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徐刚手上的匕首,我吓出一身冷汗,但我知道关键时刻不能怂,便说道:“你杀我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增加一条罪行罢了。”

徐刚盯着我冷笑,我担心他是想挟持我。就在这时,黄小桃和王援朝破门而入,两人手里持枪,喝道:“放下武器!”

徐刚站在我和两人中间,以王援朝的枪法一枪毙了他并不困难,徐刚毫无畏惧地说道:“你们误会了,我没有要伤害谁的意思。”

黄小桃仍然喝道:“放下武器!把手举起来。”

徐刚不理会,对我说道:“宋神探,我早就听说你断案如神,你以为我会傻到被逮捕,然后供出那个女人的藏身之处吗?你错了……”

我心头一颤,意识到他要自杀,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想夺刀。

徐刚又狠又准地把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喉咙,瘫倒在地上,这一幕被黄小桃吓呆了,我迅速把他翻过来,徐刚脸上残留着一抹冷笑,身体一直在抽搐。这一刀插得太深了,匕首几乎完全没进了喉咙,把气管和静脉全部切断了。

黄小桃大叫:“叫120!”

我摇摇头:“来不及了,他已经没气了……”

这时王大力进了门,看见这一幕说了句:“哎哟妈呀!”

我用手给徐刚合上眼,虽然他是罪犯,但我还是为他念了一段往生咒。黄小桃打电话叫人过来收拾现场,为了防止被邻居看到,她把门关上,王大力头一次目睹自杀现场,吓得瑟瑟发抖,一直对着墙不敢扭头,黄小桃愤愤地说道:“怂货!”

我们把屋子里里搜了一遍,但是并没有什么线索。我回忆着徐刚死前说的话,他说注射了冬眠药的人在氧气有限的情况下能存活两年,我想富婆一定被关在某个密闭的环境下。

还有,他说要让富婆品尝失去一切的滋味,我对黄小桃说道:“去富婆家里看看!”

我们不等警察来了,直接驱车前往富婆家。富婆家在一片高档住宅区,是一栋独门独户的别墅小洋楼,我用铁丝把门锁捅开,就闻到屋里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来到二楼,现场简直一片狼籍,一个穿着真丝睡衣的男人倒在血泊里,从血迹的凝固状态判断,命案已经发生了四十八小时,周围的桌椅一片凌乱。

我四下观察,说道:“有打斗痕迹,你们看地上的花瓶碎片。”

黄小桃戴上手套,捡起一块碎片道:“有血迹!”

死者并没有砸伤的痕迹,我把死者翻过来,发现死者表情震惊,他的死因是胸前的穿刺伤,凶器扔在一旁,是一把破冰锥。死者的身份很好判断,因为墙上挂着他和富婆的结婚照,死者就是富婆老公。

死者口袋里有部手机,上面有一条两天前发出的短信,是给保姆的,就一句话:“最近要出去旅游,你不用来了……”

黄小桃问道:“宋阳,你觉得凶手是徐刚吗?”

我答道:“不,是富婆!”

死者倒下的位置证明,当时凶手是坐在沙发上的,死者肯定不会在陌生人面前穿得这么简单。而且茶几的烟灰缸里有一根女式香烟的烟蒂,说明当时凶手坐在沙发上,抽完一根烟,痛下决心,抓起一把破冰锥扎进死者胸口,所以死者才会一脸的震惊。

地毯上面有一些鞋印,尺码比死者的脚要大,显然徐刚是在案发之后穿着鞋走进来的。

富婆被他逼着杀了自己的老公,情绪失控和他吵了起来,两人就开始厮打,然后徐刚抄起花瓶砸在富婆脑袋上。

我走到门边,发现门框上有指甲抓出的痕迹,地上还掉了半截涂有指甲油的指甲,当时徐刚把富婆往外拖,富婆拼命地抓门这才留下了这些印迹。

这案子不用多费心思,我在屋里来回查看,发现一张照片,是富婆一家三口的,他们的女儿看上去有七八岁,长得很可爱。

黄小桃哀叹道:“不知道这女孩有没有逃过一劫!”

我说道:“但愿吧!”

我们离开别墅,黄小桃道:“找富婆的事情交给我们吧,你俩还是回学校好好考试吧!”

我想了想道:“我有两个建议,徐刚偷了陈达的两千万,这笔钱可以买很多东西,比如一套房子,查查这笔钱的去向;还有,你可以查查徐刚最近有没有买过什么装修材料。”

黄小桃瞪大了双眼:“你怀疑徐刚把富婆封在墙里了?”

我解释道:“富婆能活两年,她是活人,不会发臭,封在墙里谁都找不到,我要是徐刚我就会这么做!”

王大力道:“总不能把南江市所有的墙都砸开看看吧。”

黄小桃摇摇头:“用不着砸开,用红外线探测仪和警犬来找,反正这事交给我吧。”

我和王大力回到学校,之后局里一直没有消息,我们也要开始考试了。大学的考试是几天考一场,大概要考半个多月,一边考一边复习,反正特别紧张。

考试间隙,我时不时给黄小桃发条短信,问问案子进展,她一律回复我还没找到。

这天黄小桃打电话过来,问我有没有空出来一趟,我说道:“行啊,我上午刚考完一门,这两天可以自由活动。”

“嗯,我们查到徐刚用那笔钱买了一些墓地。”黄小桃回答。

“墓地?”我一阵错愕,莫非富婆被活埋了?

下午黄小桃来接我,我们驱车来到南江市郊外的一所公墓,其它警察陆续到了,我们联系了墓地负责人,找到了徐刚买的几块空墓地。

当警察把墓地打开之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我的心沉了一下,黄小桃失望的一跺脚:“唉!看来这里没有,去下一个地方。”

徐刚在南江市所有公墓都买了墓地,我们连续跑了三处,全部一无所获。

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大家都很泄气,凶手已经死了,专案组却一直被耽搁在找人的事情上,谁都提不起干劲来。已经有不少人来找黄小桃,建议她不要再找下去了,白白消耗人力物力,反正富婆还能活两年,就让民警慢慢找吧。

我想徐刚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故布疑阵来消耗我们的耐心和志气!

警方的警力和时间不是无限的,黄小桃为了找富婆,手上已经积压了几桩案件,林队都找她谈过几次话,命令她中止调查。

听到同事们的牢骚,黄小桃叹息一声道:“宋阳,我可能快扛不住了!”

我拍着巴掌叫警察们过来,说道:“我知道大家都累了,这样吧,三天为限,如果真找不到就算了。”

一听这话,警察们稍稍鼓起一些士气,黄小桃苦笑道:“宋阳,三天太短了……”

我神秘的道:“这只是缓兵之计,对了,我有个地方想去看看,徐刚的妻子埋在哪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