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连环杀人案,丰局长却告诉我是普通命案,这么重要的事情隐瞒不报,他真不怕自己的官帽丢了吗?

我问起案件详情,中年男子连连摆手:“警察都问过多少遍了,你自己回去打听一下吧,你们是市里来的吧?俺劝你们还是回去为好,这案子不是人做的,是鬼做的!”

我愣了一下:“鬼做的?这话怎么说!”

中年男子叹息道:“唉,你们穿警服的就喜欢刨根问底,俺这车砖还得给人送去,要不这样吧,吃完午饭你们到我家里来找我。”

说完他留下地址,拉上砖便走了。

离中午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就不回去吃饭了,我打电话把这个重要情报告诉黄小桃,她也感到十分震惊,准备去找丰局长问个清楚。

王援朝车上有些干粮,我们简单吃了一点,等十二以后开车到村里,来到中年男子的家。

因为已经是年关,村里人都在家,当我们开车进村的时候,不少人好奇地看着我们,好多狗跟着车后面边跑边叫,这里家家户户都养狗,正所谓无鸡犬不成家。

来到中年男子家,他正端着碗蹲在家门口,一边吃饭一边跟隔壁的小媳妇眉飞色舞地讲荤段子,小媳妇听得脸都红了,不停地骂他臭流氓。

男子一见我们来,立即正色道:“你们咋来这么早,俺饭还没吃完呢!”

我说道:“等你一会吧!”

他放下碗筷:“算了算了,进屋坐吧。”

他是一个光棍汉,家里陈设简单,没开灯,显得很昏暗。他给我们泡了两大碗茶,在桌边坐下,问我们来时有没有看见村口有口封起来的井?

我想了想道:“看见了,怎么了?”

他神神秘秘地道:“那井里,住了一个女鬼!”

这事要从清朝说起,当时村里有个姑娘,年方二八,生得如花似玉,可惜却生在穷苦人家里,父母把她嫁给了一名同村的员外。员外当时已经五十多岁,是个迂腐的老秀才,姑娘自然是百般不情愿,哭了两缸眼泪,媒婆和父母把嘴皮子都磨破了才答应下来。

不成想老员外没有艳福,成亲当晚因为喝多了酒,偶感风寒一病不起。

姑娘已经是过门的媳妇,就只好每天尽心尽力地伺候,员外的身子是一天比一天差,每天在床上拉屎拉尿,但是媳妇没有一点怨言!

这天员外感觉自己大限降至,媳妇问他想吃什么自己去做?员外说想吃刚出锅的热油条,姑娘便在卧室里支起一口锅开始炸油条,员外吃了半根,说油锅里面掉了一个虫子,媳妇把脸凑过去看,说没有啊,这时员外突然将她的脸按进滚烫的油锅里,当时周围还有其它亲戚在场,被这一幕吓坏了!

姑娘挣脱开员外的手坐倒在地上,一张原本俊俏的脸已经血肉模糊,她的惨叫撕心裂肺,令人胆寒。

员外说,我死之后你肯定要改嫁,我陈家的清誉不能就这样毁了!我现在毁你容颜,就是为了让你恪守妇道,替我守寡,等你百年之后,我们在九泉之下再续夫妻之缘。

这女人哭了三天,最后疯掉了,每天在村里疯言疯语,看见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张牙舞爪地扑上去抓别人的脸。员外家觉得有辱门风,就把她关了起来,屋里不放一面镜子。

但是这根本关不住她,女人隔三差五逃出来,有一次还用剪刀刺伤了小姑的脸。时间一久,家人对这个疯女人厌烦至极,就把她扔进一口枯井里,每天送些食物和水,让她自生自灭。

她不知道在这口井里住了多久,据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能听见井里传来女人的哭声,哭完又笑,笑完接着哭,令人毛骨悚然。

她后来死在这口井里,据说这口井怨气极重,经常有人无缘无故掉进去,而且往往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有人说是这个疯女人寂寞了,拉人下去陪她,也有人说是妒嫉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人,所以后来村民就把井给封了起来,但每到初七晚上,井底还是会传来一个幽怨的哭声,因为初七正是她的祭日。

讲完之后,中年男子叹息道:“这女人真是惨啊!”

我跟王援朝却显得无动于衷,我甚至觉得听他说这些纯属浪费时间,我从来不相信鬼魂杀人的说法,不仅仅是我,警察都不会相信。

我问道:“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他嗤之以鼻:“你是不是警察啊,这点逻辑头脑都没有?死掉的那些女人都被毁容了,身上穿着红裙子,跟古时候的嫁衣很像,肯定是那女鬼干的!”

我问道:“发现尸体的时候你在场吗?”

他生硬地答道:“我不知道,我在外面打工,你问吴老三吧,他最清楚。”

我想还是先回去看下卷宗,之后再来问话,于是就告辞了,中年男子大声叫道:“两位慢走,不送了啊!”

我们坐上车,王援朝打半天打不着火,一看油表,竟然没油了,来的时候明明加满油的。

我突然闻到一股汽油味,发现村里家家户户都关着门,立马意识到不对劲,叫道:“王叔,赶紧下车!”

我们来到车外一看,油箱竟然被人凿了个洞,汽油汩汩地淌了一地。这时从巷道里走出一些青壮小伙,个个眼带杀气,手里拿着铁棍、板砖、镰刀等凶器。

我这才意识到,中年男子刚刚那一声喊是给外面的人发信号,他给我们讲民间故事只是为了拖住我们,这帮人竟然想谋害警察,胆子也太大了!

我头一次见识这种阵仗,要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怂,我对他们说道:“知道袭警是什么罪名吗?”

一个男人冷笑道:“俺们没文化,不知道,但俺知道一件事,法不责众!兄弟们,把这两个市里来的警察往死里揍!谁卸下他们一条腿,俺就送他一头猪!”

话音刚落,众人一拥而上,王援朝立马说道:“上车!我来对付他们。”

眼下可不是客气的时候,我这个战五渣非但帮不上忙,还会拖累王援朝,便说道:“你千万小心!”

王援朝硬朗的活动了一下肩膀:“不必担心我,保护好你自己!”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