哥哥叫我来帮忙。”

王大力一看见摊了一床的尸体,脸色大变:“阳子,你咋把尸体碎了?”

我摆摆手:“别大惊小怪的,去弄些热水来。”

我把骨粉、绿豆粉、熟石灰按比例倒进一个铁盆里,等王大力把热水弄来,就往里面倒热水。等冷却一些之后我用手和成面团状,这东西叫作骨泥。

另一个铁盆里放鱼胶还有刚刚刮下来的猪脂肪,用酒精灯在下面加热,等融化之后掺进淀粉,放在旁边冷却。

我用手摸着死者的骨骼,在缺损部位填充骨泥,然后用刮刀仔细修整边缘。骨泥遇冷之后很快就会凝固,用手敲打会发出脆声,摸起来手感与骨骼很像。

做这件事特别费功夫,我时不时还要对照一下墙上的人体解剖图,最后我把死者的盆骨、肋骨、牙齿和鼻梁骨全部修复完毕。

整副骨架并不齐全,缺少小臂和小腿,但这不影响破案。

这时孙冰心已经解剖完毕,她把提取的样本拿到生物技术组去化验了。

我把死者的血肉覆在骨架上,在下面填充鱼胶、猪脂混合物,皮肤用针线缝合。当一副人体慢慢成形,王大力感慨道:“阳子,你还有这手艺呢!简直是大宋提刑官在世。”

我笑笑,继续干活,重点是死者的头部,耗时几乎和身躯部分相等。

人的脸不是单单一张皮,下面有软骨、肌肉、牙齿支撑,我需要不断调整脂肪的比例,最后才把她的脸复原回去。

这时孙冰心推门进来说:“宋阳哥哥,我已经化验完了……”当她看见我手下恢复原状的死者,惊呼一声,说不出话来。

“搞定了!”

我站起来捶了捶腰,前后花了三个小时,差点没把腰累断。

床上此刻躺着的是一具没有四肢、没有头发、没有"shuangru"的女性尸体,身上有一道道缝合线,但是脸部却异常清晰完整,三人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黄小桃说道:“3D复原技术都做不到这么完美,宋阳,你太神了!”

我谦虚的道:“只是对人体构造比较熟罢了,脸部有一定程度是我猜想的,不过不离十。”

黄小桃立即叫技术组的人过来拍照,他们进来看见复原的尸体,个个惊讶不已,然后从各个角度给死者的脸拍照片,之后会与户籍资料库里的数据进行比对,确认死者身份。

我问孙冰心化验出什么了,她拿着化验单说道:“死者年龄大约为二十六岁到二十七岁,b型血,没有抽烟饮酒的习惯。我在死者的肠胃里找到了不少没消化的猪饲料,大概是她饿急了才吃的,但是也有一些没有排泄完的人类食物残渣,可以判断死者最后一顿正常的晚餐是在七天前吃的。死者的所有肺、肾、肝都有一定程度的病变,应该是近期形成的。肝脏病变尤为严重,从里面化验出镇定剂、麻醉剂、免疫系统抑制药物,还有一些玻尿酸和肉毒杆菌残余,基本上都是整型手术中会用到的药物,我已经开出一张具体的药品清单。”

我问道:“这些药物能知道剂量吗?”

孙冰心思考了一会儿道:“可以大致推算出来。”

我说道:“太好了,这是找到凶手和法庭定罪的关键证据,太谢谢你了。”

孙冰心脸上一红:“比起宋阳哥哥做的,我这些不算什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