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一堆人围着一辆婚车,旁边站着吓坏的新郎新娘,当下说道:“过去瞧瞧!”

孙冰心道:“不是说再也不来这个村庄了吗?”

我答道:“总不能装作没看见吧!”

她笑道:“一看见死人,你就来劲了是吧?”

我俩挤进人群里,我看见最前面的那辆婚车开着门,从驾驶座里掉出来一个男的,他脸色苍白,瞪着一双无神的眼睛,双手前伸,僵硬地维持着握方向盘的动作。比这更离奇的是他的打扮,他竟然穿着一身古代新郎官的大红色礼服。

旁边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也太不吉利了。”

“这人好像不是咱村的,怎么会跑到婚车里头去,难道是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呸,大过年的,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一个穿中山装的老头站出来,他胸口别了朵红花,写着‘岳父’两个字,老头挥挥手:“过来几个人,把这晦气玩意抬走。”

我站出来叫道:“等等,命案现场不能随便动!”

老头上下打量我,问道:“你哪位啊?我不记得请过你。”

我亮出顾问的证件,众人看了,惊讶道:“原来是警察啊!”这证件唬人真好使。

老头态度立马变了,说道:“警察同志,你也看见了,这人不是我们村的,我也不认识他。不知道是谁这么缺德把尸体塞到了婚车里,跟我家没有一点关系。”

我点点头:“这个我了解,大家先退后一下,我看看尸体,待会我叫县里的公安过来处理现场。”

老头转身对众人道:“对不住啊各位,看来今天这婚是结不成了,改天我再邀请你们,大侄子你过来,快去趟饭店把喜宴赶紧退了。”

新郎新娘先回屋去了,众人却不肯挪窝,都站在旁边看热闹,我估计警察来之前是赶不动的。

我叫孙冰心打电话报了警,我蹲下来检查尸体,发现死者关节僵硬,几乎掰不动,但并非一般的尸僵,好像是冻僵的。

我注意到死者的皮肤有些发红,脖子和手腕周围起了一些红疹,我担心他身上有什么传染病,就借了一块红布贴在死者胸口来听骨辩音。

我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为十小时以内,也就是昨天深夜,死者这身新郎礼服下面什么也没穿,加上礼服材质比较单薄,关节的冻僵显然是自然形成的。

因为周围人多,我也不好把死者的衣服剪开,就用手摸,摸遍全身上下也没找到任何伤口。

孙冰心问我:“宋阳哥哥,这人是一氧化碳中毒死的吗?”

我沉吟道:“不太像!”

她说道:“要不要我回去一趟,把你的工具取来?”

我摇摇头:“不用了,几里山路,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

孙冰心笑道:“你还知道心疼我啊!”

不让她去取工具也有一点自私的想法在里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周围的村民一直在叽叽喳喳地议论,身边有个熟人在比较安心些。

我站起来问道:“这车谁的?”

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站出来,客气地道:“警察同志,车是我借给大伯结婚用的,这事跟我没关系,我昨天把这车停在这里,跟几个哥们在喝酒。原本这辆车是打算今天载新郎新娘的,没想到一打开门就看见里面坐了个人,这大喜的日子也不好发脾气,我就拿手推他叫他出来,哪成想他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可把我吓坏了……”

我观察他的表情,断定他没说谎,这辆轿车的玻璃贴了紫外线防护膜,从外面看不清驾驶座内的情况,所以尸体昨晚进到车内一直没有被发现。

这时人群炸开了锅,村民自动让出一条路,嚷嚷道:“陆队长来了,大家让让!”

一名矮胖的警官带着几名警察走过来,穿着崭新的制服,我认出来那是我们县的陆队长,但县里几千口人,他应该不认识我。

我们县几十年都没发生过刑事案件,总共就设置了五、六名刑警,平时除了巡逻什么任务也没有,三年前我爷爷的死算是一桩,但当时是由孙老虎直接处理的。

陆警官来到我面前,一挑眉毛问道:“是你们报的案?”

我说道:“是的!”

新娘父亲道:“陆警官,我女儿今天结婚,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多亏这位警察同志及时出现,要不然不得乱成一锅粥。”

陆警官问我:“你是警察?看着不像啊,给我瞧瞧证件!”

这陆警官说话有点不客气,估计也不是省油的灯,我把证件递过去,他翻开一看,用充满怀疑的语调念道:“特别刑事顾问?我当警察这么多年,也没听过这种头衔,你这证是假的吧!你知道冒充警察是什么罪吗?”

众人一听,立即七嘴八舌的道:“搞了半天是个假警察!”

“这年头什么人都有,还有人敢冒充警察!”

我淡淡地说道:“你可以打电话到市局查询。”

陆警官趾高气扬地大手一挥:“查什么查,赶紧滚,妨碍办案小心我把你拷回去!”

越是小地方的芝麻官,架子越是大,我算是领教到了,但这案子发生在他的辖区,确实没我什么事,我忍气吞声地对孙冰心说道:“咱们撤吧!”

孙冰心瞪大眼睛道:“宋阳哥哥,你怎么这么好说话,要你走你就走啊?”

我低声说道:“你放心吧,这案子他破不了,最后还得市局接手。”

孙冰心叉着腰说道:“那也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当众丢脸!”

她拔通一个电话,不用想就知道是打给谁的,简单交谈几句之后递给陆队长,说道:“呐,找你的。”

陆警官好奇地接过手机道:“谁?……你是市局局长……哈哈,别搞笑了,你要是局长我还是厅长呢!”我清楚地听见孙老虎在电话里骂了一句:“我靠!!!”

陆警官挂了电话还给孙冰心道:“胆子不小啊,随便拉个人就冒充局长,趁我没把你们拷起来,赶紧给我滚蛋!”

我脑门上拉下一道黑线,正所谓无知者无畏,虽然孙老虎是他名义上的上司,但没见过面也不顶用。

孙冰心面不改色地数道:“一、二、三……”

陆警官问道:“喂,你在数什么?”

孙冰心微微一笑:“我数到十五,你的电话会响,信不信?”

陆警官一头雾水地道:“少在这装疯卖傻,还不走?”

“十、十一、十二、十三……”

当孙冰心数到十三的时候,陆警官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转变,毕恭毕敬地捧着电话道:“领导,找我有什么事?……你说什么!……我哪知道他真是市局局长啊……明白明白,我知道错了,回去写多少份检查都可以。”

挂掉电话之后,陆警官看我们的眼神充满敬畏,孙冰心冲我笑笑:“这就叫县官不如现管!”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