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陈警官当时的证物还在吗?

陈警官说早不在了,因为当时以为已经结案,证物超过有效期限就处理掉了。

我拿出黄小桃买的那条红裙子给陈警官看,问他有没有印象,他立马叫道:“没错,第一名死者穿的和这条一模一样,你们从哪搞到的?”

我把买裙子的经过说了一遍,陈警官沉吟道:“张强,张强……哦,我对他有印象!第一起命案的受害者就是他小姨子,那条裙子也是张强送的,这人没有嫌疑。”

我问道:“怎么就能断定没嫌疑?”

陈警官解释道:“他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据,当时和妻子在外面吃火锅,有火锅店开的发-票,再说他和小姨子一向关系很好。”

我说道:“那带我看看最近这起案件的证物吧!”

陈警官带我来到证物室,我比较了一下,这一次死者穿的红裙子和张强店里的不一样,应该是网购的。

我问道:“你们当时怎么断定是同一个人作案的?”

陈警官答道:“有两个没对外公开的细节,一是捆绑的绳结都一样,二是都死于重物击打后脑。”

我又把卷宗翻看了一下,四名死者都是被重物击打后脑,我觉得这个地方存在疑点,可惜现在看不到尸体,能获取的信息量大打折扣。

黄小桃叫我过去一趟,我跟她来到化验室,孙冰心和小周也在。原来小周化验出死者骨髓里有微量的锰残留,还有一些氟化物,但是想不通死者是做什么职业的。

我想了想叫道:“这人是个修车的!”

黄小桃惊讶道:“对啊,宋阳你的脑袋太灵了……”

孙冰心问道:“宋阳哥哥,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到了?”

我笑了笑,说其实上午我已经猜到了,重体力劳动的人脊椎都会变形,只有修车工是个例外,因为工作的时候经常要平躺在地上,让小周化验仅仅是为了验证这个猜想而已。

眼下天色已黑,县城里的汽修店肯定关门了,黄小桃提议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去调查受害者身份。

这进度老实说有点慢,但这些是沉年旧案,想快也快不起来。

丰局长又打算请我吃饭,黄小桃受不了大鱼大肉,便婉拒了,她说今天是小年,干脆咱们自己煮一顿火锅吃,偶尔鼓舞一下士气也是很重要的!孙冰心兴冲冲地拍手说好啊好啊,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都这么热衷于火锅。

黄小桃群发一条消息说晚上吃火锅,叫大家各自买食材和锅。八点多,我们在宾馆里煮起火锅来,王援朝毫无悬念地买了一堆酒,黄小桃买的是高价的草原羊肉卷。

大家围着火锅有说有笑,气氛热闹,后来我突然发现孙冰心不见了,她发了条短信给我:“宋阳哥哥,我在房间里面,能不能帮我买一包小天使!”后面附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我回了句“等我一会儿”就下楼去了,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县城里一片漆黑,街上也没有行人。我去便利店买了两包卫生巾,一包日用一包夜用的,又买了包姜红糖,生理期的时候喝这个会舒服一些。

付过钱我拎着东西往宾馆方向走,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随即错愕地瞪大眼睛!

竟然是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披着一头长发,把脸完全遮盖了起来,像幽灵一样跟在我后面。

在漆黑的街上突然看见这一幕,我吓得心脏一缩,但我确定那是一个活人。

红衣女人和我打了个照面,转身逃进一条巷子里,她走路的时候就好像飘着一样,几乎没有脚步声。我意识到此人一定与命案有关,眼下来不及通知黄小桃,便大喊一声:“给我站住!”

我追了过去,虽然小巷一片漆黑,但在我眼里却如同白昼,那红衣女人在前面走得很快,我一边跑一边用手机调出地图的应用,发现旁边有一个岔道。

我从岔道穿了过去,本以为可以拦截到她,然而女人却不见了,独自站在死寂的小巷里,我心里直打鼓。

我想还是叫黄小桃过来一趟吧!正低头要拔号码,突然一双手从后面掐住我的脖子,那只手凉冰冰的,耳边有个阴森的声音在说道:“妨碍我的人都得死!”

我被掐得一阵窒息,用手肘狠命往后一捣,感觉打中她了。

我转过身,看见那女人长发飞扬,露出一张丑陋狰狞的脸,那张脸就好像融化的蜡一样。我望着那张脸怔住了,大脑一片空白,难道传说是真的?

女人张牙舞爪地朝我扑过来,还好我胆子比一般人要大,我抡起手里的袋子打在她脸上,女人惨叫一声别过头去,这让我的胆量壮了起来。

女人捂着脸转身逃跑,我喊了一声“站住!”便追了过去。

然而转角处突然出现一道刺眼的强光,晃得我眼前一花,然后一阵破风声传来。

我下意识地用手抵挡了一下,感觉一个金属重物打在胳膊上,差点没把胳膊打骨折。那人调整姿势,将重物再次朝我脑袋上砸过来,我听见一声呼啸,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下子完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更为凌厉的风声,接着叮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随后是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我的眼睛现在仍然看不见东西,洞幽之瞳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在黑暗中被强光晃眼,可能会有几秒钟的短暂致盲!

但从刚刚的一连串动静判断,有一个人出手救了我。

很快一只手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那只手很细腻,我一瞬间以为是女人,那人开口了,他的声音我很熟悉。

“小少爷,你可真不让人省心。”

我大惊,立马明白救我的正是那个诡异的风衣男,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冷冷的道:“赶紧回去吧,保护你可真辛苦。”

他转身走了,我隐约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背影,我冲背影大喊:“看见那人长什么样了吗?”

他头也不回的答道:“案子你自己查,我的任务只是保护你。”

我叫道:“你说一下会死啊?”

他这才答道:“都戴着口罩,好像是一男一女!”

说完,他消失在巷口,地上掉了半截钢管,切面平滑整齐,看来是被他用刀瞬间切断的。此人的战斗力可能远在王援朝之上,他为什么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相助,难道他一直在暗中跟踪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