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王大力捂着腿坐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叫道:“王叔你疯了吗?小桃姐姐,我真是大力啊!”

黄小桃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哪一边,责备道:“就算怀疑也不能动枪啊!人民公安的枪是对准人民的吗?”

王援朝淡淡地说道:“他手上有老茧!”

武警总教头的观察力果然不一般,其实自从假王大力赶到之后他就有所怀疑了,刚刚我对他做手势,叫他制服这个人,王援朝便当机立断,直接开枪。

假王大力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声音也变了:“如果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一个都逃不掉,这身警服也保护不了你们。”

黄小桃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假王大力狞笑起来:“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警花小姐,我奉劝你一句,有些案子可以查,有些案子不该查。我们已经给出了警告,不听警告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黄小桃骂了句脏话:“你不瞧瞧自己的处境,倒威胁起我们来了。”

我问道:“王大力呢?”

假王大力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我不知道,现在应该还活着,但如果我今晚不能活着回去复命,那就不敢保证了……”

突然,王援朝飞起一脚把他放倒,王援朝这人嫉恶如仇,最见不得犯罪分子这么嚣张跋扈!然后用宽大的手掌抓住假王大力的脸,把他的脸皮一把撕扯了下来。

看清此人真面目后,我们同时一惊,他是个光头,没有眉毛,没有鼻子,鼻孔的部位只有两个长长的洞,就像《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一样。

他脸上有些血痕,因为那张人皮面具是用强力胶水粘在脸上的,轻易取不下来。

王援朝把人皮面具拿在手里翻看,递给我,原来是橡胶做成的,我还担心他把王大力的脸皮剥下来了呢。

我问道:“你是一个无面奴吧?”

那人一惊:“你怎么会知道的?”

我冷笑一声:“我们宋家跟犯罪分子打了几千年交道,对你们这些江湖上的牛鬼蛇神比谁都了解。”

无论时代再怎么变化,许多江湖上的隐秘职业仍然不会变,过去江湖上有金,皮,彩,挂,评,团,调,柳八大门派,指的是算命、看相、玩杂技、保镖等等行当。

这些行当都是师徒传承,现在仍然能看到他们的踪影。

无面奴便是其中的一种,他们从拜师之日起就要把鼻子割掉,日夜用特殊的药水洗脸,脸皮柔软得像面团一样,可以易容成任何人,还要练习假嗓子学别人说话。

无面奴中的高手,只需要用手在脸上搓揉几下就可以变成另一张脸,这人学艺不精,还需要借助人皮面具。但是他学王大力的声音和语气倒是惟妙惟肖,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演员。

这种人可以充当刺客,但大多数情况下是易容成别人刺探情报。他们就像影子一样,一生无名无姓,经常因为知道太多被雇主杀掉灭口,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我又问了一遍:“王大力现在在哪儿?”

他答道:“只要我安全,他就安全。”

我冷笑道:“虽然你演技不错,但我还是看得出来你在撒谎,你这种人应该没什么地位可言吧?充其量只是监视我的小卒子,王大力没有当人质的价值,你的幕后老板不会对他有兴趣的。”

他脸色骤变,看来我猜对了。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们真需要一个人质来威胁我们,没有谁比孙冰心更合适的了,既容易制服,又能够牵一发动全身。

我又问道:“你替谁办事?黑豹帮?血狼帮?还是别的黑社会?”

我仔细观察他的反应,看来都不是,无面奴大笑:“井底之蛙,区区黑社会能和我们相比,我们是你招惹不起的势力!”

王援朝突然冲过去拳打脚踢,揍得无面奴惨叫连连,黄小桃喝斥半天才劝住,王援朝被拉开之后,用手指着他怒道:“你再拽一下试试看!”

无面奴咬着嘴唇不敢再说话,明显看出他对王援朝很害怕。

说了半天话,药效快要过去了,我飞快的道:“王叔,把这人带上,我们先查案。”

王援朝答应一声,把他提了起来,那人像鸡崽一样吓得真哆嗦,嘴上还在喃喃:“孔辉是替组织效命的,你们动他,都没好果子吃!”

黄小桃冷笑:“我还就要看看,你的后台老板到底是哪位大神!”

我屏去杂念,专心嗅闻地上的气味,草丛里隐约能闻到一些人身上的臭味和药水的气味。我循着气味一直走,在一条小路边缘发现了轮胎印,和我料想的一样,孔辉要搬运一头猪肯定得开车。

黄小桃对着轮胎印拍照取证,问我道:“要开车追吗?”

我摇摇头:“不用,开车我闻不到气味,但是要辛苦大家随我步行了。”

我在轮胎印附近嗅了一遍,闻到一股特殊的臭味,可能是徐小卉当时在车上失禁了,有这气味就方便多了。我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半小时后来到一片老旧居民区,这时药水的效力已经快要结束了。

我在居民楼下面看到一辆越野车,叫黄小桃把刚刚拍下的照片拿出来比对,果然轮胎印就是它留下的,我欣喜若狂:“孔辉的工作室就在附近。”

无面奴突然开口了,这次他没那么嚣张了,而是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道:“我劝各位收手吧,千万别招惹组织,你们再查下去就回不了头了,他们会追杀你们的,好好活着不行吗?”

王援朝轻蔑地冷哼一声。

黄小桃义正言辞的道:“我自从穿上这身警服就已经有了殉职的觉悟,假如这个世界上真有警察都动不得的妖魔鬼怪,我偏要动一动试试!”

我同样说道:“宋家祖祖辈辈都流淌着提刑官宋慈的血液,你觉得我会怂吗?”

自从爷爷被杀那一天起,我就发誓要将江北残刀缉拿归案,我隐隐觉得这一次无意中碰到的巨大势力,或许与那个神出鬼没的江北残刀有瓜葛。

那人干笑了两声道:“好好,我也不拦着你们了,等你们众叛亲离,痛失所爱的那一天,才会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从她眼睛里看到的是勇往直前的坚定。

我在汽车周围嗅闻一圈,循着那股气味找到一间屋子,用铁丝把锁捅开,门后面正是孔辉的秘密工作室……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