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离开现场,而是给黄小桃打了个电话,叫她把我的工具带来。

听说我遇袭,众人立即赶来,黄小桃一上来就问道:“伤到没有?”

我摇摇头:“没受伤,还记得上回救我们一命的神秘人吗?刚刚是他救了我一命。”

黄小桃望了一眼被切开的钢管,咋舌道:“你这个神秘保镖够强的啊,怎么不顺手把凶手抓住?”

谁知道这人在想什么呢!

我叫黄小桃打起紫外线,用验尸伞查看脚印。现场有三个脚印,神秘人的,还有一双40码的运动鞋和一双35码的皮鞋,我叫小周去拿石膏取样。

黄小桃问道:“这两个袭击你的人,会不会和凶手有关?”

我说道:“大有关系,他们可能是想杀掉我……”

这只是我的猜想,假如真是要杀我,这种手法未免有些低效率,为什么不用匕首呢?

我发现钢管上面残留着一些凝固的水泥,但是没有指纹,显然凶手戴了手套。这时王援朝从巷子另一头回来,手里拿着一模一样的钢管道:“旁边有一个工地,凶器是从工地上随手拿的。”

不是蓄谋的?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黄小桃问道:“对了宋阳,你买卫生巾干嘛?”

我一拍脑袋:“糟糕,孙冰心还在马桶上坐着呢!”

黄小桃无语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包里就有,下次别一个人深夜出门。”

我点点头:“知道了!”

调查完我们便回宾馆,除了凶手的身份之外,我心里更大的困惑是那个神秘人究竟是谁?过马路的时候有一辆车开来,我故意放慢脚步走在后面,等车开到面前的时候突然往前迈了一步。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司机破口大骂:“小子你找死啊!”

黄小桃听见动静跑回来,责备道:“你干嘛,过马路也不小心点?”

我说道:“我想试试神秘人会不会来救我。”

黄小桃苦笑道:“你的思维真是常人不及,哪有这样试的,万一撞死了多不值?真想查的话我们用刑侦手段来调查。”

隔日,黄小桃叫孙冰心在宾馆休息一天,我俩一起去走访汽修店。小县城总共就几家汽修店,不到中午就打听到了,有一个叫曹大壮的汽修工去年失踪了,我问老板:“报案了吗?”

老板翻出手机,找到曹大壮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老板,很抱歉不辞而别,我城里的表哥叫我去帮忙,薪水我不要了!”

这是凶手的惯用手法,我认定死者应该就是曹大壮,但还得有Dna证据才行。我们问老板曹大壮的住址,老板答道:“他是租房子住的,可能早就换房客了吧。”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了地址,找到租房的房东,房东说当时曹大壮不辞而别,是他朋友来帮忙收拾东西搬家的,还把欠的水电费给缴了。

我问道:“那朋友叫什么?”

房东摇摇头:“我哪知道,半年多前的事情了。”

我追问道:“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房东仔细回忆:“好像是个裁缝吧!我有一次在他店里见到这人,还打过招呼。”

我问了那家裁缝铺的地址,没想到曹大壮的这个朋友就是张强,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这未免太巧合了,我隐隐觉得两起案件之间是有关联的。

辞别房东,黄小桃问我要不要再去一趟裁缝铺,我说道:“不用!”

黄小桃笑道:“欲擒故纵,你这一手学得很好啊。”

警察往往越是怀疑谁,越不会打草惊蛇,由此可见,黄小桃和我一样,对张强已经产生了怀疑!

我参与破案这么多次,已经逐渐养成一个习惯,假如我怀疑某个人,会把他放进凶手的轮廓里比对一下。现在凶手的轮廓仍然是一团黑影,但是把张强放进去,好像没有太矛盾的地方。

黄小桃问我接下来要干什么?我说想整理一下思绪,她说那就吃个饭吧。

我从路边的书报亭买了一张全县地图,然后和黄小桃来到一家中式快餐店,我把地图摊在桌上,将四名受害者的常驻地点标示出来,黄小桃端了一盘饭菜过来道:“宋神探,又要施展卜凶术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在想,受害者之间有什么共通点。”

黄小桃说道:“都是年轻漂亮的女性。”

我纠正道:“你说的是共同点,我说的是共通点!也就是说,这四个职业不同的女性,平时有什么交集吗?”

黄小桃道:“女人都喜欢衣服,也许是去订做衣服的时候,被凶手盯上的,这样看的话,这对夫妻的嫌疑就更大了。”

我沉吟道:“是这样吗?”

黄小桃说道:“我派人去调查一下她们死前都去过哪儿,验证一下。”

我点点头:“行,下午咱们做个犯罪模拟吧!”

黄小桃惊讶道:“啊?”

我解释道:“普通的犯罪模拟啦,不是演凶术!”

我们回到局里,简单地开了一个案情讨论会,黄小桃叫人去调查四名死者死前一个月的行踪,以及曹大壮的人际关系。讨论会结束后,我俩找了一间空的会议室来模拟第一起命案的情景,卷宗上说死者是生前被热油毁容的,致命伤是后脑的击打伤,我在还原时候感觉这是一个矛盾点。

黄小桃说道:“我觉得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凶手是两个人!”

我一阵摇头:“我指的不是这个,假如咱俩是凶手,要怎么天衣无缝地完全这起谋杀?”

黄小桃道:“首先不能留下指纹,戴手套是必须的;其次使用的工具不能太偏,比如什么电钻、化学药剂啊,太容易被警方追查到;还有就是抛尸地点尽量要隐蔽,越晚发现对凶手越有利。”

我问道:“假如你是个裁缝,死者身上穿着你店里做的衣服,你会把它脱下来吗?”

黄小桃立马答道:“这当然喽!”

我继续问道:“想要毁容的话,你觉得用什么最合适?”

黄小桃答道:“碱水,食用碱到处都能买到,方便储存,也好清理,烧一锅热油这实在有点麻烦,而且家里容易留下痕迹。”

我点点头:“你说的对,第一起命案怎么看都有点低效率,手法显得相当业余!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后面的案件全部是按这个套路来,就好像凶手故意要显示出自己的风格,难道真的是为了附会那个警察根本不会相信的民间传说?或者……第一起命案仅仅是无意为之,后面的全部是在模仿它!”

说到这里,我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我猜这是一桩逐渐成形的连环杀人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