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病房的时候,我交代那些警察去查几条线索,一是富婆的手机,看她在这段时间和谁联系过?

另外监视富婆的银行帐户,还有就是富婆既然是医药公司总裁,我要一份她最近开发的药物清单。

我,王大力还有黄小桃来到停车场,我手里一直拿着验尸伞,来到一个监控摄相头下面,王大力道:“阳子,我有一个重大发现,凶手身高一米八!”

我笑道:“因为摄相头到地面有一米八,对吧?”

王大力连连点头:“这就叫近朱者赤,我现在也有点推理的功力了!”

“不过你说错了!”我举起一只手比划道:“其实用不着长那么高也能碰到摄相头,疑犯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到一米八的样子。”

今天阳光不错,我撑开验尸伞在摄相头下面调查起来,地面很清晰地出现一行脚印,从脚掌长度可以推测疑犯身高的确在一七米七五左右。

另外我注意到双脚力度不一,右脚显然要重一点,立马得出结论:“疑犯左腿有点瘸。”

王大力问道:“这次为什么不说是中风?”

我解释道:“你得搞清楚逻辑关系,中风的人走路都会有点瘸,但是瘸的人不一定中风!我现在没有别的证据显示他是中风,只能说有点瘸。”

黄小桃用相机把脚印拍下来,待会技术组来了,可以倒个模带回去作证据。

我观察了一下三个摄相头的位置,遗憾的是三个摄相头的覆盖范围没有交汇点,疑犯可能没有被拍下。

我撑着验尸伞在地上一直寻找脚印,在一个停车空位上又发现了相同的脚印,黄小桃盯着轮胎印看了一会儿,说道:“是一辆家用车。”

我叹了口气:“这范围就太大了……”

黄小桃挥挥手:“找收费员问问。”

结果找到收费员,她一天见几百辆车,没有什么印象,更不知道车牌号,没有任何线索。

病房的警察已经撤了,不是每个命案现场都得维持很久,像今天这个,案件很快有了头绪的,马上就可以撤离。我们三人走出医院,黄小桃说道:“前面有家咖啡厅,去坐一会吧!跑一下午连口水都没喝。”

我们来到咖啡厅,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黄小桃点了三杯咖啡,问我:“宋阳,你对这案子有什么想法吗?”

我说道:“案件发生得太突然,不到半天两起案件,我现在也没什么头绪。”

黄小桃喝了口咖啡道:“随便聊聊嘛。”

我想了想分析道:“两起案子都与富婆有关,我觉得凶手与富婆有利益关系,他手上可能捏了富婆什么把柄,这个把柄足以让她身败名裂!凶手以此威胁她,这才逼她充当了杀人工具。”

黄小桃说道:“那为什么要杀秘书?”

我答道:“我觉得秘书死不死无关紧要,疑犯如果想叫秘书死,有大把的机会,何必挑在这个时候?凶手只是让富婆在上贼船前纳个‘投名状’,她现在杀了人,基本上回不了头了,所以我觉得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黄小桃牢骚一声:“唉,大过节的,太不省心了!”

我看见马路上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背个破麻袋,衣服破破烂烂的,拿了块破抹布给人擦车窗,伸手乞讨几个钱,看着挺可怜的。

乞丐一般都有固定的活动地盘,我灵机一动道:“这个乞丐可能见过凶手,去问问她!”

我们立即出了咖啡厅,黄小桃温言细语的道:“老人家,打听点事!你一小时前有没有见过一辆家用车,从医院里面开出来,里面坐了一个子比较高的男人,还有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胖女人。”

老乞丐警觉地抬起头来:“问这干嘛?”

黄小桃亮出证件,老乞丐立刻摇手:“不知道不知道。”

乞丐一般都有很强的自保意识,对自己可能不利的话是不会说的,黄小桃掏出一百块钱扔在她面前的破缸里,说道:“现在想起来了吗?”

老乞丐兴奋地一挑眉毛,敲着脑门道:“好像想起来一点!”

黄小桃又扔了一百块钱:“现在呢?”

老乞丐道:“啊,见过那人,凶巴巴的,叫我滚开,他后座上还坐了一个女的。”

黄小桃从手机里翻出富婆的照片,问是不是这人,老乞丐立马点头:“对对,就是她!”

黄小桃继续问道:“那男的长相记得吗?能不能麻烦你跟我们回去画个像?”

“不不,记不得记不得,我脑子糊涂,我有事先告辞了。”老乞丐说完就要走。

乞丐一般都不愿意进公安局,我拉住老乞丐道:“老人家,大冷天的,请你吃碗面吧。”

老乞丐自然不会拒绝,我让王大力带他去路边的面馆吃碗兰州牛肉面,王大力拼命摆手不想干这事,大概是嫌丢人,在我的瞪视下才勉强答应。

黄小桃叹息道:“得,两百块就问出一句话来。”

我说道:“让小周去把画像的软件装在笔记本里面,拿到这边给她认呗!”

黄小桃一拍手:“对啊,这主意好!”

黄小桃给小周打个电话,叫他火速把画像软件送来,从公安局到这里得花点时间,老乞丐可能是饿了,稀里哗啦地就把牛肉面吃光,我们赶紧要老板再上一碗。

为了拖时间,我们就陪她闲聊,她说老家发大水把庄稼淹了,儿子儿媳妇被大水冲走了,后来老伴又得了绝症,才流落到此。乞丐的话不能尽信,你问他们的身世,个个都说得惨绝人寰,但据我所知,乞丐是有秘密组织的,你在街上看到的那些五花八门的乞讨方式,几百年跟现在是一模一样的,都是些不外传的江湖手段。

老乞丐吃到第三碗面的时候,小周开着一辆警车来了。老乞丐一惊,放下筷子准备跑路,黄小桃说道:“老人家别怕,他是来送东西的,不是抓你进收容所的。”

老乞丐这才坐下,小周送来一个笔记本,兴冲冲地说道:“黄姐,我化验出了一些结果。”

黄小桃挥手道:“这个待会再说!”然后打开笔记本,半哄半骗地对老乞丐道:“老人家,我们来做个小测试好吧!做完就让你走。”

老乞丐从画像软件上依次识别出那人的五官,拼出一张脸来,她反复端详,确定就是车上那男人。

老乞丐走后,王大力赞不绝口:“这次案子破得太顺利了,疑犯的长相都找到了!”

我却不那么乐观:“人海茫茫,仅凭一张脸也未必能顺利找到本人,顶多当一个抓人的依据罢了。”

黄小桃说道:“宋阳说的对,局里有好多悬案,疑犯长相、指纹、Dna都有,就是抓不到人!以前有个老同事说,破案有时候就跟买彩票一样,点背的时候怎么都破不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