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问道:“你觉得是毒物吗?要不要化验一下!”

我答道:“不着急,我先取个样。”

我在拨火罐内侧涂了一些烧酒,用火点上,扣在针眼上,又在死者的肝脏部位扣了几个火罐。人体内如果有什么毒素,会渗透到皮肤毛囊里面,可以用这种中医的土法子拔出来。

这适用于见效比较缓慢的毒素,我怀疑死者并不是中毒,而是被注射了某种未知的药物,把他变成了‘活死人’!

等待了一会儿,黄小桃惊叫一声:“宋阳,快瞧!”

只见火罐下面的皮肤慢慢渗出一些液滴,我取下火罐,用棉签沾了一些,让她拿到技术组化验,针眼处和肝脏处的样本分开验。

这时一名警察推门进来道:“黄姐,出事了,医院又死了个人!”

我们大惊,黄小桃问道:“是富婆死了吗?”

“不是,是她的秘书,富婆好像被人绑架了。”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个视线,原本我们打算验完尸过去见一见富婆的,没想到凶手动作这么快,黄小桃叫道:“立刻去医院!”

我们三人坐上警车,路上我把此案的经过跟王大力讲了一遍,王大力关注点显然不在案子上,就关心派对上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问我有没有看见明星。

医院外面已经停了几辆警车,我们来到富婆的病房,门口围起了警戒线。

之前在医院留守的警察说,富婆醒来之后有点慌张,叫他们一步不离地保护自己,但是当警察问富婆和谁有过结的时候,她又不肯说。中午警察出去吃了点东西,就这一会的功夫就出事了,回来一看秘书被杀掉了,富婆也不见了。

黄小桃问道:“监控呢?”

警察道:“正在跟医院方面联系。”

我们一走进病房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秘书倒在地上,背后一片血肉模糊,地上有些玻璃碎片。

我蹲下来察看,秘书后背有不少深浅不小的伤口,而且围成一个个圆型。我借了一个镊子扒开伤口,取出一块玻璃碎片,抬头一看,输液架上的瓶子不见了,凶器是什么我顿时有了眉目。

我问一名警察:“输液架上应该有编号的吧?”

警察点头道:“有的!”

“去找护士要到这个瓶子编号,到附近找找看,有没有被扔掉的破损的输液瓶,那就是凶器!”我吩咐了一句。

王大力捂住嘴道:“被瓶子活活插死的啊?这也太残忍了吧!”

我叫王大力戴上手套帮我翻尸体,我发现死者的两根指甲断了,其中一根将断未断地连在手上。我环顾四周,发现窗帘紧闭,屋子里没有打斗痕迹,然后过去看了下门,问一名警察:“这个门当时是开着还是关着的?”

那名警察道:“我们来的时候是开着的,但是护士说这是单人病房,不像集体病房那样进进出出,出于卫生考虑,门一般不会乱开。”

我对王大力说道:“我们来验下指纹!”

我取出验尸伞和紫外线灯,让王大力打灯,我转动验尸伞在尸体周围查看,这次的指纹不要太好验,床上、死者身上、门把上都找到了同一组指纹。

我又看了下死者的手,发现指甲里有皮屑,在命案里面常常会在死者指甲缝里发现凶手皮屑,这是很重要的证据,黄小桃兴奋的跳起来:“我马上叫人取样!”

我摇摇头:“先别激动,这不是人的皮屑!”

我指着尸体的位置道:“凶手是从背后下手的,死者面朝下倒地,不可能抓伤凶手。”之后我把死者的手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道:“好像是加工过的动物皮。”

黄小桃一阵纳闷:“动物皮?”

我问道:“你还记得富婆背的是什么包吗?”

黄小桃答道:“当时太乱了,记不太清,反正是个真皮的……哦,你的意思是,死者当时抓着富婆的包,然后被人粗暴地从手里拽走了。”

“不止如此,其实没人绑架富婆,因为她自己就是凶手!”我语不惊人死不休。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震惊,我慢慢分析道:“你们瞧,现场没有被外人闯入的痕迹,死者倒下的位置距离床很近,凶手会站在哪里行凶呢?床上?不可能吧,床上明明躺着富婆,而且当时富婆身受重伤,秘书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一个外人进来。”

我站起来,环顾四周,把案情还原:“当时富婆坐在病床上,叫秘书去拿自己的包,就在秘书一转身的功夫,她取下输液瓶,在床头敲碎,对着秘书的后背重重捅了几下,秘书倒在地上。然后富婆跳下床,从秘书手里夺过包走了。”

黄小桃大惊失色:“富婆为什么要杀自己秘书,她疯了吗?医院里有监控,有警察,就算是杀人灭口,这也太着急了吧?”

我说道:“富婆杀人,和陈达在派对上行凶都有一个共同点,这是以他们的身份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思索起来,是什么让他们突然之间行为反常的呢?

这时警察找来了监控,向护士要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果然下午两点左右,富婆穿着病号服,手里拿着包,鬼鬼祟祟地从病房出来。黄小桃把监控视频往前快退,在富婆住进病房之后,没有外人进入过,富婆是凶手无疑。

黄小桃问道:“那凶器呢?”

我说道:“装在包里面了吧!大概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杀人了,看来她当时神智是清醒的。”

王大力道:“穿成这样跑出去,不是很显眼吗?”

我想了想道:“不会!”

我走过去拉开窗帘,医院大院里有不少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在散步,这里是医院,穿着病号服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要离开医院就很显眼了。

想到这我问道:“富婆的车呢?”

一名警察道:“还在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当时事发突然,秘书是跟着救护车一起来的。”

另一名警察道:“她拿了自己的包,说明她要打车去某个地方,要不要查一下这个时段经过医院门口的出租车?”

我望着停在院子里的车沉思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有人在下面接她!”

黄小桃急道:“别愣着了,去调取停车场的监控!”

不一会儿,警察把停车场的监控视频找到了,整个停车场有三台摄相头,我们快进着看,看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黄小桃突然喊停,将那一段重新播放。

只见画面突然推向天空,另外两台摄相机的画面也在几分钟之后依次转向了天空。

黄小桃一下子明白过来:“太狡猾了,凶手把摄相头推上去了!”

我说道:“走,我们去停车场看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