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走进教室,我用鼻子在墙上嗅着,墙纸是自带香味的,闻不到人的气味。

黄小桃一阵乍舌:“你的意思是富婆被藏在了教室的墙壁里,这也太容易被发现了吧?”

我哗啦一声撕开墙纸,后面露出一层消音隔层:“如果有消音隔层就不会被发现。”

黄小桃撕开又一张墙纸,惊喜道:“宋阳,只有那面墙上有消音隔层,这里面肯定有名堂!”

这时有个校工进来,看见我们在那里撕墙纸,喝问我们是什么人?黄小桃亮出警官证,说道:“我们在查案子,去叫几个人过来,带上拆墙的工具。”

校工愣了一下:“警官同志,查什么案子非得拆墙啊,回头叫我怎么跟校领导交代?”

黄小桃说道:“你放心,一切有我兜着,等案子破了,算你大功,还能上报纸。”

黄小桃一句话说到校工心坎里去了,他不好意思地搔头笑道:“嘿嘿,我这个形象上什么报纸啊,想想都嫌丢人……行,我这就叫人去!”

校工叫来一些人,各自带着工具。我叮嘱他们小心点,墙后面可能有人,一听这话大家都显得比较紧张,问我:“是死人吗?”

如果富婆真的被藏在这堵墙后面,事情也隐瞒不住,我说道:“是个活人!”

众人闻言一阵惊讶,他们把那层消音隔层撕开,当看见后面新砌的墙砖时,我更加确定富婆就在这里。放假的时候学校空荡荡的,徐刚完全可以晚上进入这里,把墙纸一贴谁都看不出里面藏了人。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极致的报复手段,富婆和心爱的女儿只有一墙之隔,甚至能听见女儿的读书声,说话声,却无法见面!

漫长的两年时光对她来说是何等的煎熬?简直比地狱的酷刑还要残酷。

当工人们撬开几块砖头的时候,墙突然动了起来,众人吓得后退,黄小桃兴奋地叫道:“真的在里面!”她立即打电话叫警察过来,又叫了一辆救护车。

工人们不敢再继续撬了,我说道:“我来吧!”

我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往外撬砖头,这件事情很费功夫。当撬开一个洞时,我看见里面露出一双腿,并且传来呜呜的声音,我安慰道:“别怕,我们是警察,我们是来救你的!”

呜呜声更响了,好像是在哭,富婆大概被堵住了嘴。

警察赶到之后,我叫所有人过来帮忙,当最后富婆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所有人大吃一惊。她被塞在墙壁的夹层里面,只能维持站姿,她的眼睛和嘴都被线缝了起来,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披头散发,模样憔悴,腿上沾了一些屎尿。

医生小心翼翼地把富婆抬出来,她一直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不停摸索,因为关节已经变僵了,动作十分僵硬,看得人格外揪心。

我抓住她的手,说道:“别怕,你安全了。”

富婆一把抱住我,呜呜地哭着,哭了半天情绪才稳定下来。

富婆被送到医院抢救,万幸还有一支多出来的抗毒血清,她虽然杀了两个人,但是都是被徐刚逼迫的,应该可以被保释,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恢复以前的生活。

案子至此终于告破,我问黄小桃要不要好好休息两天,她苦笑道:“休息个屁啊,还积压了一堆工作,年前估计都歇不下来了。”

黄小桃送我回学校,她要走的时候,我鼓起勇气说道:“下星期我就考完试了,到时候我约你出来,希望黄警官百忙之中能抽点时间。”

黄小桃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笑盈盈地勾勾手指:“好呀!”

她开车走了,我呆呆地站在校门外,脸颊烧烫了很久……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