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道:“为什么杀曹大壮,你俩不是好哥们吗?”

我是在拖延时间,刚刚黄小桃的对讲机响了几下,她没有接,说明大批警察正在往这边赶。

张强答道:“他该死!”

我试探地问道:“知道你的秘密就杀人灭口?”

张强吼道:“那混蛋勒索我!”

他说曹大壮是今年年初发现他们秘密的,但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向张强要封口费。一开始是几千,后面是上万,曹大壮仗着自己和张强熟悉,以为张强不敢拿他怎么样。

最后张强去曹大壮家里谈判,叫他开个一口价,把这件事了了,隔三差五地要钱他受不了。结果没谈拢,他就把曹大壮杀了,在那间屋子里把尸体碎了,抛在一处工地上……

他说这些的时候只说是自己杀的人,然而尸检结果明明显示凶手是两人,他是在替妻子背锅!

他对妻子的感情是真心实意的,我想可以从李琴身上下手,逼他缴械,但是李琴一直躲在张强后面,根本没机会接近。

张强狞笑道:“县里的警察果然跟猪一样,什么都调查不出来。”

黄小桃道:“但我们现在站在你面前,这就是你轻视公安机关的后果!”

张强不屑一顾:“你少他妈大放厥词,都是狗曰的丰局长大肆欢迎你们,搞得全县皆知,所以你们第一次来我就知道你们是警察。我老婆吓坏了,那天晚上发病跑了出去,要不然你们怎么可能查到我?”

说着,张强担忧地朝李琴看了一眼,李琴对‘发病’、‘有病’这种词好像特别敏感。

原来那晚袭击我是因为这个,张强未免太小瞧我们,其实就算没有那晚的袭击,我们也能揪住他的尾巴。

这时林子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王援朝带着一队警察走了出来,一个个冰冷的枪口指着张强,张强大惊,把刀抵得更紧了,吼道:“谁让你们叫人的!”

黄小桃摊开手:“你也看见了,我对讲机一直没接,是他们自己找来的。”

张强惊恐的喊道:“都给我退后,不然我就杀了她!”

黄小桃叫其它人退下,警察散开了,却是采取了分散包围的策略,林子里雾气弥漫,加上夜里能见度不高,张强没有察觉。

张强又开始提条件,要一辆加满油的车,警方不许跟着。

这样胶着下去实在很麻烦,人质的状态有点不太妙,可能是吸多了麻醉剂,这是会有生命危险的,我咬牙作了一个决定:“要不这样吧,我和人质交换一下,你带着我更容易逃出去。”

黄小桃瞪大眼睛看我。

张强冷笑:“你算哪根葱?”

我说道:“我是她的队长,我的命比较值钱!”

黄小桃一口拒绝:“宋阳,你胡说些什么,我才是队长,换我。”

孙冰心也说道:“我爸是局长,你挟持我吧!”

张强仰天大笑:“呵,还争起来了,好伟大的献身精神,我都想给你们鼓掌了。”

他用刀一指我:“看你白白净净的,肯定官最大,你过来!”

我心想这都他妈什么眼力,但这样也好,我是希望他挟持我的。

我慢慢走过去,快到面前的时候张强突然把那女人推在地上,将我拽过去,一只手持刀架在我脖子上,一只手在我身上搜,看我有没有带枪。

搜完之后,张强点点头:“行了,跟我们走吧!你俩不许动,老婆,咱们撤。”

黄小桃和孙冰心担忧地看着我,我轻轻摇头示意她们不要跟过来。

张强拽着我后退,我看见王援朝率领的警察组成一个大包围圈,在外面紧紧跟随。我们一直退到那辆桑塔纳附近,张强推我上车,我问道:“你真以为自己能逃得掉?”

他答道:“我能逍遥法外这么久,为什么逃不掉?警察总是觉得自己聪明,你太低估我的头脑了!”

这时李琴发出一阵尖叫,突然神情一变,冷笑道:“哈哈,你俩这对狗男女要完蛋了。”

张强骂道:“臭婊-子,给我滚!”

李琴已经切换到另一重人格了,李琴跑回林子,转身说道:“我才没心情陪你共赴黄泉,自己慢慢玩吧,loser。”

张强喝道:“给我站住!”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从林子里冲出来,张强一脸震惊,刀子突然抬起往我的胸口扎。但白影的速度比他更快,只见寒光一闪,张强的手和胳膊就分离了。

攥着刀的手臂飞出很远,伤口过了几秒才像喷泉一样喷出血来。

张强捂着断肢惨叫一声:“你到底是谁!”

这一次我才看清楚此人的真面目,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长着一张酷似影视明星张艺兴的脸,但是还要更帅一些。他穿一件白色长风衣,连靴子都是白色的,一身白,手里握的长刀很像日本武士刀,但从刀柄的雕纹看,那应该是一把失传的中国古兵器:唐刀。

我和他对视了几秒,他突然弓身,用一个漂亮的收刀术把刀收回鞘中,转身就走。

他消失在林子里几秒后,警察从那里冲出来,我拦住一名从那个方向出来的警察问道:“看见一个穿风衣的男人没有?”

警察愣愣地说:“没有啊!”

明明一进一出只隔了几秒,这人难道会遁地不成?警察将这对夫妻逮捕,我追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跑去,用洞幽之瞳四周寻找,我想知道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贴身保护我。

我看见一棵树上有脚印,抬头一看,那人坐在树枝上,这家伙会轻功吗?居然轻轻一借力就上去了。

那人冷冷的说道:“小少爷,下次可别去送死了,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

我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

只见树枝动了一下,人就没影了,我追过去喊:“我明天去跳楼,希望你能接住我!”

他答道:“那就试试。”

说话的时候声音已经在很远的地方了。

后面传来黄小桃的声音:“谁要跳楼?”

回头一看,黄小桃走了出来,黄小桃说人抓住了,但是张强的手不知道被谁砍了,刀口非常快,切得比手术刀还整齐,估计还能接回去。

她问道:“该不会又是你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保镖吧?”

我点了点头。

她噗嗤一声笑了:“你小子是知道他会出来救你,才自愿当人质的吧,对你这种行为我只有两个字评价——玩命!”

我说道:“人抓住不就行了吗?”

她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大案告破,咱们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