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车之后,黄小桃用无线电叫王援朝也过来,我们驱车来到那条高速路旁,下车步行。

晚上的密林幽深寂静,为了防止暴露还不能开灯。孙冰心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我另一只手还牵着黄小桃的手,用洞幽之瞳四下观察,并且不停地嗅闻!

走到一个地方时,我示意她俩别发出动静,寂静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我们立即往那个方向走过去。

就在这时,林子里突然起了雾,这很反常,因为现在已经是冬季。

孙冰心瑟瑟地问道:“宋阳哥哥,这里不会真的闹鬼吧?”

我说道:“没事的,鬼我见多了。”

一听这话,孙冰心更紧地抓着我的胳膊,黄小桃指着一个方向道:“看!”

只见一片空地上停了辆红色桑塔纳,车牌号与那个车主所说的一样,张强果然很细心,没把车停在路边,而是开进了林子里,车身被树枝刮掉不少漆。

车门没关,座垫还是温的,这说明他们离开不久,人质可能还活着!

我从车里钻出来的时候,突然看见后视镜里站着一个红衣女子,披散着头发,她身上的红衣像是古代的红嫁衣,我转过身,结果那个方向什么也没有。

难道那个被毁容的清朝女子真的在这里游荡?假如那个故事是真实的,她的怨气一定很大,死后变成恶鬼也很正常。

鬼只是一段残留世间的精神能量,它们没有自我意识,但是却有领地意识,一般不喜欢被打扰。

黄小桃问我看到什么了,我含糊道:“没事,我们继续找人!”

我左手拉着孙冰心,右手拉着黄小桃,没别的意思,这雾越来越大了,我怕走散。

我们走在白茫茫的浓雾里,我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往我脖子上吹气,冷飕飕的,但也可能是风,在这种环境下一草一木的动静都会被人主观地无限放大。

孙冰心惊叫一声:“宋阳哥哥,后面好像有人跟着!”

我说道:“往前走,别怕,它不敢对你怎么样。”

孙冰心瑟瑟发抖地道:“你说的这个它,是人是鬼?”

我在心里默念爷爷教给我的驱邪口诀,背后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渐渐消失了。我突然想,这鬼为什么会跑出来,难道是因为有活人的阳气冲到了它?

张强杀过人,自带一股煞气,鬼都是比较欺软怕硬的,不敢招惹张强就来招惹我们。

这次过年回去我得恶补一下祖宗流传下来的几套驱邪法子,过去我以为那些是封建迷信没认真看,现在才明白世上有些事情很难用科学解释,如果世上真有鬼,那么仵作绝对是见鬼指数最高的职业之一。

林子里突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女人笑声,那女人用尖酸刻薄的声音说道:“你杀不了我的,我是你的影子,是你的灵魂,你是摆脱不了我的,你这个丑陋下贱的婊-子!”

孙冰心吓得浑身一颤,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我示意她俩不要说话。

然后是李琴的声音,她尖叫道:“老公,快杀了她,我受不了了!”

然后又是尖酸刻薄的声音大笑道:“你们都杀了我四回了,有用吗?最应该去死的是你,你一无是处,你又可怜又卑微,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你不配有人喜欢。”

李琴尖叫道:“够了,你给我闭嘴!”

接着是张强的声音,他恶狠狠地叫道:“臭婊-子,不许你侮辱我老婆,她在我眼中永远是最美丽的女人。”

那声音再次冷笑:“你心目中的女神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公共厕所的马桶都比她干净,也只有你这种loser才把她视为珍宝。”

“住嘴!”张强怒吼一声,接着是一记响亮的打击声,好像是扇耳光的动静。

李琴幽幽地说道:“老公,你干嘛打我?”

张强歉疚地道:“对不起,我是在打那个坏女人,我现在就杀掉她!”

我一瞬间明白过来,那个女人其实是李琴的另一重人格,她的两个人格在不断切换,自己嘲笑自己。

张强当然不可能杀掉这重人格,因为这重人格和李琴是一体的。而且那人格刚刚说他俩已经杀了自己四回,也就是说,张强把那些女人打扮成李琴年轻时的样子,当着她的面杀掉,就象征着杀掉另一重人格,李琴就可以稳定一段时间。

所有被害者都是李琴另一重人格的替死鬼!

我完全没想到这个点,我以为他杀人是抚慰妻子的妒忌,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黄小桃突然拔出枪,冲出去喊道:“不许动,警察!”

张强大喊:“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我和孙冰心紧随其后,看见张强用刀架在县长女儿的脖子上,那女孩仍然神智不清,身上穿着一件飘逸的红裙子,皮肤已经冻得惨白。

李琴躲在张强后面,用一种恐慌的眼神看着我们。

黄小桃冲出来也是迫于无奈,这个时候如果再不现身,人质可能就没命了,她的判断力是很准确的。

张强冲我狞笑道:“想不到咱们又见面了,看来这次派下来的专家不是草包,只花了几天就查到我头上了。”

我说道:“有病为什么不去接受治疗,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张强嘶哑的吼道:“世界上有双重人格被治好的案例吗?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因为我最爱我老婆!”

李琴突然捂着头尖叫:“老公你在说什么,我没有病,我没有病!”

张强转过头,语气慌张地安慰:“不不,我不是在说你,我说他们有病。”

张强意识到自己露出破绽,用威胁的语气迅速说道:“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杀了她,她是县长女儿吧,我知道你们不敢让她死。”

我问道:“你为什么知道她是县长女儿?”

“青莲县这屁大的地方,这点破事谁不知道啊。”张强狞笑。

黄小桃把枪放下,张强得寸进尺,开始提条件:“你们马上撤离到三公里以外,不许跟着我,否则我就杀掉人质!”

黄小桃冷冷地说道:“你这一刀下去,就没有任何谈判筹码了!”

张强笑道:“我这条贱命不值钱,但我知道这女的一死,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黄小桃轻蔑一笑:“小县城的人真是没见过世面,区区一个县长私生女的死活不会影响到我们破案立功。我可以认真地告诉你,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杀掉人质被我一枪击毙,你老婆被逮捕,或者束手就擒争取宽大处理。”

张强叫道:“放屁,我才不相信你们会宽大处理,我背了四条人命,肯定是枪毙!”

我纠正道:“是五条!”

他笑道:“你们查得挺细嘛,没错,曹大壮也是我杀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