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小周化验出什么来了,他说死者胃里的胶囊残片上检测出了西地兰成分,是一种市场上常见的强心药。

“强心药?”我沉吟道:“还有其它发现吗?”

他说我从皮肤里面提取的药物样本,则是一种未知的化学毒药,而死者四小时前被注射的是一种生物酶,成分同样未知。但是这两种物质的作用能够相互抵消,也就是说,注射进死者身体是解药!

听小周一说,我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来,陈达其实是被毒药控制了,凶手以给他注射解药为条件让他为自己办事!”

小周点点头:“但是解药的剂量比较小,应该不可能完全中和死者身体中的这种毒药。”

我说道:“这应该就是死因,死者完成任务之后,急着回去注射解药,但是被保镖拦住了,所以才药发身亡。”

黄小桃道:“如此说来,疑犯当时在酒店附近喽!”

我想了想道:“未必,也许陈达就是一个炮灰,疑犯可能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但是查一查也不要紧。”

黄小桃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叫人去查酒店的停车记录。

天色渐晚,黄小桃叫我和王大力先回学校,我临走前对小周吩咐道:“接下来让法医解剖吧!从肝脏里多提取一些那种毒药的成分,弄两只小白鼠做个试验看看。”

隔日我和王大力来到局里,黄小桃气色不是太好,我问道:“昨晚又熬夜了吗?”

她叹了口气:“没有,跟我爸吵了一架!”

我问怎么了,是不是又是相亲的事情?她说不止这件事,因为发生了这起案子,今天富婆公司的股票一下子跌破了历史最低点,黄老爷子手上也有几千万该公司股票,立马抛售了一半。他叫黄小桃多透露一点破案进展,他并非关心别人的死活,而是担心旗下公司受到牵连,再度引发股价波动。

黄小桃恨恨地道:“我爸这个人,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我怎么摊上这种父亲!”

王大力一阵惊讶:“股票怎么能跌这么快?”

黄小桃道:“还不是因为这帮有钱人看见富婆遇刺,立马抛售,引起股价动荡,自己的利益大过天,这就是这帮有钱人的真实嘴脸!”

我问道:“昨天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黄小桃把调查结果一一告诉我,酒店停车场的监控没有发现与凶手类似的人,银行的监控显示取款的是陈达本人,她问了所有银行,最近没有两千万的大额存款,那笔钱应该还是以现金形式在疑犯手里。另外富婆的手机昨天下午三点接到过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通话时间为一分钟。

还有一件事情,昨天忙中出乱,竟然丢失了一件重要证物,就是陈达捅富婆的那把刀子,在现场没找到。

“刀子不见了?”我沉吟道:“小周那边的小白鼠试验进行得怎么样了?”

黄小桃说:“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我们三人来到小周的试验室,他昨晚已经给小白鼠注射了从死者身上提取到的毒药,我看见笼子里的两只小白鼠无精打采,趴着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

我的验尸术验不了老鼠,便让小周解剖一只看看,王大力黑着脸道:“太残忍了吧?”

我答道:“为了破案没办法,小白鼠的存在意义不就是试验吗?”

小周有些为难:“动刀子我不太拿手,要不你来?”

我叹息一声,我也不拿手啊,但这里只有我能干这活了。我把小白鼠放在无菌箱里,把手从两边伸进去,用手术刀剖开它的肚皮,小白鼠根本就没有反抗,打开腹腔时,我发现小白鼠的内脏全部处在停滞状态,与死者相似,心脏跳动得很缓慢,缓慢到什么程度,十秒钟跳动一次!

王大力叫道:“哇,这完全就是假死状态嘛!”

我一刀结果了小白鼠,念了一段往生咒,希望它来世做人,然后取出另一只小白鼠,给它注射了死者身上提取到的解药,不一会功夫,小白鼠就恢复正常了。

黄小桃惊叹道:“世上竟然有这种药物!”

我有些纳闷:“专门调制这种药物来杀人,不觉得成本有点高吗?凶手完全可以用普通的毒药啊!”

王大力道:“什么成本?自己买点化学药品随便配一下不就出来了。”

小周在一旁解释道:“你没学过医科可能不知道,研制一种药物是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投入的,就拿我们常吃的止疼药来说,当初研发的时候都花了几亿美元,普通人是制不出药来的。”

我点点头:“小周说的对,普通人没有能力和财力研制出这种药物来的,富婆是经营医药公司的,你们觉得这里面有联系吗?”

黄小桃恍然大悟:“这种药物是富婆公司研制的!”

我顺着她的思路接着往下推测:“凶手一定曾替富婆工作过,也许是一名开发新药的研究员,因为一些原因与富婆产生利益纠纷,于是用这种尚未投入市场的药物来报复富婆。”

“对了,那把消失的刀,我知道凶手是怎么协迫富婆的了!”

我把整个过程大致说了一遍,陈达被注射了这种假死药,凶手定期给他注射微量解药逼他替自己办事。陈达的任务是用那把刀捅伤富婆而不是杀掉她,完成任务之后陈达的死活就无所谓了。

那把刀上涂了这种假死药,富婆抢救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心脏跳动得很慢,血液几乎不流动,这时凶手一个电话打过来,叫她照自己说的做,否则就会死,富婆只好杀掉秘书,上了他的车。

听完之后,黄小桃问道:“假如这种药物是富婆公司研制的,她自己没解药吗?”

我说道:“这是一个矛盾点,我想大概也是破案的突破口,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另一件事情,这种假死药到底有什么医学价值?”

我们四人想了半天,都想不出假死药的医学价值,黄小桃道:“案子又不是靠脑袋想出来的,我们去一趟富婆的公司看看吧!”

我点点头:“行!”

我,王大力还有黄小桃驱车来到富婆的公司,也就是荣华医药有限公司,总裁出了这档子事,整个公司上下人心惶惶,自顾不暇。好不容易才见到公司高管,一名姓王的研发经理。

我开门见山地问道:“贵公司最近在研发什么药物,我可以看看吗?”

王经理尴尬地回答:“这些都属于商业机密,不便透露。”

我板起了脸:“贵公司总裁现在被人绑架,多一秒就多一分危险,我们警方必须有完全的知情权。如果你不想看到最坏的结果,就请配合一下吧!”

王经理咬了下嘴唇:“那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董事会!”

王经理转身打电话去了,黄小桃笑道:“行啊,宋阳,你现在说话办事越来越像一名警察了。”

我一阵脸红:“过奖过奖,耳濡目染罢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