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力笑嘻嘻地说道:“宋大厨,又要开始烹饪了吗?”

我说道:“少废话,快去快回。”

王大力走后,我把刚取的一些样本拿到技术组化验,回来的时候看见黄小桃站在停尸房门口正和几名警察交谈,我问怎么了?

他们说富婆已经抢救过来了,通过富婆的秘书得知,他们公司和陈达的公司最近有一起小纠纷,富婆本来有一批货是叫陈达运输的,后来又有另一家报价更低的物流公司跟富婆合作,富婆就单方面毁约了。

毁约在生意场上是很常见的事情,谁价格低廉就找谁合作,这无可厚非,陈达应该不至于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杀人。他的物流公司财力雄厚,这点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话又说回来,他就算对富婆心怀怨恨,会蠢到自己亲自动手吗?

另外警察还调查到,陈达最近一个星期一直没去公司,他自己就是总裁,又没人约束,公司的人说他经常会一个人旅游度假什么的。

还有,陈达的个人帐户发现被提走了两千万现金,几乎是里面的全部余额。

我一听到旅游这个词便心念一动,问道:“陈达平时都去哪些地方玩?”

警察答道:“他是个旅游爱好者,世界各地都跑,也没有特别常见的地方。”

“那取走他存款的人是谁?”

警察答道:“我们还在联系银行方面调取监控!”

我说句辛苦了,黄小桃自言自语道:“一个事业有成的老板,为什么要想不开杀人啊,难道他和那个富婆有什么私下里的恩怨?”

我说道:“眼下案子还没破冰,别急着断言,但有一件事情我可以肯定,陈达是受害者,不是凶手!”

黄小桃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一会儿,王大力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喘着粗气道:“这个季节柿子可难买了,跑了好几家超市才挑到这些没熟的,宋阳,你要这些干嘛啊?”

我神秘一笑:“你待会就知道了。”

我们回到停尸房,我也不卖关子了,说道:“刚刚我听骨辩音的时候发现一个疑点,死者的内脏虽然已经停止工作一个星期,但并没有腐烂的迹象,所以我想看看他胃里的东西。”

我让王大力弄一盆热水来,我把毛巾弄热了,开始敷尸体的前胸后背,并且从我的袋子里拿出捣药的杵和舂,让王大力把生柿子捣成泥状。

王大力弄好之后,我在柿子泥里面掺了一些盐,拍成饼状敷在尸体的前胸上。

王大力问道:“掺了盐的柿子有什么特别功效吗?”

我解释道:“柿子里面有种鞣酸,能让肌肉收缩,把胃里的东西挤出来,盐能让它更好的发挥出来。”

王大力吐槽道:“费那劲干嘛,直接开刀子就是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受得了那画面?”

王大力顿时打了个哆嗦。

黄小桃在一旁说道:“收缩肌肉?可是人都死了一个星期,这有用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

两人一脸惊讶,王大力道:“阳子,这可太稀奇了,头一次见你这么坦诚地承认自己不知道!”

我笑道:“我这么做其实就是一个测试,如果起作用就说明死者不是行尸,如果不起作用,那它就是真正的行尸,我们就该考虑要不要请高人来相助了……”

尸体身上敷满柿泥后,一直安静地躺在床上,等了大概有十五分钟,猛然拱动了一下,停尸床的床脚跟着在地板上滑了一下,发出极其刺耳的声音。

王大力尖叫一声:“诈尸啦!”躲到我后面去了,就连黄小桃也吓得咬紧嘴唇。

我安慰他俩说没事啦,只不过是肌肉收缩引起身体活动罢了。

这时,尸体好像要呕吐一样,喉咙一鼓一鼓的,我叫王大力去取个容器来,迅速把尸体翻过来。王大力拿个铝盆在下面接着,只见一些棕褐色的液体从他喉咙里汩汩流进盆里。

王大力十分恶心地把脸离得很远,皱着眉头,等尸体吐得差不多,我从他手里接过盆,一股浓浓的酒味,根本用不着化验成分了。

我闻了闻,说道:“里面有白酒、烧酒、香槟,各种酒!可见死者这段时间除了喝酒什么都不吃。”

黄小桃恍然大悟:“难怪派对上看见他一直在喝香槟。”

王大力这时听出了问题:“派对,什么派对?卧槽,难道你们参加派对去了,我说呢,宋阳怎么一早上起来又梳头又刮脸。”

我说道:“别在意啦,咱们接着分析案情!”

死者还能够‘呕吐’,说明体内肌肉没有坏死,他并非真的行尸,但是他的内脏全部处于停滞状态,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在这种状态下要怎么生存下来。

他吐了这么多酒,证明他喝下去的量比这更多,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呢,他的机体处在停滞状态,应该感觉不到喝酒带来的快感,喝酒有什么意义?

我问道:“人喝酒都有哪些反应?”

王大力一脸茫然的回答:“会喝醉!”

黄小桃说道:“脸红、心跳、血液加速,精神亢奋!”

我沉吟着,难道死者喝酒会感到舒服?

我发现铝盆里除了红酒之外,还有一些红白色的残渣,像是某种胶囊的外壳,待会可以拿去化验一下。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铝盆,王大力真的没有常识,人胃酸的成分就是盐酸,会把铝腐蚀掉的,法医一般都会在里面垫一层塑料膜。

我索性将错就错,对着光线仔细地看液体表面,王大力好奇道:“宋阳,你在看什么呢,看的这么专心,死人吐的东西有那么好看吗?”

我说道:“品酒当然要先闻,后看,再品了。”

王大力呕的一声:“我受不了啦!”随即捂着嘴冲出去了。

黄小桃笑道:“你真缺德!”

我挥了挥手:“过来瞧瞧!”

黄小桃一头雾水地走过来:“瞧什么?”

“这里面没有胃酸。”我答道。

黄小桃嗅了嗅道:“好像是哎,人吐出来的东西都带着一股刺鼻的腐蚀性气味,这个死者的却闻不到。”

这案子让我已经有点兴奋了,凶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把一个大活人变成行尸走肉!

我放下盆,过去在死者身上仔细地寻找,终于在后腰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针眼,我发动洞幽之瞳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分析道:“这个针眼时间很近,应该是四小时之内留下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