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我在抢救受害者的时候,疑犯陈达被黄小桃和几名保镖带到一旁审问去了,我走过去的时候,一名保镖紧张地解释道:“我就踢了他一脚,也没用多大力气……”

黄小桃骂道:“少废话,当着我这个警察的面殴打嫌疑人,待会跟我回局里解释一下吧!”

我问明情况,原来陈达被抓住之后一声不吭,一名保镖动了气,往他肚子上踢了一脚,陈达一头栽倒在地,然后就没气了。

我摸了下陈达的颈动脉,确实已经死了,手指触到的时候我有种异样的感觉,他的皮肤没有一点弹性和油脂,就好像死人一样。

我把耳朵贴在他胸口听了一下,瞬间大吃一惊,反复确认了几下,又掰开他的眼皮看了一下,活动了一下他的关节。

最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个死人!”

黄小桃不解地说道:“我们都知道啊。”

“不,我的意思是……”

望着周围一众保镖,我欲言又止,这又是一桩诡异案件,还是不要把细节透露出去为好。

等警察来的时候,黄老爷子杵着拐杖过来,刚刚我的一系列行动被他看在眼里,他上下打量我,奇怪的问道:“小伙子,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头一次跟黄小桃的父亲说话,我自然表现得很礼貌:“我家都是普通人。”

黄老爷子点点头道:“看你处乱不惊,想必也挺有能耐的!”然后把黄小桃叫到一边,说了些话。

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黄小桃表现得很激动,不停的大叫:“我的事不用你插手!”,“我不想嫁给他!”

这时警察来了,黄小桃冷冷地道:“爸,我工作去了。”

警察把尸体带走,我俩上了一辆警车,黄小桃冷笑道:“猜到我爸刚刚跟我说什么了吧?叫我跟你分手,为了家族事业牺牲一下,嫁给那个姓王的色鬼。”

我感叹道:“可能在商人眼里,利益永远大于亲情吧!”

黄小桃不满地道:“所以我从小就讨厌这样的家庭氛围,真希望自己生在普通人家里,对了,你刚刚要对我说什么?”

我说道:“其实疑犯已经死亡一个星期了……”

黄小桃大惊:“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是在死在我眼前的!”

“但他身体和内脏呈现出来的,就是死亡一个星期的特征。”我解释道。

黄小桃目瞪口呆地说道:“这么说,他是一具行尸走肉喽!”

我问道:“这个陈达和荣华药业的老板娘以前有过矛盾吗?”

黄小桃摇摇头:“一个送快递的,一个卖药的,又不是竞争对手,哪来的矛盾?再说他们这种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有摩擦也不会动刀子的啊。”

我给王大力打个电话,叫他把我工具拿来,王大力在电话里发起牢骚:“还让不让人过节了?”

我说道:“辛苦你了,回头我补偿你一顿饭吧!”

我们回到局里,黄小桃说要去换身衣服,我把那块手表摘下来道:“戏也演完了,这表我戴不习惯,拿去退了吧。”

黄小桃笑道:“少来,我既然送你了,就是你的。”

我只好把它暂时放进口袋里,一会黄小桃换了身平常穿的警服出来:“果然还是这身穿着舒服。”

等了一小会儿,王大力来了,埋怨道:“这些坏人也真是的,偏偏挑元旦作案,一点不近人情,以后应该颁布一条法律,节假日犯法罪加一等!”

黄小桃哭笑不得:“就你牢骚多,逢年过节是警察最忙的时候,我早就习惯了。”

我们来到停尸房,王大力躲在我后面,看见床上躺着一具男尸,拍着胸口道:“还好还好,这次的尸体不太恐怖。”

我可不这样想,我觉得这次尸检应该会很有难度!

我从死者的口袋里找到一串钥匙、半包软中华香烟、一个酒店赠送的打火机、一部苹果手机,这些都交给黄小桃处置。

我在死者的衣服上和头发上仔细嗅了一下,闻到一股微微腐烂的味道,我取了些皮肤样本,又剪下一些头发。

然后用海草灰在死者身上提取指纹,大概有四五组,估计都是保镖留下的,但还是用透明胶一一粘下来回头让技术组做比对。

做完这两件事,我才把死者的衣服剪开,让他光溜溜地躺在验尸床上。

但见死者的腹部有一个肉眼可见的皮鞋印,人死后细胞不具有修复功能,留下痕迹会一直不消褪。

而死者颈部有一道指甲抓痕,是死者和保镖扭打的时候留下的,我叫黄小桃过来看,抓痕的血迹比较陈旧,伤口处皮肤翻卷而不是收缩。黄小桃死人见过很多,知道这是死后伤,她捂着嘴惊道:“真的是死人!”

王大力撇嘴道:“不是死人还能是活人啊?”

黄小桃狠狠瞪了他一眼:“别插嘴!”然后问我:“宋阳,这世界有操纵尸体的手段吗?”

我说道:“在常识范围内是不存在的!”

黄小桃问道:“那常识以外呢?”

我列举了我能想到的几种,湘西赶尸术,伏都秘术,还有泰国养尸术。

湘西赶尸术过去一直很神秘,湘西一带经常能看见两个包着白头巾的汉子在山上行走,中间跟着几个一跳一跳的‘人’,脑门上都贴着镇尸符咒,这便是赶尸了。民间流传的那句:“三人住店,两人吃饭”就是指的赶尸人。

直到五十年代有解放军战士碰巧遇见两名赶尸人,才破解了其中的奥妙!原来赶尸人是用两根竹竿穿过几具尸体的胳膊根,因为竹竿有弹性,抬着走时一弹一弹的,就好像中间的尸体在跳一样。

而南美伏都秘术,以及海地丧尸的传说,则是世界著名游戏《生化危机》的灵感来源。曾经有外国游客深夜误闯进海地部落,看见一群四肢僵硬的人在地里耕田,天亮之后他们自动回到土坑里躺下,上前一看全部是死人,后来科学家解密这些人其实是中了河豚毒素进入一种假死状态。

最后的泰国养尸术,又称古曼童,是用一套复杂的手段将小孩子的尸体制成干尸,然后任意驱使,但主要是驱使灵魂,和操纵尸体没多大关系。

我祖上也记载过一些类似的案件,但最后都证明是假的,或者是人假扮出来的尸体。陈达死的时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假扮的可能性等于零,所以也没有参考价值。

说完之后,王大力兴冲冲地叫道:“还有一种可能,阴物作祟!”

我皱眉,责备道:“一天到晚净看那种破小说。”

王大力道:“你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毕竟我们以前破过这样的案子……”

我说道:“我是不否认,但得先考虑正常的情况,再考虑非正常的。”

我撸起袖子命令道:“王大力,帮我买点东西来,我要拔火罐用的罐子、高度数的烧酒、毛巾、食盐,再买一斤没熟的柿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