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赶回局里,虽然已经七点多了,但谁也没提吃饭的事,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小周出结果。

假如创口贴上的Dna不是张强的,那我们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凶手逍遥法外了,除非他再次作案,但那种事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

八点钟,小周从试验室里出来,黄小桃急不可待地问道:“怎么样?”

小周铿锵有力的道:“那两截指骨和尸体的Dna相符,创口贴上血迹的Dna……”他故意顿一下:“和宋阳给我的烟头上面的Dna是同一个人!”

众人一阵欢呼,那种喜悦是由衷的。黄小桃敲了几下桌子大家才安静下来,她厉声喝道:“准备收网!”

我们迅速赶到张强的裁缝铺,负责盯梢的便衣警员已经把房东找来了,房东在我们的交待下上去敲门:“开下门,抄电表。”

敲了几下没人开门,房东问道:“警察同志,张强犯什么事了,是不是和那几起杀人案有关啊?”

我疑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房东哈哈大笑:“我跟那一片的房东熟,晚上听她说,你们刚刚在一个房客家里调查,好像找到一些重要线索。”

黄小桃骂道:“该死,封口费白给了!”

宅男的嘴也太不牢靠了,不到几个小时就传到了这一片,张强很有可能已经畏罪潜逃,后来我才知道,情况比我想象得还要严重。

我掏出铁丝把锁捅开,店里的一切都保持原样,就好像主人是临时出门似的。

裁缝店后面是夫妻俩的卧室,我注意到地上有根长头发,捡起来道:“李琴不是短发吗?”

黄小桃问道:“难道他们挟持了人质?”

梳妆台上摆了一些化妆用品,我挨个拧开嗅,在一瓶卸妆水的瓶子里闻到了乙醚的味道。

这屋子一览无余,他们要在哪里藏人?我打开大衣柜,闻到里面一股体臭味,是长期不洗澡留下的,另外柜门上有一些指甲抓挠痕。

我心里大骇,我们几次造访这家裁缝铺,竟然没想到屋里关了一个人。

也许是他们准备杀掉的人,因为我们的到来计划延迟了,就把人弄昏藏了起来,现在这个女人成了他们的人质!

我环顾四周,注意到墙上的挂历歪了,摘下来一看竟然是个窗户,插销没有插上。我用洞幽之瞳一看,窗框上的灰刚刚被人擦掉,上面有指纹,说明有人从这里爬了出去。

我从窗户翻出去,来到后巷,发现地上有一道车轮印,急忙道:“他们逃跑不到一个小时。”

黄小桃当即命令:“去查一下张强的车牌号,联系一下收费站,叫他们拦下这辆车,其它人沿着这条路的各个方向追!”

我摆摆手:“等一下!”

我叫来房东,问他张强的车什么样,他说是一辆白色面包车,平时拉货的,车门上很醒目地喷着‘强子衣服店’几个字还有电话号码。

黄小桃又吩咐几人去通知全县交警配合拦截。

我们三人上了黄小桃的车,沿着一个方向开始追,半小时后有人发来消息,说在一条路上看见这辆车,我们火速赶过去。

来到那条路上,远远就听见警笛声,黄小桃加快速度追上去,只见那辆白色面包车行驶在路面上,一大片警车追在后面,闪着警灯,用喇叭喊:“前面的人立即靠边停下,否则我们就采取强制手段了!”

然而白色面包车根本不停,考虑到车上可能有人质,警察又不敢逼得太紧,就这样一直跟在后面。

我叫黄小桃把车稳一点,发动洞幽之瞳朝车里看。两车相距五十多米,我把瞳孔几乎放大到极限才看清车内,我只看到一个人:“车里不是张强,也不是人质,把它拦停!”

黄小桃吩咐下去,警车迅速从左右包抄,把面包车拦停。我迅速跳下车,当警察围过去时,只听见车里有个人哭丧着叫喊:“救命,救命,要爆炸了!”

众人一惊,我把车门拉开,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驾驶座上,双手用胶带缠在方向盘上。他身上穿了一件背心,上面有一些线圈和炸药,还有一个红灯在不停闪烁。

我伸出手,黄小桃阻止道:“别动,让拆弹专家来处理!”

我只是用手托了一个背心,发现重量很轻,随即笑道:“是假的。”

我把背心从男人身上取下来,里面的炸药果然是空纸壳子,闪光的东西是一块拆开的电子表,做的还真像。

问这男人怎么回事,他说他下班回家路上被一男两女劫持了,抢了他的车,还给他套上炸弹,把他的手缠在方向盘上,叫他一直开,停车就死。

张强是个演技高手,当时威胁的语气,神情就跟真的一样,这男人吓破了胆,只好按他说的做。

黄小桃愤怒地捶了下车:“该死,到嘴的鸭子飞了,这混蛋太狡猾了。”

我问男人他的车长什么样,男人说是一辆红色桑塔纳,并且说了车牌号,黄小桃把这辆车的特征告之交警。

我又问道:“那两个女的里面,有一个长头发的,长什么样?”

男人想了想道:“二十出头,长得挺漂亮的,就是感觉有点迷迷糊糊,神智不清似的。”

黄小桃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问道:“是她吗?”

男人点头:“对对,就是她!”

黄小桃猛的拍了下额头,仰天长叹:“怕什么来什么。”

我问怎么了?她低声说道:“是县长的私生女!”

我们被摆了一道,人可能早就已经逃出县城了,众人一阵灰心沮丧,但还是得追,不能放过最后一线希望。我说想去车上看看,黄小桃让其它警察先去追这对夫妻,她和孙冰心留下来陪我。

我进了面包车,车里只有一些碎布料和零食袋子。我在驾驶座下面发现一个空药瓶,标签被撕掉了,我不可能只靠闻就闻出是什么药,但是这药瓶看起来很新,上面没有尘土。

之前我并没有发现这两人有生病迹象,难道是李琴的精神疾病复发了?那么这应该是镇定类药物。

我放下药瓶道:“小桃,也许他们还在县里。”

黄小桃一惊:“你能确定?”

我犹豫道:“只有三成把握,我觉得李琴可能发病了,张强可能把人质带到某地准备杀害,处理掉人质他们也比较好跑路。”

黄小桃说道:“那他们十有会去那片林子,那是县城里最隐蔽的地方!上车!”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