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我们怎么审,假孔辉始终不肯透露半点情报,虽然他什么都不说,经过专业医生鉴定,发现他的脸是几个月前做的整型手术。

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前,这个神秘组织就已经为孔辉准备好了替身!

我确定当晚抓住的是真正的孔辉,他是在看守所缉押的这几天被人调包的,由此推想,看守所里很可能有组织的内应,才能瞒天过海!

这令我感觉到这个组织的可怕与强大,我想他们保护孔辉是不希望自己的秘密泄漏出去。

从审讯室出来,我和黄小桃都心灰意冷,黄小桃叫我先回学校,她会上报这件事,彻查十年内所有可疑大案。

元旦将近,这意味着期末考试也快到了,网吧、饭店里游手好闲的学生变少了,这天孙冰心打来电话,一上来就大哭起来:“宋阳哥哥,我爸出事了!”

我忙问怎么了,她说孙老虎在去武曲市的路上出了车祸,她打不通电话,想去趟公安局了解一下情况。

我俩前后脚到达局里,找到黄小桃,孙冰心担忧地道:“小桃姐姐,你别瞒我了,我爸现在是死是活?”

黄小桃说道:“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孙老虎的命硬着呢!就是撞断了几根肋骨和一条腿,现在正在武曲市的医院疗养,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他。”

黄小桃找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拨通一个网络电话。不一会儿,孙老虎出现在画面上,他脑袋上扎着绷带,脚上裹着厚厚的石膏,看起来跟烈士似的,一张嘴就怒道:“冰心,谁叫你到公安局的,你不是快考试了吗?”

孙冰心哭着说道:“爸,你怎么弄成这样!”

孙老虎答道:“我没事,你瞧,身体好着呢。”说着动了下手,结果扯到伤口,疼得哎哟叫了一声。

趁父女俩说话的时候,我低声问黄小桃:“到底是普通意外,还是蓄意谋杀?”

黄小桃叹息道:“撞孙老虎的那辆卡车没有牌照,上面装满了石子,重量惊人,肇事之后司机立即消失了,怎么看都不像是意外。”

我大惊失色:“谁这么猖狂,敢暗算公安局长?”

黄小桃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件事,孙老虎带着与组织有关的卷宗去找程厅长面谈,结果刚离开市里就出了车祸,这个组织太恐怖了,简直一手遮天!不过孙老虎也是条铁打的硬汉,出事之后并没有打道回府,而是立马联系上程厅长把他送到武曲市接受治疗。”

“两人在医院里见了一面,厅长的意思是暂时按兵不动,这个组织很可能已经渗透到公安机关内部。等年前厅长去公安部汇报工作的时候,再将这件事情报给国家。”

我摇头道:“可怕,简直就像《美国队长》里面的九头蛇一样!”

因为有孙冰心在场,孙老虎并没有在视频里提及组织的事情,只交代了一些日常工作。

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孙冰心心情好了很多,对我说道:“宋阳哥哥,元旦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来我家玩?”

我正考虑要不要答应,黄小桃直接一口回绝:“不行,元旦我爸安排我相亲,宋阳答应跟我一起去的。”

孙冰心问道:“你相亲带上宋阳哥哥干嘛?”

黄小桃答道:“挡箭牌!”

孙冰心可爱一笑:“哈哈,我懂了,那我就把宋阳哥哥借你用用吧!”

黄小桃瞪着眼睛道:“什么叫借我用用?宋阳是你的东西吗?”

孙冰心撅起小嘴:“哼,又不是你的!”说完拉着我的胳膊:“对了宋阳哥哥,难得来一趟市里,陪我去买件衣服吧!”

黄小桃的脸色立马不好看了,我尴尬地被孙冰心牵走,回头招呼道:“元旦见!”

我以为黄小桃的相亲就是去饭店吃个饭,见个人,结果我完全想错了,只有普通人才会这样相亲。

元旦前夕,黄小桃发给我一份电子邀请函,地址在汇都国际大酒楼,元旦当天会有一场规模盛大的跨年派对,主办人是黄小桃父亲,到时会有许多社会名流到场,他父亲准备在那样的场合下,让她和未来的女婿见面。

我一听,立即头皮发麻,我可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我问黄小桃:“那我要不要借身西装?”

黄小桃道:“千万别,平时穿什么就穿什么,相信我,这种场合穿西装去反而会显得很土鳖!”

我说道:“那行吧,到时你多给我打掩护,我可能会怯场。”

黄小桃笑道:“见活人比见死人还难吗?”

我点点头:“你还真说对了!”

元旦这天,室友们集体消失,王大力发短信说他们正在举行单身狗聚会,叫我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今天聚会不叫上我,我回给他一个鄙视的表情。

虽然黄小桃叫我随便穿,但也不能太随便,我就挑了一身新买的夹克衫、牛仔裤、运动鞋。

来到酒店楼下,服务生看了请帖带我来到会场。一走进门,我顿时僵住了,满屋子不认识的人,衣着随意,端着香槟有说有笑,就跟电影里见到的场景一样。

他们戴的戒指、手表、项链无意中透露出,这帮都是有钱人!

而我一个都不认识,在里面尴尬地呆了几分钟。终于黄小桃来了,她穿着一件性感的晚礼服,把身体曲线勾勒得特别惹火,戴着珍珠耳坠,还化了淡妆,像个明星一样光芒耀眼,我诧异道:“你不是叫我随便穿吗?”

黄小桃无奈地耸耸肩:“唉,父命难违,我爸叫我好好打扮一下。”

她指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道:“那位就是我的相亲对象,今晚我爸要在嘉宾面前介绍我俩,我爸就喜欢搞这种形式主义,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一阵苦笑:“你这不叫相亲,叫包办!”

那男人好像有点眼熟,我多看了几眼,突然想起来,这人不是王公子吗?联亚国际老总的儿子,也就是前不久一桩投毒案里的嫌疑人。

我噗嗤一声乐了,这世界还真是小,黄小桃嘱咐道:“你待会一定要装得像一点,我可不想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共渡余生!”

她叫来一名服务生,让服务生去取样东西。不一会儿服务生捧来一个盒子,黄小桃接过,从里面取出一块欧米茄机械腕表,叫我把手伸出来。

黄小桃替我戴上表,我唏嘘道:“你还准备了道具,真细心。”

她摇头笑道:“不啊,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