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车之后,王援朝先声夺人,两脚便把两个小伙子踢到猪圈里面去了。他的腿法极其刚猛,被踢的人就像沙包一样倒着飞出去,顿时把后面的人震慑住了。

那个领头的男人大喊:“上啊,他就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众人吼了一嗓子,朝王援朝扑出来,王援朝撂倒几个,后面有一个人手持镰刀朝他的肩膀砍过来,我吓出一身冷汗,大喊:“王叔,小心后面!”

王援朝把身子往后一靠,险险地避开镰刀,用肩膀扛着那人往前面一扔,将三四个人撞翻在地。

这时有人从侧面偷袭,一棍子打在王援朝头上,结果棍子打断了,王援朝一点事都没有。

此刻王援朝像发怒的狮子一样暴吼一声,按住那人的脑袋往车上一撞,那人便翻着白眼晕死过去了。

我看见王援朝的脑门上流下一道鲜血,十分揪心,赶紧联系黄小桃。一听说这边遇到危险,她立马表示半小时内赶来增援。

这时哗啦一声,车窗玻璃碎了,一个人龇牙咧嘴地伸手进来抓我。王援朝赶紧冲过来,一拳把那人揍翻,后面有个人朝他的腰上狠踢了一脚,王援朝趔趄了一下,转身趁那人踹出第二脚时,一个擒拿将他撂在地上。

随即又有三四个人围过来,抄铁棍往他背上打,我甚至能听见铁棍打在脊椎上的动静。

这帮人中的任何一个单挑王援朝都是白给,但是一起上却很麻烦!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我看得揪心不已,咬咬牙,把车门打开,躺在座椅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双脚踹开车门,正好撞倒一个行凶的男人,王援朝趁此机会抓住另外两人,把他们的脑袋碰在一起。

他站起来,把车门关上,嘱咐道:“别插手!保护好自己!”

说完,他又和一堆人厮打起来,被王援朝这样舍命保护,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转眼间,王援朝便将这一堆人统统撂倒了,王援朝使用的是武警部队的杀人技,那些人倒在地上全都"shenyin"不止,怕是下辈子都要落个残疾了。

他自己也受了不少伤,身上到处是土,额头到鼻梁有一道凝固的血迹。

领头那人喊道:“臭条子,老子和你拼了!”

他抽出一把砍柴刀,冲过来一刀劈下,王援朝侧身一闪,那人像疯了一样不停地挥刀乱砍。

王援朝抓住一个机会抓住他的衣服,用膝盖朝他腹部狠狠顶了几下,那人惨叫一声,刀子掉在地上。王援朝撒手之后他蜷缩在地上不停地呕酸水,嘴里还在叫骂:“你们杀了我弟弟,我要你们偿命!”

王援朝吐了一口血唾沫:“去局里说吧!”

那人大叫一声,突然抓起刀,王援朝轻松一脚踢在他的手腕上,刀飞了出去,男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下了车,看见王援朝的样子,十分不忍心。

没成想他点上一根烟,畅快地吐了一口烟道:“小伤,不碍事的。”

等了一会儿,黄小桃等人驱车赶到,当时的场面是比较壮观的,地上像麦穗一样倒了一地人,我和王援朝站在这些人中间。

一起来的还有孙冰心、丰局长等人,孙冰心跑过来急道:“宋阳哥哥,你受伤了没有?”

我说道:“我没事,王叔受伤了,你带救急用品了吗?”

孙冰心看了下王援朝的额头道:“王叔,你到车上来,我给你缝几针。”

黄小桃问我:“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我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其实这帮人为什么突然袭击,我也没太弄明白状况。我见丰局长眼神闪烁,似有隐瞒,便问他:“明明是连环杀人案,你为什么要说是普通的命案!”

丰局长支吾道:“我……我……我也是有苦衷啊。”

黄小桃骂道:“你身为局长,有什么苦衷,难道凶手是你儿子?”

丰局长吓得脸色发白,连连摆手:“不不,我怎么可能干包庇凶手的事情,真要是那样我就引咎辞职了。”

他左看右看,欲言又止,我叫他到旁边没人的地方说。

丰局长告诉我们,这案子确实是一桩连环杀人案!第一起命案发生在两年前的三月份,死者是一名超市营业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性,惨遭毁容,被人发现尸体的时候身上穿了一件红裙子,经调查死者没有和任何人结过仇。

紧接着又发生了两起类似的案子,时间间隔分别为四个月和两个月,谁都看出来这是连环杀人案。

于是他们上报了市局,那边派了两名专家过来协助破案,最后在抛尸地点附近,也就是这个村庄锁定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吴某。吴某平时喜欢猥亵女性,偷女性内衣,而且他和两名死者曾有过接触,专家认为凶手就是他,在当时来说可以算铁证如山了,于是就转到司法机关。

去年一月份,吴某被执行枪决,但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他死后不久,类似的命案又发生了!

丰局长吓坏了,他们冤死了一个无辜的人,一旦彻查下来所有办案人员都要受处分,但他还是向市里反应了,市局则认为今年三月份的案件是模仿作案,以个案调查。

话虽是这样说,但丰局长和陈警官都看出来了,这案子和前三起都是同一个人干的,因为有些犯罪细节是外人不可能知道的。但他们是有苦说不出,只能装糊涂,他想我们既然神通广大,不管是个案也好,连环杀人也罢,只要能逮到凶手就行了,谁知道我还是知道了真相。

听完之后,我说道:“铁证如山?没有直接证据怎么能叫铁证如山?死者被性侵过吗?吴某有不在场证据吗?”

丰局长解释道:“第三名死者出事当晚被吴某"qiangjian"过,这事他自己也认了,而且在他家里搜到了第二名,第三名死者的内衣。宋神探,这样的证据摆在你面前,你会怎么判断?”

我摇头道:“那也只是"qiangjian"案!”

黄小桃问道:“对了,当时市里来的专家是谁啊?”

丰局长答道:“一个姓张的警官,还有一个姓秦的法医,秦法医资历比较老,张警官对他基本上是言听计从,案子也是秦法医断的。”

我和黄小桃错愕地交换了一下视线,这秦法医真是阴魂不散,胆大包天啊!竟然制造了这样重大的冤假错案,还隐瞒了这么久。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