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不可置信的道:“徐刚怎么可能把自己最恨的人,藏在自己妻子的墓里?”

我说道:“也许这正是一个思维盲点!”

黄小桃打电话叫人去查,过了一会告诉我:“巧了,就在这座公墓。”

她叫负责人带路,我们来到徐刚妻子的墓前,墓上放了一束枯萎的百合花,上面的相片里是一个温婉可人的长发美女,我拿起百合花嗅了嗅道:“徐刚死前不久来过这里。”

黄小桃一声令下:“撬开!”

警察们用撬棍把墓板打开,惊呼一声:“里面有东西!”

只见窄小的墓室里放了一个盒子,和徐刚妻子的骨灰盒并排放在一起,这是凶手留下的东西。在场之人不敢随便碰,有人提议叫拆弹专家来处理。

黄小桃道:“哪那么多事,我来!”

我按住她的胳膊:“还是我来吧!”

我打开盒子,里面放了十三根注射器,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宋大神探,你果然厉害,能想到这里,抗毒血清奉上,只求你满足我一个死人小小的遗愿吧!”

我一阵错愕,徐刚竟然会猜到我会来这里,注射器的是对抗冬眠药的解药,可以救那十二个研究员,徐刚没想到有一个人自杀了。

看到这张纸,大家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奇怪,作为警察他们有些话是不能说的,但我能猜到他们在想什么,既然那十二人有救了,也不在乎少救这一个。

我叫他们把注射器带回去测试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给那些研究员注射,天色不早,黄小桃叫我先回去吧,明天再继续找。

第二天我来到局里,黄小桃早早等在这里,她说研究员已经苏醒了,他们的供词和徐刚所说的基本一致,然后她问道:“今天去哪找?”

我说道:“就咱俩?”

“专案组的人都疲惫不堪,马上又年关了,我叫他们先歇着吧,反正找人又不需要兴师动众。”黄小桃有些无奈。

“那就去富婆的公司和家里看看吧!”

我们来到富婆的公司,富婆失踪半个月,公司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正准备重新选一位总裁出来,接见我们的高管话里话外透出一个意思,希望我们不要再找下去了。

我心想真是世态炎凉,富婆曾经地位多么显赫,现在却像僵尸一样被封在什么地方,绝望地熬着日子,外界已经把她遗忘了。

我们离开公司又去了趟富婆的家,在这里碰到几个人,是来看房子的。别墅是富婆的财产,因为她失踪,别墅迟早要被法院拍卖,那些惦记这套房子的人便提前过来看看。

黄小桃触景生情地说道:“不知道哪天我消失了,会不会也被人遗忘?”

我说道:“谁都逃不了这种命运,但是我会记得你。”

黄小桃笑笑,然后又叹息起来:“唉,我实在太忙了,不然我真想和你好好出去约次会。”

我们走进富婆家,家里早就收拾干净了,我来这儿不是找线索,只能说是找灵感。当看见那张全家福时,我问道:“对了,富婆女儿在哪上学?”

黄小桃答道:“一所寄宿式贵族学校。”

“那她知道父母出事了吗?”

黄小桃答道:“都过去这么些天了,肯定知道了,听说是被亲戚领养了吧。”

“去见见她吧!”我说道。

黄小桃疑惑的道:“今天不是周末嘛,我也不知道她亲戚住在哪儿啊?”

我本想就此算了,但是眼下没有地方可找,权当碰运气,提议去小姑娘的学校走一趟。

我们来到那所学校,这所学校是小学初中高中合体的,环境十分优雅。听别人说贵族学校怎么怎么好倒没什么感觉,身临其境才会由衷地感慨,我当年要是能在这种学校上学该多好。

黄小桃看见林荫道上有一对穿制服的高中情侣慢慢走过,感叹道:“一直觉得偶像片里的学园生活是假的,原来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真是羡慕啊!”

我笑道:“羡慕这学校?”

“羡慕这些孩子的年轻朝气,无忧无虑!对了,你会打篮球吗?”黄小桃问道。

我摇了摇头:“从小到大只有球打我,我从来没打过球!”

黄小桃笑道:“姐会啊,走走,去操场玩玩……咳咳,我是说去操场调查一下。”

我们来到操场,有几个高年纪男生在玩篮球,黄小桃说想过把瘾,她运着篮球潇洒地过人,然后一步三步上篮,男生们尖叫高呼:“哇,姐姐好酷啊!”

黄小桃走回来,脸颊红扑扑地问道:“有没有爱上多才多艺的我?”

我一听这话,脸红到耳根,黄小桃也是兴头上随口一说,说完自己脸也红了。

她忽然诧异道:“突然发现你比我高哎!”

我说道:“才发现?”

“可能是你太斯文了,显不出来。”

说完她惦起脚,脸慢慢凑近我,我紧张得能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不,是两个人的心跳声,黄小桃的脸近得能看见她清澈的瞳孔和长长的睫毛。

我用手扶着黄小桃的胳膊,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正当我准备干这辈子最勇敢的事情,突然那帮打篮球的男生起开哄,大喊:“哦哦,亲一个,亲一个!”

浪漫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黄小桃厌恶地说道:“讨厌死了,我们走!”

我们继续在学校里闲逛,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我提议去食堂吃个饭,能省点公费。我们来到食堂,本想找个学生借张食卡然后给他钱,但是食堂的师傅为我们省了这段手续,他隔着窗户悄悄说道:“钱给我就行!”

我们买了一顿丰盛的校园餐,贵族学校的食物精致又可口,比外面的小饭店好多了,价格也很公道。

吃着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小姑娘没有双亲,还能继续在这里读书吗?”

黄小桃说道:“富婆给她缴够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杂费,能一直念到毕业。”

我点点头:“这也挺好,起码不用愁上学的问题。”

黄小桃道:“也未必,本来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公主,现在却狠狠地摔在地上!这个学校念书的都是富家子弟,平时攀比成风,她可能会生活在同学的嘲笑和欺负中。”

“说的也是!”我叹息了一声。

学校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地方,有时候可能比社会还要复杂,绝大多数人都经历过,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淡忘了。

吃完饭我们去小姑娘的班级走了一趟,一个班只有二十名学生,教室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因为还是小学两年级,墙上贴着画满小动物和花花草草的墙纸,还留着一些元旦节的装饰物。

教室一览无余,没什么可看的,出来的时候,我想起一件事:“今年元旦小学了放几天假?”

黄小桃答道:“我记得是五天,和周末连在一起。”

我灵光一现:“快,进教室看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