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那个男人站在冷餐桌边,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香槟,他的脸色惨白无比,没有半点血色,眼神也是飘飘忽忽的。

我把这个发现告诉黄小桃,黄小桃看了一眼道:“这人我认识,是速达快递的老总,陈达!”

我知道速达公司是一家挺有名的物流公司,我平时网购都是这家公司送的货,我说道:“这人有点不正常!”

黄小桃点点头:“他的脸色是有点白,可能是没休息好,或者是吸毒了……”说到这,黄小桃压低声音:“有钱人的圈子乱得很,什么破事都有,我今晚是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我说道:“有个细节你注意到没有,他一直没眨过眼!”

黄小桃停下舞步,定定地朝那个方向看:“真的哎,他好像死人一样,眼睛一点都不动。”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那男人也在往这边看,一群跳舞的人中间突然有两个人站着不动的确很惹眼。

我搂着黄小桃的腰继续转圈,黄小桃悄悄问道:“要不要过去盘问一下?”

我说道:“以你现在的身份不好吧,总之留点神吧。”

这时舞曲停了,嘉宾突然骚动起来,原来是主办人,也就是黄小桃的父亲,黄运鸿到场了。

黄老爷子今年五十多岁,一身得体大方又低调奢华的衣服,看着挺有精神,手里杵根核桃木拐杖,一边走进来一边向大家笑着招手。

上次他被李文佳当作人质劫持,经过一段时间疗养,看来已经恢复得没有大碍了。

虽然黄老爷子年龄不小,但从他的眉宇间依然能看出几分黄小桃的影子,他接过一个麦克风,底气充足地说道:“感谢各位嘉宾能在百忙之中抽空赏光!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事业蒸蒸日上,家庭幸福美满。”

虽然就是一番客套话,但黄老爷子却说得很激昂慷慨,赢得一片掌声。我大概能想象到黄小桃的生活经历,从小要应对各种客人,参加各种聚会,渐渐就磨炼出超高的情商。

我说道:“你爸是个场面人啊!”

黄小桃不屑地哼了一声。

这时黄老爷子作了一个揖道:“今晚的派对呢,一来是答谢各位生意伙伴,二来是小女黄小桃和王剑锋王公子的订婚仪式!”

听到这话我很惊讶,黄老爷子跟黄小桃一个性格,都是雷厉风行,这就订婚了?

黄小桃比我还惊讶,瞪大了眼睛,大声叫道:“爸,我不同意!”但却被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盖过去了。

黄老爷子招手道:“小桃,到爸爸这边来!”

众人的视线齐唰唰地集中向我们,嘉宾们个个面带微笑,不少人在切切私语:“长得真标致!”,“和王公子简直是一对金童玉女,太般配了。”

黄小桃问道:“爸,你不是说相亲嘛,怎么突然变成订婚了,你征求过我意见没有?”

黄老爷子笑着对嘉宾说道:“小女就是这性格,大家不要见怪。”

黄小桃怒道:“什么叫我就这性格,性格再好也接受不了这种事啊,什么年代了你还包办婚姻,你跟王氏集团有合作也不能把我卖了吧!”

黄老爷子道:“别胡闹,王公子一表人材,事业有成,又在美国留过学,这么好的条件配不上你一个小警察?”虽然是责备的语气,但黄老爷子顾及场面,仍然是笑着说的。

我看见黄小桃的耳朵都红了,仿佛即将爆炸,她挽住我的胳膊昂起头道:“是我配不上他,再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黄老爷子瞪大眼睛,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有人大声尖叫:“啊,好多血!”

人群散开,只见一个珠光宝气的富婆倒在地上,身下慢慢溢出一大滩血迹,这帮人平时养尊处优,瞬间乱作一团,甚至把桌椅都撞倒了。

我看见一个人正趁乱往外走,大声喊道:“拦住那人!”

保镖立即反应过来,去抓那个人,那人像滑泥鳅一样甩脱三四名保镖,缠斗中把西装外套也扯烂脱掉了。他一个劲地往外冲,外面很快聚集了更多的保镖,他突然抽出一把匕首,保镖们愣了一下,我注意到这人正是陈达。

保镖们也不是吃素的,抓住陈达的胳膊便将他往地上一摔。陈达落地之后迅速跳起来,快得就像弹起来的一样,朝反方向跑,也就是窗户。

我意识到这人要畏罪自杀,这时只听见‘嘶’的一声,原来黄小桃把晚礼服的裙子扯掉了一大截,冲过去一脚踢在一张长条桌上,桌子滑行了一阵,正好拦住陈达的去路!

陈达由于奔跑的惯性,重重地撞在桌子上,他一声也没吭,而且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始终面无表情,很快三四名保镖从后面追过来,死死地按住他。

保镖们是从血迹上踩过去的,在地上留下几行血脚印,我差点骂出一句脏话,现场都叫他们破坏了!

我赶紧去查看受害者,也就是那个富婆。她是被一把匕首从右侧肩胛骨刺进肺部的,但还剩下一缕微弱的呼吸。我赶忙叫周围的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把她翻了个身,防止血积在内脏内,堵塞气管。

我把耳朵贴在受害者的胸口听了一下,发现肺里有大量积血,受害者已经快喘不上气来了,鼻孔也不停地冒着血泡,要是不抢救的话可能坚持不到救护车来。

我大声吼道:“谁有注射器!”

一个秘书打扮的男人不屑道:“你谁啊,别在这里乱搞,等医生来吧!”

我盯着他道:“如果不急救的话,是等不到医生来,去楼下买个注射器,快点!”

秘书被我盯得气势弱了下去,小声说道:“我这就去。”

一会儿功夫,他便买来一个急救包,我从里面取出注射器,插进富婆的胸口,往外抽淤血。周围人看得真皱眉,不停地嘀咕:“这小子到底是谁啊?”

“是医生吗?”

“把人弄死了他担得起责任吗?这可是荣华药业的老板娘。”

我懒得理睬这些闲言碎语,抽了四管淤血之后,富婆终于可以呼吸了,她微微睁开眼睛,秘书激动地跪在她旁边,拉着她的手说道:“张总,你醒啦!”

富婆气息微弱地道:“我这是怎么了?”

秘书赶忙解释:“张总,你被人行刺了,是这位小兄弟救了你。”

富婆看看我,想要感谢,我立刻阻止道:“先别说话,等救护车来吧!幸好这一刀没伤到要害,不会有大碍的。”

周围的人围过来,说些不痛不痒的关心话,这帮人真是虚伪,出事的时候全部袖手旁观,现在又来表示关心。

这时屋里传来一阵骚动,黄小桃叫道:“宋阳你快过来,疑犯死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