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袭警的那帮人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为首的男人说我们杀了他弟弟,我过去问他叫什么名字?问了几遍他都不搭理我,咬牙切齿地盯着我们,看来他对‘市里派来的专家’很有成见。

我说道:“我们和那批人不一样,希望你能和我们配合,才能为你弟弟洗脱冤屈!”

那人吼道:“上次姓秦的那老头也是这样说的,结果我弟弟就被枪毙了!”

说完他嚎啕大哭起来,他的情绪已经崩溃,我用温和的语气又问了一遍,他才交代,原来他就是吴老三,吴某的亲哥哥。

他在城里的一家工厂上班,昨天看见警局欢迎市里来的专家,他气愤得不行,于是晚上跑到酒店附近把我们的车给砸了,没想到今天我们自投罗网,于是就有了刚刚的一幕!

袭警这事是可轻可重的,轻则拘留,重则判刑。严格来说,吴老三持械袭警,能被判五年以上,黄小桃却网开一面道:“其它人放了,把吴老三带回去拘五天!”

再过六天就是除夕,黄小桃只拘他五天,让他能回来和家人团聚,可以说是相当有人情味了。但吴老三是个莽夫,非但不领情,被押上车的时候还梗着脖子喊道:“臭条子打算整治我,我要是回不来了,你们一定要给我报仇!”

黄小桃冷笑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丰局长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们,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好像在等候发落,我觉得这桩冤案责任不在他,但他不该对我们隐瞒的,便说道:“丰局长,你就将功补过吧,年前如果能把案子破了,这件事我们就不追究了。”

丰局长连连点头:“行行,我一切听你们的,保证全力配合侦破。”

我问道:“鬼井的故事你听说了吗?”

他答道:“听说了,打第一起命案发生的时候,村里就在传这个。”

“那你相信是鬼杀的人吗?”我问道。

他直摇头:“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信那个,肯定是人干的。”

黄小桃好奇地问我什么鬼井,我挥了挥手:“车上说吧!”

上车之后,我把村民告诉我的民间传说复述了一遍,黄小桃笑道:“女鬼杀人,有点意思。”

我一阵咋舌:“你该不会相信这个吧?”

她说道:“我信你那句话,鬼是不会杀人的,命案都是人做的。”

看来警察对女鬼杀人都是不相信的,凶手制造这种假象是不可能扰乱破案的,那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一种可能是凶手文化程度不高,他自己信这个,第二种是无意中弄出这种巧合,被村民穿凿附会。

我下午想出去调查一下,不知道黄小桃有没有时间,就问道:“碎尸案有进展了吗?”

她答道:“还在化验呢,晚上应该会出结果吧!”

我说道:“那下午出去逛逛,做一点小调查,把冰心也带上。”怕黄小桃对这种安排有意见,我试探性的问道:“你没意见吧?”

黄小桃点点头:“丢下她一个我不放心,带上吧!”

孙冰心听说下午要去走访很高兴,下午我们来到街上,我向那些卖东西的小商贩打听鬼井的故事,结果发现本地人基本上都知道,外地人不知道。又去了一趟新华书店,发现当地出版的一本民间故事集里有这个故事的完全版。

孙冰心问道:“宋阳哥哥,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些啊,鬼又不可能杀人。”

我微微一笑:“你猜猜看!”

她托着下巴道:“你是想施放烟雾弹,麻痹凶手?”

黄小桃说道:“孙大小姐,你想多了,宋阳是想看看这个故事的传播范围,也就锁定了嫌疑人的范围。”

我点点头:“没错,这故事算不上家喻户晓,只有本镇人才知道,说明凶手就在这里。”

孙冰心叹息道:“一桩碎尸案,外加一桩连环杀人,我们能赶上过年吗?”

黄小桃说道:“除夕夜,听着全城的鞭炮声,在警车里吃泡面也别有一番风味,想体验一下吗?”

孙冰心吐了吐舌头:“我才不想体验!”

我们路过一家裁缝铺,我看见店里挂了一件红裙子,我定定地站着看,黄小桃也注意到了:“需要进去看看吗?”

我点头,我们来到这家裁缝铺,女店主正低头在缝纫机上忙活,头也不抬地问我们做什么衣服。我用眼神示意黄小桃别亮证件,问道:“能做羽绒服吗?”

“自己穿?”女店主问道。

“是的!”我答道。

女店主起身去拿卷尺,这时我注意到她的脸有些古怪,半边脸特别僵硬,眼皮有点歪。注意到我的视线,女店主羞涩地低下头,过来给我量尺寸。

黄小桃好奇的问道:“大姐,你是不是以前整过容啊?”

女店主不吭声,黄小桃故意套起近乎:“我也整过容,当时落下后遗症,可把我给害惨了,花了不少钱才治好!现在身体里还有一些残留物,经常过敏。”

女店主立马被吸引了注意力:“在哪里治好的?”

黄小桃随口报了一家医院的名字,问道:“你是不是也有整形后遗症?”

女店主苦着脸道:“是啊,当时挑的医院不好,受了不少苦,有一段时间根本不能出门见人,过了这么多年才渐渐好转一点。”

这时一个男人从里屋出来道:“琴,在跟谁说话呢?”

女店主答道:“来做衣服的客人。”

那男的好像是她老公,长相普通,身体强壮,上下打量我们:“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来这里干嘛?”

我说道:“走亲戚!”

男的点点头:“镇子最近不怎么太平,你们要小心一点。”

我问怎么称呼,男的递了张名片,他叫张强,他妻子叫李琴,我指着墙上的红裙子道:“这个季节,谁订这样的衣服啊?”

张强道:“哦,这件衣服一直卖不出去,就是挂那当招牌的……”

黄小桃故意拉了拉我的手:“亲爱的,我挺喜欢这条裙子的,能给我买下来吗?”

我问了价钱,买下那条裙子,离开裁缝铺,孙冰心问道:“小桃姐姐,你整过容啊?”

黄小桃耸耸肩:“姐天生丽质,整什么容,刚刚是为了套话才那样说的。”

孙冰心惊讶道:“那你们是在怀疑这家裁缝铺?”

黄小桃答道:“当刑警的见谁都怀疑。”

我们回到局里,小周已经化验出骨髓内的一些微量成分,黄小桃和孙冰心过去忙活了,我让陈警官把那几起命案的卷宗抱来给我看。

我发现四起命案受害者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用来毁容的是加热到几百度的普通食用油,弃尸的时候身上都穿了一条红裙子,手脚有捆绑痕迹,除了第三起命案以外,受害者都没有被性侵过。

而卷宗里还有一张照片,是第一名死者身上的红裙子,竟然和刚刚裁缝铺买到的那条一模一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