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刚案告破之后,我的考试也接近尾声,这天我和王大力从考场回来,心情比较轻松,商量着去哪吃一顿?

这是我们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冬天,以后想聚也没机会了,所以他准备叫上室友出去喝酒。

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我看见门口站了一个珠光宝气,穿着貂皮大衣的的贵妇,我一开始以为是哪个学生家长,直到她叫住我的名字。

“宋阳,哈哈,可算找到你了!”

我愣了一下,这才认出来,原来是那个富婆。她已经康复了,整个人又恢复了昔日的风采,我知道她肯定是来报恩的,老实讲这种事情我最是头疼。

王大力低声问道:“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我连忙道:“别,留下来陪我!”

富婆走过来说道:“哎呀,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打听到你,没想到本人还是个小帅哥,我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报答一下救命恩人。”

我还是那套说辞,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啊,出力的又不止我一个。但富婆死活不肯走,她说她当时被封在墙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眼里只有一片漆黑,尤其是白天能听见外面的动静,她拼命敲打墙壁却没人听见,整个人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直到那天被我找到,那时我的声音对她来说就像上帝一样,她在医院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事,无论如何都要报答我的恩情。

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一张支票和一只笔,笑道:“我就是个俗人,无以为报,这张支票你自己填。”

我一阵苦笑:“大姐,我怎么也算是警方的人,怎么能收你的钱呢?”

她不屑道:“我都打听了,你只是编外顾问,不算正式警察,收下吧!不然你叫我心里怎么过意的去?”

王大力也小声地道:“给她个面子吧!”

我叹息一声,知道这张支票不填她是不会善甘罢休的,就写了一个一百,富婆皱眉道:“宋神探,你这不是在骂我吗?”

我又加了两个零,一万块,富婆摇头:“太少了!”

我说道:“大姐,我知道你很有钱,但这一万块对我们学生来说已经很多了,收下这钱已经算破例了……”

富婆道:“我不管,你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把公司送你都不过分,你多收一点,让我心里也好过一些,求你了!”

我收起支票,坚决道:“你请回吧!”

我转身进了宿舍,过了几分钟,王大力上来了,把一张银行卡拍到我桌上,他无辜地说道:“我说你不会要的,结果她非要塞给我,不然不让我走,你说这叫什么事。”

我问道:“人呢?”

我跑到阳台,发现富婆已经开着车走了,我用电脑一查,里面有一百万现金存款。

这笔钱我受之有愧,便提出建议:“要不捐了吧?”

王大力道:“捐了不也是以你的名义捐的,不还是等于你收下了,你要是真不肯要就……”他一脸嬉皮笑脸,在我的瞪视下改口道:“就给小桃姐姐处理吧!”

“其实我觉得也没啥,毕竟你救了她的命……”

我正色道:“什么都能欠,但是不能欠人情债,知道不?”

王大力一脸崇拜地说道:“卧槽,你好成熟啊,我要是女生就爱上你了。”

我笑骂道:“滚一边去!”

并不是我多清高,面对一百万巨款我也挺心动的,但是爷爷讲过,破案绝不能当生意做,一旦陷进人情网迟早会招来灾祸,这是原则问题。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给我送东西,元旦前后我收到一堆礼物,包括一张帝豪夜总会的ViP金卡!这么猥琐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谁送的,我全给退了回去,只留了一张武曲市寄来的新年贺卡。

我的试终于考完了,学校里的人走了一大半,显得特别冷清空旷,家里也打电话催促我早点回去过年。寝室老大老二走了之后,这天晚上我跟王大力在宿舍吃了一顿小火锅,畅谈到深夜,隔日一早送王大力去火车站。

因为这天是我和黄小桃约好见面的日子,所以我特别捣鼓了一下,王大力以为我是为他捣鼓的,特别感动,跟我说了一堆依依惜别的话,然后才上了火车。

出了火车站,我接到一个电话,黄小桃说道:“不好意思,今天要放你鸽子了。”

“怎么了,又有案子了?”我问道。

她说道:“孙老虎请吃饭,叫你也过来。”

我笑道:“这也不算放鸽子,又不是见不着你,在哪我马上过来。”

她告诉我一个地址:“你赶紧的吧,大家都在等你,你不来不开席!”

我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叫了辆车去那家饭店。服务生把我带到包厢里面,熟面孔都在这里,孙老虎、黄小桃、王援朝、小周以及其它几名经常合作的警员,还有孙冰心,我很诧异她怎么也来了。

孙冰心看见我很高兴,非要让我坐她旁边,我旁边是小周,黄小桃说道:“小周,咱换一下。”

小周心领神会地笑笑,起身让坐。黄小桃坐下之后,孙冰心瞪她一眼,黄小桃也瞪她,两人的视线就好像电流一样在半空中交战,我夹在中间别提多尴尬了。

我关心的问道:“孙叔叔,你的腿好了?”

孙老虎笑道:“早就好了,我的身体是铁打的,再用二十年也不会坏,对了,咱今天是私人聚餐,想吃什么随便点!”

点了菜之后,孙冰心抱怨道:“宋阳哥哥,你试考完了吗?要不要到我家过年!”

我笑道:“我又不是无家可归,去你那过年干嘛!”

孙冰心叹息一声:“唉,我家可没有年味了,去年大年三十的时候我爸还在出警,我一个人在家吃泡面,你敢相信?要不我今年到你家过年吧。”

黄小桃脸色一冷:“你要点脸行不,以为自己是吉祥物啊,到哪哪欢迎?”

孙冰心扮个鬼脸:“嘻嘻,这就是青梅竹马的特权,你咬我啊!”然后转身对孙老虎道:“爸,我过年能去宋阳哥哥家里玩吗?”

孙老虎正在跟王援朝斗酒,随口说道:“眼下正春运呢,火车上多乱。”

孙冰心撒娇道:“你开车送我就是了,反正又不远。”

孙老虎点点头:“行!到时再说。”

没想到孙老虎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可能他的意识里完全没有过年的概念,孙冰心眉飞色舞地冲黄小桃挑了几下眉毛,黄小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问道:“你不征求一下我同意吗?”

孙冰心笑道:“我知道你肯定很欢迎的,对吧?”

我确实不反对她来我家玩,因为大四放假也就这一次机会了,她学法医的,以后工作了恐怕会非常非常忙。但当着黄小桃的面,这不是叫我死嘛!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