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家伙挺嚣张啊,于是我悄悄打开口袋里的手机,因为经常录音这套操作不用看就能完成。我说道:“这么说,你承认那些案件都是你干的喽?”

张强冷笑一下,开始装傻:“啊,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这个人实在太狡猾了,我冷哼一声:“行,你等着吧,我们早晚会找到证据的。”

张强迷茫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对了,你的衣服补好了,给!”

我接过衣服,离开裁缝店的时候,张强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天黑了,路上小心啊!”然后用手作刀在喉咙下面划了一下。

这段小插曲出乎我意料,不过万幸的是我把他的Dna样本拿到了。

我赶到曹大壮以前住的地方,警察已经到了,进屋一看,一堆人围着一个男生,男生正在打英雄联盟,我好奇的问道:“什么情况?”

黄小桃一脸无奈:“这个死宅非要打完这一盘才肯起来,我们只能等了!”

男生顶着厚厚的酒瓶底,头也不回地说道:“什么死宅?说话注意点,突然跑到我家里叫我出去,太不尊重人了!”

黄小桃叉腰瞪眼:“我要是不尊重你,就不会傻站着看你玩游戏了。”

我看见他游戏里的锐雯被草丛里跳出来的盖伦一刀秒杀,便说道:“兄弟,你这技术太菜了,赶紧投了吧!”

男生说道:“不,不坚持到最后一秒我是不会认输的!”

我四下看看,屋子真够乱的,到处都是饭盒、烟头,搬家时候的箱子竟然都没扔。但这屋子住了一个死宅,对我而言是个好消息,他可能从来没打扫过屋子。

男生终于打完了游戏,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们调查可以,别动我电脑硬盘里面的重要资料啊。”

黄小桃骂道:“谁有时间看你的重要资料!”

男生出去之后,我们把门关上开始调查,地上铺了一层廉价的胶皮垫子,做成地板的样式,乍一看跟地板似的。技术组的警员把它揭开,下面是水泥地,他们用鲁米诺试剂往上面喷撒,然后用紫外线灯寻找血迹。

孙冰心故意问道:“咦,怎么有人能过成这个样子,小桃姐姐,你家是不是也这么乱啊?”

黄小桃自然是针锋相对:“你问宋阳乱不乱,他去我那过过夜。”

孙冰心一脸震惊,然后故作平静地道:“切,这有什么大不了,我们小时候还在一张床上睡过呢,对吧,宋阳哥哥?”

我黑着脸道:“我又不是京城名妓,去你们家睡过有什么好炫耀的?”

两人一起乐了,想不到我也能机智一把。

技术组在地板、墙根、卫生间都没有任何发现,孙冰心突然尖叫一声,抱着我的胳膊道:“呀,有老鼠!”

我低头一看,一只小老鼠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四处嗅嗅,可能是察觉到人味,又钻回桌子下面了。

我不屑道:“死人都不怕,你怎么还怕老鼠啊?等等,有老鼠!”

黄小桃咋舌:“宋阳,你反应弧有点慢啊,有老鼠怎么了?”

我惊喜地说道:“老鼠洞里也许能找到线索!”

一听这话,孙冰心的表情立即僵硬了,我叫她要是受不了的话出去透透气,她坚决摇头。

一个家里如果有一只老鼠,就意味着有一窝老鼠,因为老鼠的繁殖速度是超级快的。

我叫警察把桌子移走,然后用手指挨着墙根敲打,听到一个地方有空音,立马吩咐:“把这里的墙砖撬开,动作轻一点。”

他们没带工具,就出去买一些,宅男跑进来叫道:“哎哎,不要撬我的墙,你们拍拍屁股走了,房东不得赶我滚蛋?”

黄小桃道:“我会和房东说明的。”

宅男哭丧着脸:“你看你们把我家弄成啥样,我晚上怎么睡啊,随便进来调查也没个补偿吗?”

孙冰心指着架子上的书问道:“学长,你也在考研吗?”

宅男羞涩地挠头:“是……是的!”

原来这宅男是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跟家里说考研,在外面租个屋子没天没夜地玩游戏,借此逃避现实。

孙冰心道:“我也打算考研呢,就是英语一直不太好,能请教你几个问题吗?”

宅男面色通红:“好……好的!”

孙冰心跟他请教起来,问的都是一些特脑残的初中英语问题,但是宅男却认真地解答。据我所知,孙冰心英语特别好,上学的时候参加过国际夏令营,跟外国人都能正常交流。

宅男估计很久没和女生说过话了,被孙冰心又夸又捧,智商瞬间下线,也不提赔偿的事情了。

黄小桃笑盈盈地看着,眼神好像在说孺子可教!

不一会儿,墙被打开了,原来那面非承重墙内部是中空的,藏了一窝老鼠。被人用手电一照,顿时炸开了锅,一大片油亮亮的后背蠕动着,看着特别恶心,谁也不敢下手。

宅男叫道:“好恶心啊!千万别放出来,不然我怎么睡啊?”

我对小周说道:“跑一趟附近的菜市场或者饭店,弄个生蟹壳,再找个大木桶。”

小周和一名警察出去了,一会把我要的东西拿来,我把大木桶放倒,用打火机烤了一会蟹壳扔进去。只听见一阵吱吱声,老鼠蜂拥而至,一窝蜂地钻进大木桶,我迅速把大木桶竖起来,将它们一锅端了。

黄小桃赞道:“太神奇了,你怎么想到这一招的?”

我笑道:“这是一个捕鼠的老法子,老鼠喜欢闻蟹壳烟,就跟猫爱闻猫薄荷一样,过去仵作经常跟这些老鼠、蟑螂打交道,所以书里也记载了一些这类民间偏方。”

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快过来看,老鼠洞里果然有东西!”

我们过去一看,洞里有一堆垃圾,里面有两根细细的骨头。我用镊子夹起来看,拿自己的手指比了一下,这两根骨头很容易被人误当作猪骨头,但其实是人类的指骨。

孙冰心恍然大悟:“尸体缺失了两根手指,原来在这里!”

我点点头:“看来凶手是在这里分尸的,老鼠混水摸鱼,偷了两根手指到窝里啃,反而给我们留下了证据。”

宅男尖叫一声:“你说什么,有人在这屋里杀人分尸,太可怕了!”

我们都没理他,我在垃圾里接着找,找到一块创可贴,上面的棉垫下面隐约还有血迹,老鼠把它拖进洞里是为了舔上面的胶,因为这种化学胶有甜味。

我把创可贴和从张强店里偷来的烟头还有指骨交给小周,拿去化验比对。临走的时候,黄小桃给宅男塞了三百块补偿费,其实是封口费,叫他别乱张扬。

小周问我:“宋哥,这一大桶老鼠怎么办,总不能放生吧?”

除鼠最好的办法是用硫磺烟熏,但这玩意有毒,可能会祸害街上的野猫野狗,我说道:“弄几块干冰扔进去,让它们自己窒息死掉,尸体处理干净点,不然明天县城里的羊肉串要降价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