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辉的工作室规格和医院里的手术室差不多,正中间有一张手术台,上面是聚光灯,旁边有一台冰箱,里面全部是整型要用的药物。还有一些放在罐子里,浸泡在药水中的耳朵、鼻子、皮肤,我甚至看到了一整张人脸!

黄小桃随手用手机摄下来,后来发现这张脸的主人是一起失踪案中的受害者。

冰箱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气体罐,上面写的都是英文,应该是整型中用到的吸入式麻醉药。旁边有张桌子,放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墙上挂着手术服,桌子另一头有个消毒柜,里面是手术刀,止血钳等物。

王援朝把无面奴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开始搜抽屉里的东西。我去检查手术台,手术台旁边有些血迹,我用棉棒取样放进证物袋里,如果这是徐小卉的血,基本上就是定罪铁证了。

这时,王援朝说道:“你们看我找到了什么?”

他手里的是一个笔记本,我们凑过去看,黄小桃惊讶地道:“里面贴满了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全国大案……”

当王援朝翻到某一页时,我叫道:“等一下!”

我错愕地看着上面的文字,这是当年江北残刀做的案子,我问无面奴:“你的组织和江北残刀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四个字后,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嘴上却执拗的道:“没关系。”

我顿时暴怒,往他受伤的腿上踢了一脚,吼道:“说!”

黄小桃拦住我:“宋阳,你冷静点!”

我怎么可能冷静,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江北残刀,那人瑟缩着身体道:“我不能说,说了我就没命了!”

我抓起一把手术刀,狰狞的恐吓道:“你不说也会没命,而且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可怕,无面奴吓坏了:“大哥,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一个小卒子,组织的事情我不能说……”

这时工作室的门突然很响地关住了,黄小桃冲过去检查,叫道:“不好,我们被人反锁在里面了!”

我闻到屋子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伴随着咝咝的声音,我四处寻找,发现一根管子正在漏气,那根管子一直接在那瓶吸入式麻醉剂上。

我大惊失色:“糟糕,快点把门打开!”

王援朝过来踹门,但门是往里面开的,怎么踹也踹不动,他踹了几下突然变得无力了。我和黄小桃也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恍惚中我看见无面奴正在咬自己的大拇指。

我赶紧抓起一块医用纱布,想去卫生间接点水捂住口鼻,可是刚迈开步子,突然身体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上。

黄小桃也倒在我旁边,我们的意识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已经完全没感觉了。

“哈哈,我早就说过吧!”

无面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听上去有些沉闷。只见他转到我面前,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我看见他的脸上戴着防毒面具,他把自己的大拇指咬掉了,才得以从手铐中挣脱。

无面奴拍打着我的脸:“宋阳,你刚刚不是很拽吗?怎么成病猫了。”

我说不了话,只能狠狠地瞪着他。

无面奴从王援朝身上取出佩枪,拿在手里把玩:“我要用他的枪杀了你和这女人,然后用这女人的枪杀掉他,再把你们的尸体扔在马路上,看看警察要怎么破这案子,哈哈!”

他打开保险,将枪口对准我。

这时王援朝突然跳起来,把无面奴扑倒在地,手枪走火不知道打中哪里,然后滚到柜子下面去了。

这一扑用尽了王援朝的全部力气,无面奴大骂一声把他踢翻,抓起一把手术刀往他腿上插了一刀,狠狠地拧了一下,疯狂的道:“感觉不到疼,真是便宜你了,我要让你看着自己的内脏被挖出来!”

这时门开了,无面奴一惊,进来的人喊道:“别杀他们!”

我以为来人是救我们的,当听到他的下一句话时,我的心猛然一沉,那人说道:“我要把他们整容成猪,叫他们生不如死!”

来者正是孔辉,无面奴笑道:“这主意好,孔医生上回的杰作我没能亲眼目睹,这次正好观摩一下,开开眼界。”

孔辉冷笑一声:“那女人只是个失败品,正好拿他们三个再磨练技术,相信有朝一日我能用这种手段为组织服务!兄弟帮个忙,把这三人先搬进里屋。”

两人合力把黄小桃抬起来,黄小桃被搬走的时候,拼命想拉住我的手,但我俩全身无力,手指只是碰了一下而已。

里屋传来他俩的对话,无面奴色迷迷的道:“这女条子真不错,孔哥,能让我开次洋荤吗?”

孔辉骂道:“滚开,低俗,在我眼里她就是一块上好的材料,别给我弄坏了。”

这时两人过来搬我,我软沓沓地被抬进里屋,里屋有一张床,一张沙发,以及一台电视,我没看见黄小桃在哪儿。当靠近沙发时我才注意到,沙发垫被掀了起来,原来是中空的,下面的空间足够放两个人。

我和黄小桃被并排放在沙发底部,然后垫子盖上了,周围一片漆黑。我的身体已经麻痹了,感觉不到黄小桃,只能听见她急促的呼吸。

外面传来两人的对话,无面奴呸了一声:“这男人太重了!”

孔辉说道:“把那个锯子拿过来,我把他的小腿先给卸了……”

我心如刀绞,对此刻的无能为力感到沮丧和懊恼。这时沙发垫子掀开一个角,微露出一些光线,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进来,将一颗药丸塞进黄小桃的嘴里,黄小桃无法反抗,外面那个声音悄悄道:“含住,别咽!”

那只手保养得特别好,就跟女人的手似的,可听声音竟然是个男人。

那只手喂完黄小桃,手心一翻又出现一颗药丸,用纤细的手指夹着喂进我嘴里。我用舌头一尝,一股清凉的味道直透脑髓,这不正是辟秽丹吗?

辟秽丹有强力解毒,醒脑的功效,我舌头的麻痹立即解除了,急忙问道:“你是谁?”

“警告你的人!”那人答道。

我继续问道:“你姓宋吗?”

他避而不答:“小少爷,我只求你一件事情,逃出去以后永远忘记这桩案子。”

黄小桃咬牙道:“我是警察!”

他冷冷的道:“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他们杀的警察,数都数不过来,那个组织不是你们能够得罪的。”

黄小桃被呛得说不出话来,他又说道:“小少爷,当年我没能力保护你爷爷,只求你别再冒险了。你是宋家唯一的独苗,你死了,我有何颜面去见宋家的列祖列宗?”

他一口一个小少爷,又提到宋家祖先,我无比确定,他是宋家人。

黄小桃拉了一下我的手,她的身体已经恢复知觉了,她低声说道:“让我们瞧瞧这家伙的真面目。”

我点头,我们一起用手按住沙发垫,猛的推开。

然而那个人刚刚还在说话,眨眼间就像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屋里只有一抹月光从敞开的窗户照射进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